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Kismet and Other Movements (4)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 (1)

作者:aelysian

翻译:chain

校对: @秋乙一 (感谢拆句小天使的神速校对,不然我大概周一才会更新了)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77395?view_full_work=true

配对:Root/Sameen Shaw

分级:T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终章)


//249:19:07:23

她的手指关节有一点酸痛,但并没有破皮或者淤青。所以如果不是每次握拳的时候都会有一阵刺痛,那就根本没有任何事实可以证明她曾经给了Root一拳。轻微的疼痛让她非常满足。

“所以你和Root,哈?”Reese一如既往的寡语,不过她已经学会解读他单一的语调。

但她拒绝咬钩,只是把脚翘在长办公桌上。“据她所言,The Machine认为我们应该‘组队’之类的。”

“你相信她?”

她耸耸肩,因为她确实从没听说过The Machine 会决定做什么。即使当她只知道Research的时候,想象中的它应该只是个冰冷的逻辑盒子,除了观察一切并且吐出号码之外别无他事。它不是上帝,但她不介意承认它的能力也许不止她想象的那些,而她也不介意大方说出这个想法。

“我觉得她是在玩弄你。”Reese的语气就好像他揭露了什么真相一样。

“她大可试试。”她嘲弄的语气显而易见;即使Shaw真的是个含蓄的人,他在80%的时间里依然能听得出这个意思。

“她很危险,Shaw。”

才是危险的那个。”

“我不认为会有谁质疑这一点,Ms. Shaw。”Harold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一瘸一拐的步子不但贼轻还奇快,她觉得Reese到现在也不太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忽视Ms. Groves的致命程度。”

“你要把她送回斯通里奇么?”Reese问道。

“我不这么认为。即使那里有能力关住她,但我想无论Ms. Groves使用什么假名,他们都不会欢迎她。”他坐在桌首,“我恐怕她现在是我们的责任了。”

Shaw想过是否什么都不要说,顺其自然。这样会更容易些,少些麻烦,但她从来就不擅长更容易的事。“如果The Machine在给她号码…”

“The Machine把相关号码发给政府,无关号码发给我们。我们并不知道The Machine是否真的在和Root合作,这本身就是一个麻烦。”

“她说它会直接和她交流。帮她逃了出来。”她说,回忆起了一些之前相对单向的对话里,Root说到的一些细节和暗示。

?”

“什么?”

“你刚刚称它为‘’。”Reese指出。她为其中影射的指责感到不快。Finch的眉毛挑得越过了他的镜框。

“随你怎么说。”真是荒唐,这点小细节居然让他们如此紧张。别忘了他们现在可是把一个神经错乱的杀手/黑客关在一个由图书馆墙壁和钢丝网栅栏围成的笼子里。“关键是,The Machine明显是在和Root进行对话。这有什么问题么?”

“允许一个像Ms. Groves这样道德败坏的人接触如The Machine这般强大的存在是极其不负责的。想想她都会做些什么,造成怎样的后果。”

“我不知道,Finch。”她说,并不确定自己干嘛还要啰嗦。“The Machine让我们从Vigilance手里救出了Greenfield和你们的号码。这看起来并不坏。但是我又知道什么呢。”

她现在没心情继续听Finch唠叨这些道德责任,或者其他他想教育他们的破事儿。根据她之前学到的经验,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开,直接躲到听力范围之外的地方。

“我去遛Bear。”

 

之后一周她都没有再见到Root。他们有一大堆的号码要处理,这使得她极度缺乏睡眠,只想在图书馆安静的角落里找把椅子打个盹。

一声巨响把她从睡梦中惊醒,她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但她站起来之后就没再听到一点声音,准备摸向口袋里那把刀的手也顿在半路。如果她过的是寻常生活,那她大概只会觉得这是极度疲劳后半梦半醒中产生的幻觉。

又传来了一声巨响。她警惕地穿过走廊,随着越走越近,声音也越来越大。最后她发现自己来到了笼子外,看见Root在尝试用扭过的铁丝撬那把挂锁。一把很重的椅子缺了一条腿,看起来它好像曾被高速砸向什么东西。

不得不说,Root相当镇定,她懒散地靠着铁丝网,手里还拿着挂锁,“Hi,Shaw。”

“你在干什么?”她背靠着一个书架,双臂交叉在胸前,但微微上翘的嘴角却表明了她觉得这十分有趣。

“你不可能永远把我关在这…尽管我知道你很想这样。”

