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Kismet and Other Movements (7)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 (1)

作者:aelysian

翻译:chain

校对: @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77395?view_full_work=true

配对:Root/Sameen Shaw

分级:T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终章)


第四章 我指尖下流逝的每一秒

 

Shaw一直等到母亲吃下助眠药、在床上躺好,才去拉好窗帘、关上门,在机器的指点下来到公寓未知主人那存货丰富的酒柜。一大杯酒、放在柜台上的急救包以及可以吞噬她的瞪视都表明Shaw现在相当凶神恶煞。

她应该听从自己绝对正确的自我保护意识偷偷溜开。但是她并没有;她无法离开,因为虽然那样可以保命,但同时也意味着放弃。

“如果她因为你出了任何事,我会了结你。”

Root毫不畏惧地迎上她的凝视;在横渡大西洋的航班、雪城的郊区和曼哈顿外沿的辗转中,她开始接受那不管是什么但总是将她引向这个女人的东西。“我知道。”

Shaw看了她很久,仿佛有永远那么久。Root好像身处显微镜下的玻片,觉得自己即将燃烧殆尽。就在那一刻,在这样一间似乎空气稀薄的公寓里,Root被钉在暗色地板上几乎不敢呼吸,她觉得Shaw是对的:她将是她的终结。

“好。”Shaw从金属果盘里拿出一个苹果啃了一大口。红苹果的强烈香味混合着酸醪波本威士忌的厚重气息,Root勉力抑制住自己想去Shaw唇上品尝它们味道的疯狂冲动。天哪,她需要帮助。

“在我们找到长期的住所之前,她在这应该是安全的。”她忽略掉Shaw在听到我们时的挑眉,“但是如果Samaritan上线,我们都会变成目标。而Decima现在已经知道你了,Shaw。”

“那我们就阻止Samaritan。”

如果那么简单就好了。不过现在还有时间,至少可以停下来一会儿,喘口气,尝试把混乱破碎的自己拼成更像原来那个她的人。

Shaw伸展身体的时候抖了一下,给出可能是左边第八根肋骨应力性骨折的诊断;Root的手指才刚碰到急救箱的边缘,Shaw就大踏步冲进了浴室,但却出人意料地轻轻关上了门。

等到她头发滴着水,穿着别人那对她来说太大太长的衣服从浴室里出来时,Root已经蜷在两座沙发上侧身睡着了。一块地板在她光着的脚下嘎吱作响,合上的窗帘缝隙中渗入的光线足够让她看清Root闻声猛地睁眼。“Shaw?”

即使隔着松松垮垮挂在腰上的运动裤,她也能感受到皮质沙发的凉意。她低眉看着她,注视着她的身体陷入这昂贵家具的样子,尽管Shaw已经站在她旁边至少一分钟了,Root光滑肌肤下修长的肌肉看起来仍十分放松。

也许是因为疲劳,Shaw发现自己没有多想就蹲了下来,直到她能平视这个女人,这个总是能打破她的平衡、让她(在心底深处)享受这种眩晕的女人。

Root静静地看着她。尽管可以看到她胸口的起伏,Shaw只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平稳而均匀。Root的颧骨在光影间看起来像刀一样锋利,而在Shaw反应过来之前,她的拇指已经在测试那刀刃。她没有流血,而是将她的唇贴上了她的,柔软而干燥,而她并不确定是谁先行动的。

一阵热意蜷在她体内,懒散而温暖,有种仿佛介于谢谢的感觉。她在感受到Root舌尖的瞬间抽身离开,因为那触感威胁着要点燃一些她自己也不确定能阻止的东西。

她躺在一旁的长沙发上,没有再看向Root,尽管她能感觉到自己背上她火热的凝视。

“晚安,Sameen。”她的脊背为这轻语感到一阵兴奋。

她睁着眼躺在那,直到听到Root的呼吸舒缓均匀下来,才让自己被睡意侵蚀。

 

//0

 

Root是被开水的鸣响和瓷杯放在大理石桌面上的脆响吵醒的。Laleh在厨房中岛的另一边对她微笑,对于一个自己家刚被一群Decima特工在不到十二小时前入侵的人来说,她可以算是出人意料的乐观。“早安,亲爱的。”

她好奇昨天发生的什么事让她从‘Miss Root’升级到‘亲爱的’。她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感觉到自己的关节在为这解脱尖叫,脚也因为夜里血液循环不好而发麻。

“Sameen出门去买补给品了,”她注意到了Root扫视公寓的视线,拍了拍台面,“快来吃早饭。”

她觉得嘴里粘粘的,而且非常想冲个澡,但她是这个女人和外面世界之间最后的防线。她在吧台椅上坐稳,感激地接过果汁。等到Laleh端来一杯速溶黑咖啡、一盘炒蛋和黄油吐司的时候,果汁已经被她喝了一半。这真的是她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有人给她做早饭。

咖啡浓郁滚烫;她烫伤了自己的舌头,借此忽略了自己眼角的热意。

“Sameen跟我大致解释了一下,”Laleh说,她平静地啜着咖啡,只有话语间的一丝迟疑透露出她的不适,“谢谢你过来帮我。”

毫无疑问这是个充满了第一次的早上。这太不公平了。这个女人可能才刚刚意识到她的女儿是个前杀手而不是医生。但她自己居然是状态更糟的那一个。她咬了一口吐司,顺便咽下了了本来也不存在的回复。

Laleh看着她,思考再三后说道:“我和我的丈夫时间并不一样。”

Root猛地抬头看向她,又飞速转移了视线,几乎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尴尬。“哦?”

