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Pleading to the Stars (1)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


作者:charizona 翻译:chain 原文地址 分级:M

电梯:(1) (2) (3) (4)


译者的话:这就是我之前提到的手贱要翻的法医IT办公室恋情AU文...翻的时候才意识到它有多 话 唠(作者看不懂中文吧...),而且因为并没有高深的剧情脑洞所以一直动力寥寥进度缓慢orz。但是答应要翻的文,跪着也要做到,再加上某人提醒我说过会年后发,所以就干脆在自己过了个苦逼年后来冲冲喜顺便逼自己继续翻= =至少会一周两更。请务必多鼓励我(你们懂的)。

猴年大吉!


第一章:相遇

 

Shaw拨动开关,头顶的灯应声而亮,她看着银色桌面的反光。

推开双向门,她手里的咖啡滚烫。看起来这又会是漫长的一天,她有四个尸检要做,还要和警长开会,而她完全不期待后者。Carter中尉是极佳的酒友,但她工作上绝不徇私,甚至不会顾及Shaw的神智。

Shaw穿过停尸间,闻着这里的味道。这是她的地盘,通常这儿总被她和一些精心挑选出来的助手占用,而在大清早,这里完全只属于她一个人。她喜欢这感觉。可以在这些尸体身上消磨时光,远离楼上那些坏脾气的警察和晃来晃去不停抱怨的探员们,这里绝对是她的天堂。

她需要安静的工作环境,她的手下都谨遵她的规则。

她喝了一大口滚烫的咖啡。黑咖啡,正是她所喜欢的。偶尔地,她也能接受卡布奇诺,但喝起酒来她比楼上所有那些大腹便便的警探们都厉害。这真的是上天给她的礼物。

说到礼物——她透过窗户看到桌上放着一盒什么东西。她犹犹豫豫离开她最喜爱的桌子旁的高脚凳,踱到停尸房边上那间宽敞的房间里。

屋里几乎没什么装饰,她的办公室就是她的第二个家。她无数次在这过夜,说老实话,这个沙发比她的床还舒服些(员工福利什么的)。一面墙边只有一个摆满医科书籍的书架。如果她想的话,Shaw完全可以在十八分局的地下室生活。她需要的一切都在这了。

那个盒子歪着放在她的桌上,她快步过去拿起来,想找找有没有什么卡片。然而什么都没有。甚至连白色的包装侧面也一个字都没有,只有一个等待被打开的盒子。

她想了很久,也许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傻站了好几分钟,看着手里的盒子,好奇里面是什么。在这个警局,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最后,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她把盒子放回桌上,打开了盖子。

“哦,Cole。”她大声说了出来,深深地吸了口已经充满她办公室的香味。甜甜圈。“我简直要爱上你了。”

她不应该这么喜欢它们,但是见鬼,甜甜圈棒极了。她最喜欢熊爪,而这个一般在六只装的甜甜圈组合里是没有的。Cole,她的助手,总是会去她最爱的糕点店专门为她买来。哦这太他妈的爽了,它们正在她嘴里融化。

她桌子前面的那张椅子没有桌后的舒服,但她还是窝在里面,把盒子搁在胸前。她正在大嚼熊爪,并没有细细品味,因为她知道Cole下周还会给她带一盒。并不是每天,虽然她很注重锻炼,但每天六个甜甜圈还是太夸张了。

她刚刚把脚架在桌沿上(她当然先脱掉了靴子),电话就响了。她不无遗憾地放下盒子拿起听筒,弯下腰来伸手去插进裤兜里。

“Shaw。”她满嘴面包吐词不清地说道。

“希望我没吵醒你。”Reese带着他一贯嘲讽的语调说道。他听起来总像是有什么东西要藏起来一样,Shaw觉得也许是因为他是个警察。Detective Reese那头听起来有些静电噪音。一定是风声。

她扫了一眼办公室,终于吞下了面包。“打给我干嘛?Hersh太醉了起不来么?”Hersh,她的老板。那个混蛋。他们需要时刻待命,而他每周日晚上都要喝酒,完全不在意工作。他的职责就是在有尸体的时候打给她,他甚至不用露面。但他连这都做不好。

“差不多。”Reese说道。

“我已经在工作了。” 她回道,在听到他的吸气声后,继续说道,“你敢多嘴,John。”

“Shaw,现在才早上六点。”

虽然知道他看不到她,她还是翻了个白眼。她听过太多次了。从John那,从Carter那——靠,甚至从Fusco那,他连枪都挂不好。长篇大论:她工作得太多了,她需要更多地抽离工作。说实话,她早就听厌了,她叹了口气,“我马上就到。”

