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Kismet and Other Movements (终章)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 (1)

作者:aelysian

翻译:chain

校对: @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77395?view_full_work=true

配对:Root/Sameen Shaw

分级:T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终章)


空调在嗡嗡作响地制冷,她露在被子外的皮肤感觉到一丝凉意。光滑柔软的六百支床单让她在睁眼之前就知道自己在Shaw的卧室里。她只来过一次,但这小小的空间即使是在黑暗中也让她觉得熟悉。

她的手指抚过厚厚的纱布和胶带粗糙的表面,它们利落有效,她不禁怀疑自己怎么会错过Shaw包扎她的过程。

Root慢慢从床上坐起,小心地把腿挪到床边。被子从身上滑下,她冷的起了鸡皮疙瘩,这才注意到自己没有穿衬衣。她全身一抖,并不是因为冷,而是意识到那个极度愚蠢的椭圆会因此暴露在外让所有人——让Shaw——看到。

好吧,Shaw也不是不知道,她想着,尽量让自己听起来是在陈述事实,而不是太苦涩。

“你在么?”她轻声问道。

的声音比任何止痛药都有效,尽管如果她足够坦诚,这因为她每一次移动而带来的或尖锐或钝涩的疼痛感觉其实不错。“那个程序起效了么?”

接入成功。正在监控进程。暂停了一下。你需要休息。

“过会就去。”她承诺道。她从一个装满相似衣服的抽屉里拿了一件深灰色的背心,在穿衣服的时候想了想Shaw是否能发现少了一件。她的胳膊露在外面,觉得自己就像没穿衣服一样暴露在外,她并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这种感觉。

厨房的日光灯刺痛了她的眼睛,光影勾勒出了Shaw锐利的线条,突出了她身体的每个平面和曲线。Shaw抬头看向她,眼眸深邃,评估了下她的情况后用一把大的夸张的刀把厚实的三明治一切为二,将盘子推向她。“你得吃点东西。”

她来不及说话就狼吞虎咽了半个三明治,坚果黑面包、鸭肉、生菜和培根的组合给她带来了好几个月没有感受过的味觉盛宴;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饿。Shaw轻松地跟上了她的节奏,但是Root没有错过她高高挑起的眉毛。

“谢谢。”

Shaw看着她吃完了剩下的一半,惊奇于那个在她母亲客厅抿着茶的女人和这个像自己一样撕咬着油腻鸭肉和冰冷生菜的女人的不同。Root似乎总能毫无预兆地改变,突发奇想地换上或者丢弃不同的面具和人格,而她不确定自己知道哪个是真实的她。

她舔干净手指——这也是她唯一一次没有尝试表现得带有挑逗性——眼里透露着笑意。Shaw这个时候决定她想要知道。她也会即兴发挥。

“现在怎么办?”

Root动作一滞,把食指从嘴里抽出来。“嗯,”她缓缓说道:“我们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知道它起效了没。所以我们最好都低调点躲一阵。”

她没有多问那究竟是什么;Reese尝试过跟她解释关于什么循环修正什么基数之类的,她不觉得他比她更了解自己在说什么。重要的是他们都活着,而多亏他的缺席(和她精准的枪法),她现在已经比他多收集了九个膝盖。

“我们?”

她从Root垮下的双肩和垂落的手指看出了她的迟疑,觉得自己在慢慢剥下她那刚强和诡计组成的薄薄的外壳。

“难道我们不是一个团队么?”她问道,尝试让自己听起来很戏谑,但却没有成功。

“是么?队友是不会不告诉任何人就自己去送死的。”

“那不是去送死,真的——”

“别。”她说道,一股毫无理智可言的强大怒火突然喷涌而出。“他妈的别。”

Root整个僵住了。“我不知道你想要我怎样。”

她不知道,而那就至少是她们一半的问题了;她无法忍受Root看着她的样子,走到客厅里捡来的沙发床那,这是在不离开房间的情况下能到达的离Root最远的地方。

“Shaw?”

“我想要真实的你,okay?哪怕就一次,就一分钟,你能不要装成那些只为达到目而存在的人吗?”她厉声说道,“哪怕就一秒,你能只做你自己,不管那他妈的是谁么?”