“我和大家说的一样;我的时间在我遇见他的时候到了。作为在相信命运的环境中被抚养长大的人,我认为造物主会把灵魂伴侣带到我的面前,它也确实这么做了。但是Sameen的爸爸和我期待的不太一样,我觉得我和他想象的也不一样。”

她的注意转到屋外的什么东西上,思绪仿佛飘到了逝去但没有被遗忘的人那。她双臂靠在冰冷的柜台上,手拢住她的杯子取暖。

“那时离他的时间还有两个月,我把自己的标记藏起来,每天都在想我是否注定得不到回应,是否我命定的另一半并不是注定为我而存在。”

“可他确实是。”Root脱口而出,声音干涩脆弱。她下意识地把袖子向下扯了扯,屈从于这个伴她一生的习惯:它在她没有注意的时候借助于潜藏在她内心的恐惧成长加强。有时候她忘记了自己不相信命运。

“他是的。”她轻柔地附和道,“但谁又知道如果有些事不一样,如果我转错了方向或者在路上错过了一个信号灯,事情是否还会像当初那样?人们需要时间。而有些人需要的比其他人更多。”

 

//93:19:06

 

她太他妈的生气了,她的靴子重重跺在腐朽的木头和破裂的大理石上,其声音更加表明了这一点:Shaw相当恼火。她能感觉到Reese认为她反应过度,这同他的大长腿让他可以轻松跟在她身后一两步处一样令她恼火。

“她在哪?”

“谁在哪?”Finch问道,好像他的淡定能让Shaw也冷静下来。

Root。”

“我想Ms. Groves有…其他事情要忙。她让我转告你不用担心,”Harold说道,好像他不知道Root因为有他作为代理人得以继续我行我素,“以及她下次回城的时候会补上从你冰箱里拿走的东西。尽管我们都知道你对烹饪艺术的热爱,但我没想到这点小偷小摸会引起你这么大的反应,Ms. Shaw。“

她很确定自己显而易见地泄气了,就像一个只能以暴躁为燃料、瘪成一团的热气球;这比跟Finch解释她冰箱里究竟还放了什么要简单。

“她才应该担心。”她怒道,在揉着Bear的耳朵寻求慰藉的时候隐约觉得自己有点孩子气。

“我就说吧。”Reese火上浇油地抛出一句,将多余的武器装备放回柜子里。她对他比了个中指,无视了Harold面部肌肉不快的抽搐和Reese语焉不详的微笑。“鉴于你俩变得这么…亲密,我还挺惊讶她没告诉你她会去哪的。”

“我们不亲密。”她斥道,把自己扔在这个鬼地方唯一舒服的沙发上,并且在Bear跟着卧在她身侧时对着Reese得意地一笑。

亲密。和Root。如果跟她和Finch之间那种奇异的理解或者她对Reese的全然蔑视相比,也许她和Root算是亲密的。她觉得这个女人确实总在她生命中唐突地出现。然而,亲密,说得好听。“倒是你们俩从什么时候开始信任她了?”

“Ms. Groves已经证明了自己是我们团队中的一个成员,强大、看起来也比较固定。我想我们已经认识到虽然大家的目标有时候不太一样,但整体来说没有矛盾。” Harold在电脑屏幕后说道,“我相信我们可以学着合作。也许你可以帮助…沟通解决我们之间的分歧,Ms. Shaw?”

“为啥是我?”

“因为你们——”Reese又开始了。

不许说亲密。”她警告他,回头瞪了他一眼。

Reese带着奇怪的神情盯着她,她的眼角捕捉到Finch一脸担忧的叔叔一样的表情。

怎么了?

“我以为你的观察力会更敏锐一些,Shaw。”Reese说道,在她能找到什么东西砸他之前惯例地不告而别。

“这他妈的是什么意思?”

“嗯,”Finch谨慎的开口说道,就好像她是个随时可能引爆的炸弹,“Ms. Groves和你在过去几周似乎建立了某种默契。我认为我们觉得,也就是说我们假设尽管你们,呃,不太喜欢彼此的陪伴,也不是很同步——”

“Finch,直说。”

“你难道不觉得有某种…牵绊?”他问道,明显对于这个对话感到不自在,同时也很疑惑他们是怎么说到这个话题上来的。可恶的Reese。

她并没有去考虑他的问题,这本就完完全全不是他应该问的。但是她不能否认Root已经成为她生命中反复出现的…东西,而且也不是那么讨厌。如果她不是老是自己冒出来,她也许会有那么一点想她。只是也许。

只不过,她想起来Root又晃不见了,而且这次一句话也没留下。这个现状有什么让她心里痒痒的不舒服,而这随之演变成愤怒。这是她最了解的情绪,她也因此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粗暴地冲了出去。

Harold抿着嘴若有所思,决定暂时不想这事。临了,他略略好奇Ms.Shaw是否意识到她一直没有回答他的那个问题。 



Notes: Mama Shaw继续有爱,一眼认准儿媳。上一节我觉得隐晦表现Shaw感情的那句是“因为虽然她手腕上的时间还在倒数,但她却刚刚理解到孤独的含义:那是她父亲死后褪色变成白色疤痕的那个零,也是Root肌肤上的一片空白。”(中学语文老师脸)

这一章突破巨大内容丰富,大家慢慢享用。Happy Sunday!

——折腾了一整天深夜在LA等飞机回家间隙不忘用手机设立hotspot更新的良心译者留

评论(48)
热度(177)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