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A Stone from the Sea (上)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

作者:ester_inc

翻译:chain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158223

分级:T

电梯:(上) (下)


译者的话:这是一篇魔法世界AU(说白了就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是设定本身然而并没有具体设定细节的意思)的清水短文。我个人很喜欢它的感觉,翻来自娱自乐。因为不能说的缘故(贿赂)送给刚刚辛苦归家的 @sailorlf 。大家如果想看黄暴可以去看她翻译的Hate the Player(广告都给你打了还不快修电梯!)。

本周内发下部完结,如果红心不够我就不发了(一把年纪了依然任性)。



Sam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找到那颗心的。远远看去,它就像一只小鸟,羽毛因为沾着血的缘故湿漉漉的,颜色暗沉满是棱角;但是它没有头和脚,在它锋利的边缘割破她的手之前,Sam就意识到她找到的是什么。

她把它放进书包里带回家,藏好血淋淋脏兮兮的手指不让母亲看到。她在厕所里检查手指上那些小小的划伤,水流让她感到阵阵刺痛,它们在变成粉红色后从洗脸池中流走。

她小心翼翼地清洁这颗心那尖锐的、仿佛带着敌意的边边角角。这花了很久,直到水都变脏且带着铁锈味,她才清理好。但当Sam得以仔细观察那粗糙闪烁仿佛黑曜石一般的表面,以及在其中穿梭的单薄却又炽热的红色血管时,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她手中的心暖暖的。如果她集中注意力,她还能感受到它在掌中搏动,缓慢而稳健。这不是数学,也不是在图书馆额外使用一小时电脑,但是在她那张生命中不那么无聊的事情的清单里,它排的相当靠前。

失去心是件极其糟糕的事。至少这是她一直被告知的。她知道找到的心是其他人的,但是如果没有心很糟糕,那有两颗一定相当好。此外,她也不觉得这心原来的主人想把它要回去。在污血被清洁掉之后,它看起来十分强健,和她之前读到的被强行移除或者被不在意的爱人扔掉的心的描述大相径庭。Sam小心地将它拿在手中把玩,欣赏着它粗糙的边缘。

也许现在有人因为扔了自己的心而万分懊恼。Sam毫不在意,她不欠他们什么。

“谁捡到归谁。”她轻声低语,手中的心呼应着她胸中那颗心的跃动。

-

为了Hanna,她尝试显得正常,至少不那么奇怪。比起和人相处,和电脑交流对她来说简单得多,显然她的妈妈和Hanna是例外,但是她们并不完美。妈妈总是生病,有时病痛让她变得脾气暴躁,她的脸皱成一团,眼周的细纹被挤得更深。Sam不喜欢看到她那副模样,所以她长时间和Hanna一起待在图书馆里。

Hanna比她大两岁,长的更好看,有着更好的成绩和朋友。她并不确定Hanna是否真的想和她呆在一起。这也是Sam更喜欢电脑的原因之一:你永远不用好奇它们是否也喜欢你。Hanna人很好,总是让她不要在意学校里那些辱骂她和她妈妈、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推搡她的女生。

她学着Hanna微笑走路说话的样子。尽可能隐蔽地模仿她。偶尔她会假装对同样的事物有兴趣,因为朋友们理应志趣相投。她知道自己所感兴趣的仅有的一些事物都相当不寻常,而Hanna这样的正常人眼中的世界和她看到的不一样。有时她会希望自己是Hanna这样的人,会觉得这个世界是个光明的、充满了值得了解的人和事的有趣的地方。而其他时候她只想和她在一起,因为这总是能让这个世界看起来美好那么一点点。

她并没有显露出自己是多么擅长电脑,而她绝对,绝对不会提到自己的第二颗心。它在她的胸腔里,紧靠着她的第一颗心,依然有着粗糙的棱角。就算有时它会弄疼她,让她在早上刷牙之前咳血,她也毫不在意。生命中绝大多数的事都会让人疼痛,而至少这是她自己选择的。它以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属于她。