Reese犹犹豫豫地道别挂了电话,Shaw靠回椅子,恼怒地深深叹了口气。她胃里有些翻腾,就像大多数菜鸟警察第一次看到尸体的那种反应,她从未像现在这样不想吃东西。这相当奇怪,鉴于她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吃东西。

她站起来脱下白大褂,把它挂在椅背上。这是她刚刚结束住院医师项目开始这份工作时的那件,她一直将它保护得完好无损。没有理由不这么做不是么。

还好她还没换上手术服,她把甜甜圈的盒子藏在桌子下,免得Cole进来的时候正好觉得饿了。她看了它们一会,忽然特别怀念吃的那最后几口熊爪。她摇摇头。这可以暂缓。“我会回来的。”她指着盒子坚定地说。

盒子一言不发。

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她补充道:“你们哪都别去。”随后她便离开了办公室。

 

停尸房以外的警局要吵得多,充满了活着的、在呼吸着的身体。大多数Shaw路过的人都已经在那熬了通宵。上夜班的警察和探员们都有着如山的文书要填,血管里流的是咖啡因;Shaw是个喜欢早起的人,真的。她喜欢日出和晨间清凉的空气,以及尚未开始喧哗的街道上的声音。毕竟这里是纽约。

在十八局,你很容易就会被淹没在各种闲谈八卦里,但是Shaw在地下室有自己的世界。通常他们会尽量避开那里,除了极个别的——Reese探员,Fusco警官,Harold Finch和Michael Cole——他们花在那里的时间未免又太多了。他们几乎快毁了她精心构建在那里的氛围。

“Hey,Doc。”Fusco,而她完全没那个心情跟他多话。

“除非你打算给自己来个Y型切口[1],”她威胁道,转身带着恶狠狠的笑容对上前台,“不然最好别和我说话,Lionel。”

“Hey,跟你说话的可是个警官。”他嚼着口香糖争道。他肯定已经在这待了一整晚了,她从他坐的姿势能看出来,显然已经僵硬了好几个小时了。“能尊重点么?我在这的时间比你长多了,不管是今晚还是在这工作的时间。”

她靠着柜台,假装关注他。“哈,”她哼了一声,手指敲着台面,“而谁被升职了?严格地说,我是你的上级。”

在他能想出任何反驳之前,她转身离开了。因为严格来说,那的确是事实。他当警察的时间比她来这工作的时间长。而她从最底层干起,在做Hersh的助手的时候唯一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自己负责这个停尸房。和Fusco不一样,她可没有虚度这些年的时光。

“我仍然是个警察,你知道么?”他在她背后毫无意义地喊道。她已经没有在听他讲话了。“Hey!我可以逮捕你。”

她走到停车场门口的时候转过身来,手扶着门。“如果我真的犯案,我绝不会被抓到,更不可能被你抓到。”

他皱了皱眉,她笑了出来。她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想到——

“Hey,Lionel?”他看向她,依然皱着眉。“你的制服上沾了点糖粉,你应该清理一下。”他慌慌张张去找那讨厌的粉末,她补充道:“那对你的健康不好。”

“让健康见鬼去吧。”她推开门走进停车场的时候听他含含糊糊地说道。

 

她有自己的专属停车位,这是为她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事物所预留的(好吧,也许除此之外还有另一样)。那里离门整整二十三步,两边都是禁止停车的区域。她贿赂了两个工人才搞定的。但是她绝不愿意冒自己的车门被刮花的风险,尤其当她要和几百个鲁莽轻率的警察一起工作。

她就在那儿,车身漆黑闪亮,和Shaw买下她那天一样干净。1968年的道奇Charger,完完整整地只属于她。

而紧靠着她的?一辆摩托车,随意地停在禁停区,离Shaw的车实在太近了。Shaw瞪了它一眼,好像这样能让这讨厌的摩托车消失。无果。她绕着它转了一圈;没有什么(绝对没有什么)能破坏她的好心情。

没什么能减弱她坐进驾驶座时那涌过全身的刺激感,专门定制的车座完美契合她的身形。而在这大清早,这感觉比咖啡更棒。反正她也把咖啡留在了办公桌上。

清晨,纽约的交通尚未繁忙起来,Shaw狠狠踩下油门。车窗都放了下来,她沉浸在引擎的咆哮中,一路飙向案发现场,很快就离那只有几个街区。她在更糟的时候被呼叫过,不过她总是能很快清醒。没什么比早上六点的腐烂气息更好的了。

Doctor Sameen Shaw从案发现场隔离胶条下钻过,Detective Reese向她颔首致意。她开始工作。

 

 

 

“早啊,Shaw。”

