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Kismet and Other Movements (8)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 (1)

作者:aelysian

翻译:chain

校对: @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77395?view_full_work=true

配对:Root/Sameen Shaw

分级:T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终章)


//0

 

她保持了一段时间的距离,让自己全身心投入的任务中,那些隐隐昭示大局的目标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说到底,这才是她想要的一切。

她来回穿越不同时区和日期变更线,日子也因此有些恍惚。她觉得她弄清了怎么做这些,怎么做她自己。而在那些把她派去纽约的时间里,她觉得她在学习着怎么做Shaw可以接受的人。

有时她会在Shaw呆的不管什么酒吧和她一起喝一杯;或者深夜里一手托着滚烫的披萨外卖一手拎着冰凉的啤酒突然出现;又或者大白天打个电话只为让她分心。有时也可能是临时加入帮助Finch处理他最新的号码,手持双枪,调笑Shaw看到她漫射着靠近时翻的白眼。

没过多久她就意识到她从来就不是真正冷漠的人,以后也不会变成那样。虽然只有极少人让她在乎,但他们是不可磨灭的,就像胸腔上的疤痕。

一切都会好的,她这么想,也许这就是她母亲所缺乏的力量。这个想法既坦诚又冷酷,她紧紧抓住它,仿佛这是救命的稻草。

 

 

//11:03:19:37

 

由于一台能接入这个国家所有相机的AI的存在,想在纽约这样一个每个路口都是智能手机和监控摄像头的城市躲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存在让她在过去几年能以处理各种号码为生,而直到Cole被杀、Root开始带着她耳朵里的上帝在她身边晃来晃去之前,她并没有对此想太多。

比起的武力执行者,显然更偏爱自己的界面,因为Root总是能找到她,即使她只是坐在中央公园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里一棵毫不起眼的树下。这是她小小的乐趣,即使在曼哈顿的中心也可以与世隔离。这是一种类似于平静的东西,至少是她所能得到的最接近的。

“我一直讨厌夏天,”Root的声音随着和煦的风从古树的另一边飘来,“不过话说回来,我是在德克萨斯长大的。这儿好多了。”

当她这样的时候,Shaw发现自己意外地无法因为自己的独处被打破而感到不快。Root让她猝不及防,而在她考虑离开之前,她用令人恼火的预见性把她拽了回来:“想我了么?”

“你知道么,有The Machine帮你找任何你想找的人,这游戏太不公平了。”

Root的头发一定是披着的,因为有那么一缕丝般柔顺的卷发被风吹着拂过她的脸颊(她有点想抓住它扔回这讨厌的女人身上,之类的);她不仰头无法看见她的脸, 但是她能在脑海里勾勒出来——棕色眼睛里闪烁着的调皮,和那尖锐犬齿轻咬着的挑逗的笑。

“我们在玩游戏么,Sameen?你都没告诉我规则是什么呢。”

“我以为你才是喜欢游戏的那个。”她犹豫了一会说道,一边恨恨地感觉到自己的笑意,一边感谢上帝没人能看到她。夏日闷热空气的一丝波动让她知道Root走了过来,她并没有费事摆出严肃的表情,只是向上、向上、向上看着她。

“所以我们一直是在玩游戏么?”她问道,比Shaw想的更加柔和。

Root的脸上没有一丝调戏或羞怯之意,这使得她吞下了已到嘴边的反诘。因为如果她真的,真的用一种前所未有(几乎)的坦诚面对自己,她无法在这种时候说出会伤害另一个女人的话。诚然,她很强硬,但她并不残忍。

她转开目光,视线下移。就在这时她看到了它,那个她苍白皮肤上锐利的黑色的0,她毫不怀疑Root知道她看到了什么。“这——”

“没什么。”她说道,但她立刻把胳膊藏在了身后。

她感到喉咙一紧,就好像忽然过敏水肿了一样,而她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反应。“你有那个多久了?

“有一阵子了。”她挪了挪身子,Shaw希望她坐下或者离开,因为她讨厌这样抬头看着她,但她自己也无力移动。

“谁——”她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我的天,是The Machine么?”