她知道自己有些地方很不正常,但直到Hanna失踪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认知是多么正确。她的第二颗心依旧稳健,让她能照常生活,但她的第一颗心随着每一次呼吸给她留下一个个伤痕,撞击着她的肋骨,挤压着她的肺。她想到Hanna的心,逐渐变灰变脆最后瓦解消散。在她失眠的夜晚,有一点她很确信:如果不是因为那第二颗心的存在,她一定会燃烧殆尽,只剩下灰烬和结晶的恨意。

两年后,十四岁的她开了一个银行账户,一个男人因此死去。她并没有感觉好一些,但这个世界看起来稍微明媚了那么一些,就像一副看起来有些不对劲的画终于因为画家找到了完美的红色而有了光彩。

三年后,十五岁的她坐上了去圣安东尼奥的大巴,买了一本《献给阿尔杰侬的花》。她没有看它;这不是给她买的。

她的母亲在差不多十年后才不再需要她,像Hanna一样冷冰冰地躺在地下。墓碑立起,鲜花献上。Root离开的时候没有回头多看一眼。 

-

在毕晓普的那么多年,Root学会了如何使用科技打开世界的大门。她翻遍了人性的抽屉,一次次被人们的无知、渺小、卑鄙和毫无新意所震惊。她轻而易举就能从网上搜集足够信息凭空编造出一个人,对那些让人们沉溺的担忧和焦虑她了如指掌。

一旦她摆脱自己的责任进入这个世界,这些学到的东西立刻被她善加利用。她窃取钱财贩卖秘密,有时她也会杀人。她愈发擅长这些。尽管她更倾向于让其他人做这些脏活,需要的时候她依旧会出手。在每一场游戏里都有赢家和输家,Root清楚自己属于哪一方。她做的选择很少让她夜不能寐。

她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奇怪的小孩,但她从来不曾忘记她的母亲,她也未曾遗忘Hanna。每年四月,不管她在哪里,她都会去书店,在付款时对收银员微笑。现在的她经常笑。这个表情并非她的真实反应,但是笑容能让他人放松警惕,这其中存在一种对称,而她欣赏这种优雅。

可是在心底,她觉得无趣。她很失望。世界很小,人类则更加渺小。他们被贪婪蒙蔽了双眼,消磨于生活的琐碎,无法理解自己的存在是多么微不足道。人类是进化的错误:过时的,混乱的,不雅的。作为一个种族,他们无法达到值得存在的水平。

时光流逝,忽然有一天她变成了输的那方。这可是个新奇的体验,好似天启,而当她去寻找答案时,她找到了她所渴望的一切,甚至更多。

一个缘起,一个创造者,一个神;她找到了自己神圣的三位一体;她看到了光。 

-

Ms. Groves,Harold这么称呼她。他和她期望中的样子不太一样,不过她的缘起和Machine也不在她的预期之中。真相,事实,都比她想象的鲜活得多。

她对Machine有着绝对的信念,自从能听到说话,Root也相应改变了自己的行事手段。而Harold,所有与他有关的事都更加复杂。他和她那么的像。她非常希望他和她一样。

他们确实相像,但他们重合的部分正是Harold努力抗拒的。他是有原则的实用主义者,而这让他拥有一种有时近乎残忍的仁慈。Root了解人类,也确信研究他们很重要,但到了Harold这,她被自己的盲目自信蒙蔽了。而当她发现其中危险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Harold不止是一个创造者,一个导师和一个善良的灵魂。从他对自己作品的怀疑,从他削弱能力的行为可以看出,Machine是他最好的一面。会关心,努力在这个世界行善。是他最好意旨的呈现,超越了他的希望和预期。只可惜他并没有看到Root所看到的一切,也没有她那样的信念。Root因为而改变;她因为他而改变。

待她意识到她已经变了多少,开始多么在意他人的时候,她已经陷得太深,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更糟的是,即使有这种可能性,她也不会选择回头。

她现在也是正义的一方了,但她并不是一个好人。直到最近,她只有过一个真正的朋友,而那足够让她意识到朋友可以有多危险。

可以让她变得多危险。


评论(19)
热度(211)
  1. Faith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2. Elsa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