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Kismet and Other Movements (5)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 (1)

作者:aelysian

翻译:chain

校对: @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77395?view_full_work=true

配对:Root/Sameen Shaw

分级:T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终章)


第三章 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永远无法理解

 

//0

即使只有经济舱,跨国旅行也算有趣了,虽然她会为了她的上帝欣然接受远比这更糟的旅行模式。的感知范围超越了国界,而Root只是看到其中微小的碎片就已觉得足够。她可没有那么自大地认为她能理解这个杰作,即使某种程度上她有这个资格。

连续不断的远距离行动让她即使在纽约的时候也没有和Finch及其手下的绿林好汉打上照面。当然,她也没觉得他们还在找她。随着Vigilance的覆灭和Decima的崛起,她就是个游魂,一个暗处的影子。

她摸了摸耳后有些褶皱的伤疤,尽管三州范围内最好的医生已经不错了,她依然好奇Shaw是不是可以做的更好。

虽然内耳里有一个超级人工智能,她还是尽量藏住这些秘密的思绪。她把的执行人们藏在世界各地的安全屋里,同时对收集的这些混杂的角色感到些微好笑。

她尽量不去想Shaw,不去想她薄薄的皮手环遮盖住的东西,尤其不去想这两者的联系。

在所有逃避的方法都失效后,她有时会想——通常是在晚上她假装自己在睡觉的时候——如果她根本不喜欢Shaw,事情会简单很多。

这是个有趣的事儿,也十分简单明了。但事实是Root自有记忆以来就从未如此真心地喜欢过另一个人类。

她觉得她喜欢Shaw,也许这就是进步。也许这不会那么糟,或许也根本不需要演变成什么,因为也许她可以在精神上属于她。她在其他时间告诉自己这就还好,日光总是让撒谎更加简单。

但是柏拉图这回事往往和人们以为的有所出入。她并不是个哲学家,但她记得:它是真理,是一切事物的最高形态,纯净无瑕高不可攀。而物质世界只是它们的效法、投射和摹本。

不管怎样,这些对她都不适用。因为她既不是撒谎者,能一味否认自己被这个女人所吸引,也未能超越她生理上的本能。她已经被俘获了,而在她找到可以控制情况(她自己)的方法前,她最好先尽量减少接触;或者至少等到Shaw的时间到来逼着她去处理那不管看起来是什么的东西。尽管不算太好,但这依然是个计划。

而接下来她收到了一个新的号码,并且明白了为什么应该由那些不会和超级电脑直接对话的人来制定计划。

 

直飞纽约的机票在柜台那等着她,一辆客车在她第二天落地后把她送到了雪城。等到她将租用车停在一栋让她模模糊糊联想到姜饼屋和森林庄园的石屋旁边时,她已经三十二小时没有睡觉了。而她除了地址和一个名字以外,没有任何信息来提示她下一步应该怎样。

她努力克制拍打自己脸的冲动,尝试抖擞精神。下车走过交织的小道,她拉起沉重的门环,摆出最无害的笑容。只敲了两下,她就听到门栓被拉开,随后门唰的一下被打开。

站在门那边的女人惊得她脱口而出“我的车熄火了,我能借一下你的电话么。即使觉得胃里沉重得像压了块石头,她依然笑的更开心了。

 “你好啊,Shaw。”

问好换来的瞪视犹如狂风骤雨。“你他妈的在这干嘛?”

 

原来Laleh Saatchi是Shaw的母亲。直到Shaw把她拽到饭厅并把她逼到门边时,她的脑子仍然在处理这个事实。门把手顶着她的背,虽然很痛,但她什么都没说。

Shaw有妈妈

“我当然有妈妈。”Shaw咬牙切齿地说道,她看起来很想说些更难听的威胁。而Root这才意识到自己大声说了出来。

她努力恢复镇定,扭着干裂的嘴唇做出她最好的坏笑:“你知道我一直觉得你是从——”

Shaw一掌按上她的嘴,力度之大让她牙齿都隐隐生疼。“闭嘴。Root。你 来 这 干 什 么 ?”

她没有挣扎,只是从眼里散发笑意,直到Shaw慢慢地、迟疑地放开了手。“让我来的。”

“The Machine派你来的。”她说道,将手掌上沾到的唇膏抹在牛仔裤上,“这儿。我母亲的房子。”

“她让我去哪我就去哪,但她不会告诉我目标的所有细节。其实几乎是什么都不告诉我。所以我就在这了。”Shaw冷淡的表情并不令人鼓舞,但Root还是尝试保证道:“我真的不知道。”

她沉默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直到和自己达成了某种协议。“我们昨天收到了她的号码。Finch觉得——他觉得是Decima。”

Root不需要就能推断出现状——Decima的特工一定是光明正大或者偷偷摸摸地进入了ISA的数据库,并且知道了Shaw的背叛。这意味着他们的影响力已经渗入了政府的秘密组织。而现在更重要的是,这说明Shaw的母亲必然处于巨大的危险中。

“我们需要转移她。”她轻声说,她的大脑将号码是Shaw的母亲这个出乎意料的障碍放在一边,疯狂地思考接下来的策略。她没有很好的武装,不过Shaw毫无疑问会打包一整个军火库过来;她们将需要找到一个安全屋,还要——

我们不会有任何行动。”Shaw打断了她的头脑风暴和紧急预案。“我离开ISA之后让她搬到了这里。他们不知道她在哪。”

“如果你觉得Decima不会找到这个地方——”

“Finch在监视。如果有什么问题他会告诉我的。”

她耳朵里的声音告诉她Reese正在国家另一端忙着一个号码的事。“Shaw…”

“我不会转移她的。”她的声音十分固执(是愚蠢,Root恶毒地想),还靠在一把餐桌椅背上,双臂交叉的动作看起来倒并没有那么强硬。

“除非我帮你。”她绝对需要歇口气喝一杯咖啡,或许六杯。“你不能一个人面对这一切。”

Shaw咬了咬牙,深深看了Root一眼。“我猜这是派你来的原因。”


Note:别扭少女根的心路历程...当Root开始想柏拉图的时候八成说明她已经相当混乱了lol

评论(17)
热度(152)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