Root的嘴角自嘲地扭了扭,姿势放松下来变成她熟悉的样子,但又有哪里隐隐不对。Shaw说不清楚。“别担心,Shaw。我们回头见,okay?”

她的语气轻描淡写漫不经心,突然就不再是一分钟前还严肃凝视着她的那个Root——那个险些打破自雪城以来(也许更早就有但是被忽视了的)萦绕在她们之间的不可言说的东西的Root。

她没有漏掉Root假装若无其事离开之前扫过她手腕上跳动数字的目光,但她没说什么。因为她并没有自己有时伪装的那样不在意,而Reese也没有她所希望的错的那样离谱。

夏日和风忽然不像几分钟前那样温暖了,这丝疑虑冰冷沉重又——

操。

 

//0

 

“Hello,Harry。”她轻快地说道,大步走进安全屋,仿佛有着三道锁的大门是敞开着欢迎她的一样。她把一个移动硬盘放在他乱糟糟的书桌上。和对待精细的仪器的小心翼翼相反,她自己大大咧咧地双手一撑跳上桌案,靠在窄窄的边沿上晃荡。

想你看看里面的内容,拜托了,越快越好。”她冲那黑色的物品点点头。

“Ms. Groves,”他打招呼道,把仪器和他的笔记本电脑连接起来,有些自嘲地想着如果是六七个月前,他不做一打测试是绝对不会允许它被连接到自己的网络的。事情变了很多。“我想你一切都好。”

“呃。”她从桌沿滑下来,绕着屋子踱步,有些焦急不安,手指无意识地抚过靠墙放着的书的书脊。

“一如既往的无可奉告,我知道了。”他评论道,只来得及瞟到Root仔细打量古董柜里的藏品,就又集中精力研究硬盘里神秘的内容。(“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是仅有的他能勉强听到的答复。)不出几分钟他就理解了这优雅的代码背后的主旨,并开始对其进行深入解读。

可能是几分钟或者几小时后(代码在这种意义上奇异地游离于时间这个维度之外),他重回现实。这时他才意识到Root在一圈圈绕着公寓走的时候一直在偷瞄他。

“Ms. Groves。”他说道,不像往常那么镇定。

她收起笑容表示理解他的意思,“你觉得怎么样,Harry?”

“相当令人赞叹。”他简洁明了地说道,看着她的喜悦溢于言表。

“当然,我得到了些帮助。”她说,和他自己真诚的谦逊不一样,她只是虚让了一下——他不确定自己是怎么做出这个比较的。她侧身靠近看着笔记本屏幕。“找到了一个后门;虽然很小,但是够用了。”

“你打算怎么取得权限?”他问道,大概已经猜到了她的计划。她嘲讽地偏头,进一步巩固了他的想法。“Samaritan毫无疑问会严防死守它的每一个节点。”

“我总能搞定。”她耸耸肩,但却看向了别处。

“我相信Mr. Reese和Ms. Shaw会很乐意协助你。”

“真的,Harry,我是个大姑娘了,我能自己照顾好自己。”她说道,倾身取下硬盘,披散下来的头发像帘子一样模糊了她的脸。“我们中的一个会在搞定的时候通知你的。”

他从椅子上转过身来,看着她把硬盘放进外套里,和来时一样匆匆准备离去。“Ms. Groves,你为什么来这?你显然并不需要我的帮助。”

Root停在门口,思考犹豫了一会,转回身来,终于在进门后和他有了第一次对视。“Harold。如果过几天,你没听到任何消息,你能告诉Shaw——你能告诉她——”

“我觉得你应该自己告诉她。”他这么说道,出乎自己意料的温和。

她笑了笑,这可能是他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这样真挚的笑;然而它不应该这么忧伤。“再见,Harry。”



Notes:榆木脑袋Shaw到了现在居然以为是机根。以及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上一章Root可是自己睡两座沙发把长沙发让给了Shaw哦,女友力max。还有最后一章,这周末完结。

评论(33)
热度(171)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