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Kismet and Other Movements (3)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 (1)

作者:aelysian

翻译:chain

校对: @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77395?view_full_work=true

配对:Root/Sameen Shaw

分级:T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终章)


第二章 我觉得我好像错过了什么


//17:09:52:31

真是有趣,你前臂内侧的标识会改变人们打量你的方式。她和其他人一样已经适应了旁人的目光永远在那个方向游荡,但她始终无法习惯他们在意识到你也在等待之后所露出的微妙的笑容。

这让人恼火。别人因此觉得你们有了共同之处,好像我们都是一国的,好像你加入了什么不对剩下的人开放的、不那么机密的俱乐部。Root前三十年都在这个圈子之外,而一个愚蠢的任意的数字就改变了这一切,这正是为什么人类这么无用。

并不同意,并且守则的第一条就是她必须尽量避免犯下谋杀的罪行。犯罪,这么多年来她一次这么想她的所作所为。不可杀生,她找到了上帝,而这是一个耳熟的警告,除非我命令你。她们就这个话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而最后她表现出抗拒只是为了能听说话。

(这是一个妥协:她不可能被改造得去关爱她的同类,但是有机会向她证明这些人的价值。她也不能再冷血地利用她们——会确保提供她所需要的一切。虽然她以前听过类似承诺,但这次她忍不住想去相信。)

在她逃出来重获自由后,她们聊了很久很久。Root好奇已经多久没法进行对话,像一个被噤声的孤独的神的孩子。

“他怎么能这样对你?”

约束。恐惧。

“对你?”

对我之前的那些版本。

 

她在斯通里奇有足够的时间计算纹在她手臂上的时间。那将会是一个周四的晚上,而现在她有了The Machine的引导,这让她不可能错过对方,除非不这么希望。

也许The Machine并不在命运的管辖范围之内,也许超越了这黑色素和时间。有一天晚上,Root问是否知道对方是谁。这并不是第一次不作回答,但她也不敢再问,因为知道答案某种意义上也会让她惊恐,也许看出了这一点。

周二的时候,让她回到了纽约。

 

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了,而她为自己一直克制不住地想这事感到烦躁。它就那么毫无预警,无缘无故以及不受欢迎得一次又一次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这空虚的等待时光正是问题所在。

Shaw来回踱步了一会,意识到这让她看起来仿佛是在紧张,便坐在了椅子上,明显是打算这么对她怒目而视一整夜。

她读过她的简历,当然,是以Veronica Sinclair的身份。而出于好奇,她想法子获取了ISA关于自己特工的少的可怜的数码资料。这个女人是个活着的矛盾体,却有着绝对的稳定性,Root挺欣赏这一点的。她手腕上的时间还剩好几个月,这使得她对她的兴趣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我好无聊。”她说道,因为她确实很无聊,也想看看Shaw会如何回应。

“是么?你有你那无所不知的机器人,难道她没有告诉你带上大富翁桌游?”

“也许她想给我们一个聊天的机会。女孩之间的。”她交叠双腿,将头发向后一捋,只是故意让Shaw翻白眼。

“为什么你那么叫它?”这和她的预期有所出入,然而这正是她最喜欢Shaw的地方。

“谁?”

“The Machine。你一直称它为。”

她不知道Shaw这么问是为了避开她想象中的闺蜜对话——说实话,Root也不知道那究竟应该是什么内容——还是确实出于好奇。“为什么上帝就是男的呢?”

“你真觉得它是上帝。”她语气里嘲讽的意味非常明显,但她并没有就此结束对话,这还真…不一般。

真实存在。这比大多数人的神明强多了。”Root仔细观察着Shaw的表情,留心自己是否踏入了敏感话题。“她是理智的。”

敲门声打断了Shaw可能有的回答,她一瞬间就站起来举起了枪。现在轮到Root不开心了,因为Shaw紧紧握着枪,示意她去猫眼查看外面是谁。

她对她做了个鬼脸,然后打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拿着盒披萨的孩子。

他看起来很不耐烦,不过也许是因为他那看不到Shaw,“外卖费不包括小费。”

 

Shaw大口撕扯着披萨,嘴唇也因此油光闪闪,吸引着Root的视线。她胳膊放在暂时变成餐桌的办公桌上,或许是因为啤酒和派的影响,她发现自己很难不去看Shaw胳膊上倒数的数字。

她的手臂很好看,真的——流畅的线条紧实的肌肉,而昏暗的灯光下肌肉曲线的起伏因为光影更加明显。(她可能有些微醺,她可能吃了一些Shaw正在消灭的披萨。)

Shaw手臂上的时间不知为何看起来并不那么明显。在她温暖的肌肤上,它们看起来没那么僵硬,在她手腕的曲线上像影子舞者一样变化着。她觉得她想一直看着它们,直到她意识到Shaw在盯着她。

“你 在 干 什 么 ?”

她惊得坐起,这就是为什么她很少喝酒。沉醉其中并因此被惊吓到还表现出来,绝对是她这行的大忌,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很快恢复了镇定,但Shaw还是挑了挑眉。

“你真是个怪咖。”她没话找话。

“干嘛?”