她把头发从脸上扒开,如果尚存一丝理智,她会就此打住。然而她疲劳沮丧,感觉自己正在从不知道什么东西上跌落下坠,而她绝逼要把Root也拽下去。

“你为什么在乎?”Root问道,平静的声音下有着坚硬不屈的棱角。“你为什么在意我做了什么,Sameen?你不能表现得好像你不相信、好像这些傻逼的数字没有任何意义、好像你毫不在意似的,现在又这样对我。”

她想揍她。她真的,真的很想。她不确定自己握起的右拳是自我克制还是其他什么。随着Root一如既往带着恬不知耻和戏谑的神情一步步向她靠近,她手攥得越来越紧,指甲掐入了手掌。

让我去的。”她说道,“,The Machine,让我跟着你去于是我去了,没有犹豫也没有后援——倒不是我他妈的真的需要——因为我知道,我知道你会一个人在那像个傻逼似的打算把自己弄死。”

Shaw瞪着她,眼神暴烈而致命。“这些都不是我主动要求的。你不是我主动要求的。”

Root笑了起来,毫无缘由又令人怒火中烧,这实在不是Shaw凶恶言辞的合适回复,她眉头皱得更深了,这可不是她所预想到的反应。

“我已经等了你一生了。”Root简洁地说道,这是她的话语里第一次没有一丝影射或者轻佻,也许这就是Shaw一直在下意识寻找的时刻。“这么多年来,我已经说服自己你并不存在。而我也能接受那现实。”

Root轻笑了一声,这无关幽默转瞬即逝的声音稍微拉近了她们之间的距离。“你什么都不用做。我并不期待你成为任何人。没事的,Sameen。我没事。”

就像银盘上的小孔一样,这是个完美的出口。尽管还有些犹豫,但她能感觉到让她愤怒的毒素消散于无形,就好像伤口里的蛇毒被吸走了一样。但这也使她麻木和疼痛,因为她不知道现在要拿Root怎么办,也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Root的气味闻起来混合着火药、消毒液和肥皂,她也不知道要拿这个怎么办。)

结果是,她不需要知道,因为这个时刻并不在她的掌控之下,也许一切从来就不在她的控制里,而这些大概就是命运。Root抓着她的手腕,意外轻柔地将它转向灯光。“Sameen。”

她感觉自己比Root听上去的更平静,她的注意力被剩下的仅有的几个数字所吸引,它们随着Root指尖下的每一次心跳而变化着。

“Sameen,你要没时间了。”Root听起来比Shaw更紧张,每一个字都染着满满的紧迫。

只一会儿,她不确信自己何时做了决定;她无法辨别她看清的具体时刻,反正这些都无所谓。她稳稳地迎上Root的视线,意识到所谓命运其实始终是一个选择。“我不在乎。”

时间的终点将自己镌刻在她的血肉里——疼痛尖锐而持久;但她没有畏缩,因为她带着这数字度过了二十五年,而一整个世纪都不足以让她做好准备迎接这死女人。Root看着她的眼睛异常明亮,被咬得血红的嘴唇几乎无法克制笑容的绽放。她整个人盈满了希望、惊喜和期待,但却没有靠近一点点。

“哦拜托。”她佯怒道,一把将Root拽向自己,抬头捕获了这傻瓜的嘴。从紧贴的唇上她能感受到Root那令人恼火的笑容,她狠狠咬住她的下唇,感受到Root猛地抽了一口气。她的拇指抚上她的下巴,而这次,当她品尝到她炙热的气息,当她将她拉向自己的时候,Root紧紧相随。

不知道是谁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吟,让她们都颤抖了起来,这共振令人沉醉。Shaw想剥下她的层层面纱直到展露核心,去探索那儿有些什么。她听到自己的名字萦绕在她苍白的肌肤上,那修长的身体好似有些许伤疤的无尽的绸缎。她笑了。

 

命运看起来是这样的:

它是化学和时间,是一个位于承载着血液、氧气和生命的稳健有力的脉搏上方角度锐利的0。它是一个不太受欢迎的惊喜,提醒你不要虚度光阴。它是分享的空间,是棉质床单上摊开的肢体,是在扭开的脸颊上的一通乱吻。

它是心有灵犀的感觉;是神枪手移动的靶;是儿时童话故事的结尾,以及一切你永远不会需要的理论。

它是你的开始,也是你的终结。

 

很久很久以前,一天晚上她对着天花板说道,上帝把每个人都分成两个部分。每个人都注定要在这个世界上寻找自己失去的另一半,被对遗失部分的渴望所折磨。除非找到彼此,不然他们将永远不会完满。

有个小女孩在这样的世界里长大,从来不觉得她有可能找到自己的伴侣,她觉得自己可能根本就没有另一半。直到有一天,当她年纪已经大了很多,她遇到了——

Root,她低吼着翻过身来,一只手臂像铁箍一样搂住她的腰,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干嘛?

闭嘴。

 

—————————— 终 —————————— 


Notes:命运其实始终是一种选择。感谢大家对这篇清水文的支持,稍后我会发个完整版,如果有兴趣重温可以看那个。上一节热度全篇最低我很受伤,最终章小伙伴们把你们的红心掏出来喂!不然下一篇法医Shaw和IT Root的文我不翻了哦-.-

(为了避免大家期待方向错误:下篇文没什么高智商情节或者太多专业知识色彩。是个轻松又啰嗦的日常AU长文。我也就是觉得好玩(自虐)才打算翻的。请调整期望,到时我可不想看到你们失望的小脸。)

评论(79)
热度(444)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