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Kismet and Other Movements (9)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 (1)

作者:aelysian

翻译:chain

校对: @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77395?view_full_work=true

配对:Root/Sameen Shaw

分级:T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终章)


第五章 慢动作下的爆炸是美丽的


//06:00:28

 

今天是她的休假日,所以在看到手机亮起显示了一组GPS坐标时,Shaw相当不高兴。随着Samaritan即将上线,所谓假期的意义并不大,但是Finch通常至少会很礼貌地说请和谢谢。

电话只响了一声他就接起来了。“我们现在是要开始搞不可能任务那种恶俗的间谍短信了么,Finch?”

她能听到他在处理这信息时的皱眉。“我很确定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Ms. Shaw。”

“GPS坐标。发到我的手机上的。大概一分钟之前。”

“嗯哼…”耳机里传来飞速打字的声音,她一点也不惊讶他能读取他们所有人的手机,以及大概其他所有有处理器的东西。“啊。”

“说句子,Finch。”

“我觉得我们最好当面谈一下。也许你能顺道来一下安全屋?”

呃。她没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从她唯一的餐桌椅背上抓过她的外套,不出一分钟就出门上路了。她花了四十分钟穿过城区,这大概是她完全原谅这事的时间的两倍 。她刚关上门就这么告诉Finch。

“Ms. Groves昨天来找过我。”他完全倚在手杖上,好像他的话不足以让她暂时把自己的怒气撇在一边。“在The Machine的帮助下,她研制出了一个武器,如果能够正确地部署,它将极大地帮助我们与Samaritan战斗。”

武器是她的强项,而不是Root的;即使知道这不是她常用的那种武器,这仍然是她的第一反应。但是任何针对对立AI的行动一定会受到强力阻击,毫无疑问会有特工严阵以待,武装着她所擅长的那类武器。

Root真他妈的是个白痴。“有什么方位坐标么?”

“我只能认为The Machine选择了向你寻求帮助。”

她已经开始行动,带着杀意扫荡了储物柜里的武器,将自己武装到牙齿。(他看着她,依然无法理解这么小只的一个人怎么能在身上隐藏这样规模的军火。)

“Ms. Shaw,你最好等到Mr. Reese能提供支援再——”

“你的Machine在打电话找我之前应该已经想到这点了。”她冷酷地说道,大步走出公寓,甩上了背后的门。

Harold摸索着找到自己的手机,输入了一长串数字;短信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他的手机,一秒钟后John Reese外套内侧的口袋响起了消息提示音。他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颤颤巍巍吸了口气,看着中间屏幕上方的微型摄像头。“请务必小心。”

 

//0

 

这栋楼运行的是闭合系统,安保程度远高于一般的数据中心,这意味着从六分钟前踏入这个地方起,她就只能在黑暗中摸索了。

在这楼里,任何一个人如果知道你拿着什么,都会二话不说地杀了你,这使得你必须在很长的时间里都独自一人。这感觉很怪异,她装成一个新手保安光明正大地佩着枪,觉得自己的胃紧张得直抽,她以前在外面被追杀的时候也从没这样过。

也许这是因为他们离结束这一切的机会是如此近,也可能因为今天就是——好吧,今天就是他们等了很久的那一天,Root这么告诉自己,不让自己再多想。她轻松解决了电子锁——算法漏洞总是令人愉快——偷偷溜入了处理器机房。

一排排架子上承载着她绝对不想吵醒的休眠中的生命和力量,发出嗡嗡的低响。

 

 

//04:12:29

 

Shaw在她进入这栋楼的路上数到了四个昏迷不醒的人,她跟着一连串的破坏前行。枪声回响在混凝土走廊里,她循声而去,数着节拍和频率。

(那快速不连贯的双枪漫射声告诉她她越来越近了。)

她又干掉了两个守卫,终于看到她被堵在一间全是电脑之类破玩意儿的屋子里,血渗出她深色的衬衣。Root抬头看向她勉强笑了笑,过于苍白的脸上的那双眼睛却异常明亮。

“好极了,我弹药都用完了。”她扔下武器,转而拿起一个窄键盘躲到其中一个塔后,她手指在键盘上翻飞的样子让人联想到她射击的方式。果真如此。

有掩护是挺好的,但是视野却也因此变得极差,Shaw默默地咒骂着,有些后悔她还得遵从不伤人命的规则。“你需要多久?”

“两分钟。”她答道,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屏幕。

Root用了九十六秒解决了战斗,不过Shaw做的更好:除了飞速敲击键盘的声音以外,现在唯一的噪音就是那些重塑外科新晋病人们痛苦的呻吟。

她在前面领路,每一步都走得小心谨慎,清晰地感知到身后的Root不规律的呼吸和减缓的步伐。如果她的经验不是如此丰富,她肯定会因为每一根紧绷的肌肉带来的张力而疼痛,只能完全依赖于自己的本能。她是危险的,而Root没有在她们脱离险境之前和她说话——或者更糟,尝试触碰她——简直就是一个福音。

她们开车离开,并没有做出让轮胎尖叫橡胶过热的疯狂加速,而是尽量看起来若无其事。她们并上州际公路,Shaw把一小块毛巾塞给Root,态度生硬地横了她一眼,让她赶快压住伤口。Shaw觉得自己好像被扔进了沥青坑或者流沙。

她陷进去了。

“她不应该告诉你的。”Root说道,打破持续了二十二英里的沉默,为自己听起来有多牢骚感到些微的畏缩。“你不用来的。”

“我不用来?”她问道,换到最左道,默默诅咒着每一个坚持挡在她前面的傻逼司机。“除非你的计划是失败。”

“我不会失败的。”她坚持道。Shaw看着她太过她随意的自救,伸出手狠狠把叠起来的毛巾紧紧按在伤口上,这疼痛令Root刚刚的坚信都有些动摇。

Root疼得抽了口气,Shaw恼火地摇了摇头。

“别这么娇气。”她想告诉她如果你死了那这仍然是失败,但这其中有种她不愿多想的虚伪。对她生气要容易的多。“我们是一个团队,Root。”

她不确定除了Shaw——也许还有Harold——以外,还有谁会在想到他们社会适应无能小队时会把她包括进去。有可能是因为失血或者惊吓,但是Shaw声音里的干练让她不再紧张,只觉得深重的疲劳渗入四肢百骸,让她睁不开眼。

“别再干这种傻事了。”她听到Shaw说,她觉得自己在坠入包裹一切的黑暗之前哼哼了一声表示赞同。


Notes: 注意Shaw剩下的时间 每次历史性的那天她俩都在出任务 所以大家要好好工作才可能遇到灵魂伴侣(听我胡说) 周六完结

评论(21)
热度(156)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