【翻译】【肖根】Kismet and Other Movements (2)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 (1)

作者:aelysian

翻译:chain

校对: @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77395?view_full_work=true

配对:Root/Sameen Shaw

分级:T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终章)


//9322:04:06

Sameen Shaw的时间在她八岁的时候开始了。那刺痛在深夜惊醒了她,她爬下床扭开台灯去看标记在她手腕上的数字。她还没学会如何保持安静,因为她的母亲醒了。

“Sameen?”

妈妈的眼睛有些红肿,但是放在她肩上的手一如既往的让人温暖安心。Sameen一度想就这么让她搂着她,轻抚她的头发,直到她在母亲熟悉的气味中慢慢入睡。但是她们今天刚刚埋葬了爸爸,Sameen不再是原来的她了。

“没事。”她说道,关了灯回到床上。妈妈俯身下来,亲吻她的额头。

“我爱你,亲爱的。”

“我也爱你。”她说,努力尝试在妈妈再次开始哭泣前入睡。

她讨厌她哭泣——自从车祸之后她一直这样——讨厌看到她脸皱成一团瘫软在地的样子,她仿佛变成了一个不是她母亲的人。她是如此痛恨这些以至于她为爸爸就这么死了感到生气,但她又那么想念他,只有什么都不想才能让一切都容易一些。

Sameen数学很好,她除啊除啊,直到算出来二十五年,最后在算出月份和天数前就昏睡了过去。

 

她藏不了太久。Laleh Saatchi有敏锐的观察力,而在明亮的晨光下,她一眼就捕捉到了些微露出她长袖的数字的边缘。”那是什么?”

再试图隐瞒也没什么意义,她的母亲在窥探她的生活时从来没有征求过同意。她把她的袖子推上去,拇指轻轻拂过那刻在她女儿皮肤上的标记。”哦,Sameen。” 

“妈。”她说道,声音里并没有一般孩子才有的那种依赖。

Laleh将她拉过来,两人仍能一起舒适地窝在靠背椅里——她继承了母亲娇小的身材——她环住她的手臂温暖而坚定。“我知道,你爸爸和我还没和你说过这事。但我想你肯定听说过了。”

 “它会倒数。直到你遇见你的灵魂伴侣。”她知道这个总是出现在左腕,有些人的时间从来没有开始过,学校里还没有哪个同学的开始了。但她不知道这个意味这什么,而她发问的时候,母亲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的伴侣就是那个了解你是谁, Sameen,不管是好是坏,都会一直爱你的人。”

她思考了大概一分钟,不确定自己明白了,因为她听到了一些话,比如奇怪,反社会和撒谎,最近又加上了受创。大人在以为孩子听不懂的时候在他们的听力范围内会说的话很有意思,但是Sameen一直都聪明并且不同寻常。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她的父母无论如何都一直深深地爱着她。

尽管她觉得灵魂伴侣和这并不太一样,但她不想去问。

“爸爸是你的灵魂伴侣么?”她转而问道,抚摸着留在她母亲手上的那个数字,想起了她父亲手上同样的符号,想起了她在车祸之后看到了它,猜想它被他在葬礼上穿的西装给遮住了。

“是的,他是。”她能感觉到母亲呼吸一梗,像断开的嗝。她于是决定不管自己皮肤上写了什么,她一点也不想寻找她的灵魂伴侣。

 

在她连续值班22小时的时候,一场贫民区发生的枪战给急诊室一气儿带来了七个枪伤病人,随之而来的忙碌克服了她的疲倦。自从她成为住院医师后,这似乎已经是常态。而她则在这类混乱中表现得尤为出色。

一个男子——不如说是一个男孩——他看起来才刚刚度过青春期,正躺在六号病床,标记为外伤,被.22口径的子弹击中胳膊。他脸上的表情让她翻了个白眼,在走过去的时候祈祷他不要哭出来。

“Hey,看着我。你被子弹击中了。但是你会活下来的。好么?”