“看来你搞定脚环了。可惜了。Reese说你上次尝试的时候像破麻袋一样直挺挺摔了下去。”她坏笑道。

似乎没什么能让Root烦扰,但这不意味着Shaw不会有那么一点点享受尝试。

“你跟Harry的猴子助手问起我了?”她现在看起来好像暂时不打算倒腾锁了,但她仍然把手放在笼子外面,在金属上敲出轻柔的节奏,“我都不知道你这么关心我。”

“我才不在意,”她生硬地说道,“而我也不需要靠脚环才能把你关在这。”

Root的表情有了些微的变化——并不是柔和了,而是少了些之前那种伴随着她的阴谋和操纵的锋利棱角,Shaw不由觉得她看起来更有人情味了。同时她也觉得这可能只是她的另一个诡计。

“我不能呆在这,Shaw,我也不会留在这。需要我。”

“是么?都一周了,什么都没发生。好吧,几乎什么都没发生。”她补充道,想起她为了声东击西而烧掉的那辆Impala。

有计划。而我是其中的组成部分,但我在这对一点用也没有。”她的诚挚是真实的,Shaw很确定这点,但这同时也代表Root是在说服她,而Shaw对被玩弄的本能反应包括一把枪,和飞速扣下扳机的手指。

“即使那是真的,即使你他妈的不是个疯子,你又怎么知道这不是计划的一部分?是你说它让你和我们合作的。”她指出,即使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进行这个对话。似乎Root身上有什么在要求一个回复,即便通常她的回应顶多就是瞪一眼或者作出人身伤害的威胁。

“我怎么可能在无法听到的情况下知道的需求?”

她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尽管她更愿意认为这只是巧合,但每隔几天她就会发现自己出现在Root的房间/笼子(她们没有达成统一的称呼)外,仿佛这变成了她的一个奇怪的习惯。Root太过享受激怒她的乐趣,而若不是她表明过自己不会伤害手无寸铁的囚犯,她大概早就结束这一切了。但她现在没有也尚未打算这么做,所以她只能忍着。

她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因为Root很聪明,而自己有时太无聊,Reese和Finch又都不是喜欢聊天的人。Shaw自己倒也不是太喜欢聊天,但是有时有的人必须开这么个头,而Root虽然非常烦人,但至少也同等有趣。

 “早啊,亲爱的。”好吧,有时她的讨厌超过了有趣的程度。“你今天给我带了什么?”

那两位现在已经把给他们最钟爱的囚徒送饭的任务全交给她了。而如果不是因为Root吃的像鸟一样少,并且坚持和她分享Finch买的任何食物,她肯定要狠狠抱怨。

即使她退到离门口六步以外的地方——她们默认的协议,好像这距离有什么用一样——Root也注意到了进来的Shaw两手空空。(锁合上的声音比平常更大,而且一天比一天大。)

“还是你只带来了你自己?”她问道,尝试给自己的声音里注入一丝并不存在的快活。来访的人很少,每次间隔很久,虽然Shaw是她的最爱,但这种与世隔绝的感觉还是让她渐渐有些崩溃。“我确信我不介意吃那个。”

Shaw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被厚厚的蜡纸包住的、闻起来像早餐的东西扔在了桌上,接着拿出另一个给自己的。她靠在拼成Root的床的沙发扶手上,看起来好像放松得毫无戒备,但是她犀利的眼神表明没有什么可以让她猝不及防。

“那么,”她说,小心翼翼地剥开蜡纸,小口地吃着胡乱夹在一起的松饼鸡蛋和芝士,“外面的世界怎么样?”

“你有扇窗户。”Shaw干巴巴地回道。

“但你来说的话会更有趣。”

空包装纸被揉成一团的声音是Shaw唯一的回复。Root又试了一次,毕竟下次有机会见到任何人就会是好几个小时之后了。

“某个号码把你弄成那样的?”她问道,指了指Shaw左边太阳穴的一片淤青,同时把剩下的半个三明治推去她的方向,就像在贿赂她一样。

“嗯哼。”她含着一口鸡蛋含糊应道。Root支着下巴,“听起来像是个不错的故事,Shaw。”

 

Shaw出人意料地很会讲故事,虽然她并不太情愿去说,而Root也渐渐学习着如何套她的话。也许她只是饥不择食地想听任何人的声音,但是Shaw的面无表情加上有些傻乎乎的幽默感、再混合绝对的致命性和高智商,催生出了她无法量化的化学反应。

也许她只是喜欢她包含暴力的故事,大快朵颐时提到的破坏行动和尖刻的吐槽。

(Root尝试不去想她藏在袖子下的单个数字,她真的很努力地尝试了。)

 

“我可以帮忙的。”有天她说道。

Shaw一直在好奇她何时会提起这事,但她什么都没说,因为Finch不会被这个话题所打动,而她也许不尊重权威,但她总是遵循其命令的。

 

她注意到Root的目光会流连在她的时间上,又赶紧转开视线。她其实并不介意,因为在二十五年后的她几乎都忘了它还在那。不过这确实会提醒她那晚在CIA站点的情景,Root的凝视仿佛能在她身上烧一个洞出来,还巧妙地回避了一个问题。

Shaw有极好的记性和堪比Bear的固执。“你盯着看什么呢?”