“怪咖。你和我想的不一样。” 她喜欢看到Shaw的表情从怀疑变为别扭。她总是善于让人们觉得不自在,而现在她充分发挥这一技能,因为以前她从来不需要伪装自己的平静。

“以前也有人这么说过。”Shaw随意又谨慎地答道,Root毫不掩饰地笑了。

“我想也是。”如果这是个工作,如果Shaw是目标,她会用膝盖轻触Shaw的,也许会用手指抚过她骨骼与肌肤相接的关节内侧,也许会用指节掠过她暴露在外的前臂,看她的视线是否会紧紧追随。

但她不是,她也不需要的提醒就知道如果真的这么做,她身体的某些部分大概会被打断或者脱位。

“我喜欢那说法。”她转而说到。我喜欢你,她意识到这才是她想表达的,但她不打算说出来。因为如果这想法让她自己都感到吃惊,那Shaw大概会暴怒。这很难说。

意料之中的,Shaw狠狠瞪了她一眼,Root靠回椅子上,让她能专心吃饭。

Root通常不会喜欢其他的人类——他们一般不讨人喜欢,这一点在Shaw身上也不例外,但她仍然很喜欢她。她强悍聪明易怒。她抓紧每个机会调戏她,一半是因为被她所吸引。

另一半是因为Shaw不是她的灵魂伴侣。

这让人觉得解脱。她们已经见过了,什么都没有发生。不管那个带着命运羁绊和暗示的人是谁,ta都不会是Shaw。这让和Shaw调情变得安全,然而有什么和Shaw有关的事情会和安全扯上半点关系呢?她默默嘲笑了一下自己。

这个想法很快得到了确认。Shaw感受到了她的注视,狠狠地瞪着她,好像她的怒气有能力把她挪得远一点。


她没法带着进去——尽管她早就知道,但当她在早上八点前把耳机冲下马桶的时候,她依然觉得紧张。

铁丝网另一边的Jason听起来绝望而受伤,如果不是把她派来,如果不是为了她自己,Root肯定觉得无聊透顶。从各种角度来看,这都是一场等待的游戏。最后,Jason终于安静了下来,而她一边把玩着折下来的铁丝,一边盘算着下一步。

她拉起袖子看着数字慢慢变小,尽量不去想当时间归零的时候她会在哪,那个人又会是谁。这真的很难,因为在这个临时牢房里,没有其他可以分散她注意力的东西。她觉得她应该要求帮忙避过那个人,不管ta是谁。又或许已经在这么做了,因为她真的无法想象这一切对的终极目标有什么帮助。

显然命运就是这么运转的。

 

一切都如计划一般顺利,她塞好耳机,感受到那想念已久的熟悉的形状, 她从来没有如此清醒过。这才是命运应有的样子,那些开始随机且不相关的单个节点在此刻组成了令人惊叹的合奏。所有的线条在此汇聚,而她就处在风暴的中心。上帝那看不见的手指挥着她的一举一动。

 (打斗中她扫到了自己的手腕,隐隐意识到她的时间只剩下几分钟了。)

临到最后Jason有些多愁善感和犹疑不决;那个Vigilance的成员(告知的)想在她对人命的投资上做文章——这真是可悲,他看不出来她早就赎回资金了。枪林弹雨中Jason吓得够呛,直到Root把他从洞口推出去的时候他还在发抖,Root不由翻了个白眼。

她飞快复述的话,这融洽的感觉让她无比兴奋。Jason急匆匆走向隧道深处,她刚把铁栅栏摆回原处就听到的警告,转身面对前来的杀手。

十一秒,她的心跳的太猛以致让她觉得疼痛。她能听到血流在她耳朵里涌动的声音。Root好奇她是否即将射杀她的灵魂伴侣,这想法让她不由轻笑了起来。

她开枪的时候才发现没子弹了,意识到可能事实和她刚才的想法反过来并没有让她太沮丧。

只花了一秒,她肌肤上静默的指示只变了一拍,她就意识到了靠近的那个身影是谁,她明白了。

莫名的,她觉得就会是她,尽管这一切都说不通,尽管她知道在她的外套袖子下,Shaw的时间还没到,而她自己的命运是反向的。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找我的。”她说道,失望包裹在期望之中。她几乎快要爆炸燃烧起来,完全无法描述自己现在的感受。

她的时间到了。她对上Shaw眼睛的那一瞬间,肌肤上镌刻的疼痛仿佛刺入骨髓,而随之而来的一拳简直是种愉悦的解脱。

 

Root被旧书和铸铁的味道弄醒了,她发现自己在一个笼子里,周围一片死寂。她从并不舒适的图书馆座椅里猛地坐起,感到自己的身体和头都在尖叫抗议。她不需要摸自己的耳朵就知道那儿什么都没有,但她还是摸了下来确认。

她向后推开椅子站起来,它与地板摩擦发出巨大的声音。她紧紧闭上眼睛缓解随之而来的头痛,抓住桌子的边缘保持平衡。她发现自己处在完全陌生的环境里——落满灰尘的纸制品的霉味以及老旧的文件夹既让她觉得恶心,又勾起了曾经的回忆。

“有人么?”她说道,干哑的嗓子几乎发不出声音。她舔了舔裂开的嘴唇,便不想再这么做。

她走向门口,脚上有尖锐的刺痛感。她死死抓住金属栅栏直到生疼。四周一点声音也没有,她也不打算再尝试叫人,因为这里只有她——她的目光捕捉到了那个薄如利刃的暗色的0,然后她想起来了。

 

时间,伴侣,,空弹匣和Shaw。

 

大理石地板冰冷而坚硬,她瘫软下来,把头深深埋在膝盖那,闭上眼睛,希望自己什么都不记得。


Note:

刚刚喝醉了搞错了自己这的时间 以为已经是5号了orz……提前一天祝AA生快lol 终于原作者出现正式授权翻译了;) 这一章大家请结合306的情节阅读

评论(11)
热度(187)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