比她高出一个头的Cole正看着台上的尸体。她最喜欢他了,如果非要排个序的话,John Reese紧随其后。他在她刚刚被升职的时候就是她的助手了。这很不常见,一般的病理学家这个时候可能都换了三个助手了。她和Cole一起工作四年了,Cole从来没让她失望过。她确定他不会在她来之前擅自开始。

她咕哝了一声表示同意,侧身将手伸进那男人的胸腔,脖子因为这个动作而绷得紧紧的。里面粘糊糊的,你可以听到那声音从大开的胸腔里传出来,然而更麻烦的是卡在里面某处的子弹。这不是个穿透伤,而她一时半会无法找到它。

“看来你这个早上过得不错。”Cole说道,挑起了他那金色的眉毛。

“我喜欢早上八点福尔马林的味道。”她倾身靠近尸体,仔细听着,然而除了她的手套挤捏肺的声音之外,什么都没有。“操。”她深深吸了口这腐烂的味道,“要想拿到子弹,我必须把他的肺先取出来。我觉得那混蛋大概是穿过了横膈膜直接射进了心脏。”

他递给她一把手术刀,她开始作业,动作一如既往地谨慎而精确。她一向擅长于此,但她下刀并非为了外科手术。活着的受害者从来不是她所喜欢的。她无法想象做法医之外的其他医务工作。她不用去告知亲属死讯,只需要把手伸进他们的胸腔,让它们来说话。

她用不同的方式进行问讯。

Cole好就好在知道何时应该闭嘴,而现在就是那些时刻之一。他明智地保持着沉默,只是观察着,在她需要的时候递上工具。她工作优秀有各方面原因(其一就是尽量不让探员们在她工作的时候在周边晃悠),而Cole对此有巨大的贡献。她很感激。

这就是为什么当那扇双向门的铰链因为被推开而吱吱作响时(她几个星期前就因此想报修这门了),她几乎跳脚。并不是她被吓到了,而是因为她非常生气。他们需要装个该死的门锁。

她继续自己的动作,而Cole,谢天谢地,连忙冲过去拦住那个打扰这一切的人。他是唯一理解她的人。

“有什么事么?”Cole轻声问道,尽量压低嗓音而又不至于显得太不礼貌。Shaw还是停了下来,满手血地听着着对话。

“嗯,我只是需要去Dr. Shaw的办公室,检查一下电子设备。”Shaw听出来那是个姑娘,她继续说道:“我是新来的信息技术部门的员工。”

Cole顿了一下,Shaw确信他一定是回头质询地看了她一眼,却只能看到她紧绷的肩膀。最后他说道:“办公室就在那边。就是,请保持安静。现在还很早。”

Shaw刚准备继续刚才的工作,忽然想起来了什么,把手从尸体胸腔里抽出来。她转过身,脱下手套,看到一个拿着纸夹和几根电线的高个女人正走向她的办公室。

“其实,”Shaw说道(她看到Cole站在那抖了一下),“我的电脑不在我的办公室里。”

“哦,”那个女人说道,停了下来。她来回打量Cole和Shaw,最后目光定在Shaw的身上,扫视她黑色的手术服和束在脑后的头发。Shaw被这目光弄的绷紧了下巴。最后,那个女人上前一步,伸出手来,“你可以叫我Root。我相信我们还会经常见面的。”

“那倒不一定。”Shaw说道,握了握Root的手。Root只是笑的更开心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以这样的方式让Shaw感到恼火了。

Root耸耸肩,又打量了Shaw一遍才推开双向门离开,而那噪音仿佛变得更大了。Shaw又瞪着她离去的方向好一会,看着门慢慢合上。她本来就忍不了Harold Finch,现在他居然给自己弄了个实习生?

“我觉得她让人挺愉快的。”Cole评价道,她才意识到她刚刚把后半句大声说了出来。她看向他,他只是耸耸肩,Shaw顿时觉得自己被背叛了。

她旋即决定永远不会让Root碰她的电脑。她有什么问题会直接去问Finch,见鬼,她宁愿去该死的BestBuy。Root手指停留在她自己手上的方式让她觉得她们之间的任何互动都会让Root太过开心,尤其是那种她没时间顾及的互动。

想到那个还躺在台上的男人,Shaw拉开抽屉拿出一副新手套。他倒是哪都不会去,但是有一群探员需要在一个小时内拿到她的报告。如果她因为那个IT女孩把这搞砸了那才真是见鬼了。


[1]看过CSI的朋友们应该对Y型切口不陌生。对的就是躺在台子上的尸体们都有的粗犷纹身:胸口下方划两刀,把胸翻到头部,再肚子上纵向一刀,方便查看取出内部器官。

评论(48)
热度(235)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