他点点头,她评估了一下他的状况。伤口出血在减缓,她心里默默表扬了一下护理人员。但是子弹击碎了尺骨,现在他的肘部以下完全是一团糟。看起来有些倾斜的射入角度意味着子弹很可能不在伤口附近——得开刀手术。虽然她的手是所有住院医师里最稳的,这孩子还是一副看起来马上就要昏过去的样子。

Shaw在护理人员里并不受欢迎,但是她的回应时间仅次于主治医师。所以她的病人在六分钟后就做好术前准备,在手术室里接受麻醉了。

十分钟后,她觉得她已经确认了子弹的具体位置。而护士轻微的抽气声确认了他们都知道的事实——切口将不可避免地横跨他的左前臂。

她或许应该觉得更矛盾,犹豫或者深思熟虑或者怎样。但是这本就是个非常精细的工序,而他的心跳已经开始不稳。如果医学院教会了她什么,那就是在这种时候耐心都是狗屁。

颜色里的命运都是鬼扯,而她绝不会为之危及人的性命。她伸手拿过了手术刀。

 

她还在回休息室的路上就又被呼叫了。尽管累得步履沉重,她并不觉得惊讶。然而她确实非常饿,但是传唤就是传唤,所以当她敲住院医师主任办公室的门时,她可不止是一点不高兴。

“坐吧,Shaw。”

她并没有表现出终于可以坐下来带给她的解脱,因为她已经知道为什么会被叫来。而如果这事会按她猜想的方向发展,她不会表现出任何畏缩软弱。

她两周前才刚刚被惩戒,收到了一个关于“医患关系和交流”技巧的非常不客气的警告。显然,有正确的、错误的和非常错误的方式来告知这家人他们儿子的死讯。

显然医院并不太喜欢她的建议:他们应该雇专人来处理这些哭泣和尖叫,这样真正的医生就不用头疼这些了。生命的真相就是这样:它会结束,它会有成百上千种不同的结束方式,而谁又有资格说哪种是对的哪种是错的?死亡无法被治愈,这意味着它发生之后,Dr. Sameen Shaw没有用武之处。

“我以为在我们上一次谈话后你会有所改进,但是你今天的举动…Shaw,我不知道医院还能继续忽视你…对一些基本诉求的无视。”

她的脾气毫无预兆地爆发了,打破了她一贯无可指摘的职业化的冷静。“所以哪里有问题?我立下了誓言不伤害他人,我看不出把子弹从一个孩子身上取出来并且包扎好有哪里违背了我们职业的信条。”

“还有其他选择,而且绝对有更好的方式将这个消息告知他的父母。因为你的行为,那个孩子的时间将永远不会到来,Shaw。”

就是这样。她就是想让他说出来,出于某种阴暗的心理,她想看他是否能意识到这其中的荒谬。

 “如果是自己的时间没有开始的人这样做,我也许能理解。但是实际情况明显并非如此。”

她想一拳揍过去。她真的,真的很想这么做。如果不是因为她无数次听到类似的话,这个渴望增长的速度和狂暴程度简直会让她自己都有些吃惊。希冀这种情况会改变真是愚蠢的,也许这就是她需要的真相,因为Shaw绝不是一个白痴。

于是她让他继续唠叨危害控制和灵魂伴侣的价值及意义,以及虽然他们目前还无法理解这个现象但那不意味着这不重要,还有她在某一天就会理解他现在所说的。

她任他解雇了她,美名其曰’友好解约’,由着他祝愿她未来好运。她清空了自己的储物柜,毫不畏惧地离开了八年的医学院培训。

不伤害他人。她并不觉得命运这样做了。

 

Notes:

原文一共五章,但是因为每章都比较长所以我适当做了调整,大概会以每章分成两部分的节奏来翻。因为对质量有强迫症,所以争取能两天更新一次。

原文分Root/Shaw视角 可以根据//后面的时间,也即她们手腕上的数字来判断接下来是谁。

更多这个AU的细微设定后文里会出现。我特别喜欢这篇的原因是其宿命论因素不像一般灵魂伴侣那么强,命运仍然需要自己主观推动和选择。

欢迎大家讨论,以及如果有看过原文的朋友,欢迎针对翻译本身捉虫提意见。虽然有 @秋乙一 帮忙校对,但是也不是没有两个人一起卡壳的时候。希望能在这集思广益。

 

--在DC旅游还不忘更新,并且因为青旅网速太慢用手机设立hotspot发布的良心译者留


评论(19)
热度(182)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