这次Root没有逃避,她看起来非常疲惫,Shaw默默记下要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维他命片剂。“你相信命运么?”

命运?”

“你懂的。”她说道,Shaw觉得自己确实明白。上一次她看到Root的手腕内侧时,那上面还什么都没有,袖子也很随意地松开着。

“我觉得,”她慢慢说道,因为这确实很重要,无论她怎么尝试忽略它,它所带来的期望仍然支撑起了她成年后的生活,“上周我解决了一个号码,他因为妻子的时间开始了想杀死她。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人因为命运而做蠢事,我也不觉得这会是最后一次。”

Root看起来思考了一会这个答复,低眉看着自己有些毛糙的指甲。“你这个人完全不被当回事,你知道的。当你到了一定年纪,也许二十、二十一,忽然之间,人们最先在意的只是你皮肤上有或者没有写什么。如果你没有那个时间,那一定就是你有什么问题。”

她看着Shaw,仿佛希望她能回答这个自己无法解答的问题。Shaw有一堆可以随意抛出的回复:命运都是狗屁,没有时间根本就是你最不奇怪的事情之一了,或者谁他妈在乎这些?

 “我知道。”她终于说道。这并不足够,但也没有其他可说的了;她也许不在乎手腕上的数字,但她也从未需要面对没有这些数字的耻辱。

“那是什么感觉?”Root突然有些莽撞地问道,“知道有那么一个人,注定为你而存在?”

她想过实话实说:那毫无意义,整个关于时间灵魂伴侣的观念都是愚蠢而无据的。然而她想起了另外一个事实,它让她母亲开怀大笑,让她父亲淡然微笑,这听起来像是:耐心点,Sameen

忽然之间她觉得很难看向Root。

“我不知道。”

 

她在一个周三帮她成功逃出来。好吧,反正Root认为是Shaw一不留神忘了锁上她的笼门。她只知道当自己发现锁开着挂在门上的时候,她绕着牢房的边缘走了一会儿,默默好奇某人是否告诉了Harold她已经解除了脚环的功能。

她无数次想象过她的出逃,但却从未预料到会这么缺乏戏剧性。她也从没想到自己在解开锁链推开牢门的时候会犹豫,即使只有一点点。

自由美妙得令人害怕。她尽量轻手轻脚,紧张地侧耳细听是否有其他人在这。她的呼吸是唯一打破图书馆圣洁宁静的声音。

她好几个星期没有感受到风吹过她肌肤感觉,或是听到没被双层玻璃过滤掉的城市的声音。如果不是有更紧急的事,她会停下来细细品味这一切。

只需要两分钟和灵巧的手指,她就给自己弄到了一个手机。手机铃声立刻响起,当她戴上耳机的时候,其他一切都被她抛诸脑后了。

(好吧,几乎。一个没有任何标记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袋子在一天晚上被送到Shaw的公寓,她皱了皱眉,但还是吃光了里面的东西。)

 

Finch说Root迟早会找到逃出去的方法,而Shaw也没什么负罪感之类的感情,何况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倒不是说她什么都没做;Root绝非善类,可Shaw并不赞同仅仅因为这就把囚犯困在一个满是发霉书籍的房间里。

再说了,不管Finch怎么想,反正她心知肚明那条有Reese所在地点的短信不是The Machine发来的,至少不是直接来自于它。这都无所谓了,因为Finch正在忙于寻找因为Carter的死而几近崩溃的Reese。

她很好奇他们是否是彼此的伴侣,是否Joss就是Reese皮肤上那几乎纯圆的0的配对,因为她并没有预料到他对她被谋杀这件事的反应会如此激烈。

复仇的感觉对她来说是熟悉的,但是也许她低估了她和John的不同——除了身体上的伤痕,他心里也在默默滴血。

 

无关号码和在Finch外出期间暂时照顾Bear的责任让她一直很忙碌,但有时当她路过那装满书的牢笼时,她会好奇Root正在干嘛。

她告诉自己这只是因为她在嫉妒Root的任务而已,那些任务并不包括一系列的不忠、小偷小摸以及失去队友的风险。

她几乎相信了。


Note:

这是一大段Shaw的视角 暗潮然而并不汹涌 请耐心品味 祝大家带着好心情迎接周一;)

评论(12)
热度(177)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