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Pleading to the Stars (3)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charizona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译者的话:本来觉得大家这两天狗粮足够多,因为滑雪摔得浑身酸痛度过情人节的单身狗楼主打算晚一点再更新,结果被留言催文了...我进入情人节的时候在校文结束情人节的时候被催文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大家看文之后别忘了给我你们的爱!


第二章: 激怒

 

窝在Harold的椅子上,Dr. Shaw的名字像祷词一样被Root反复品味。

“不管你在干什么,如果可能的话,”Harold从眼镜上方看着她,“你能在你的新办公室而不是我这里这样么?”

“当然不行,”她轻快地回答,“她可能会听到。”她补充道,继续,“Sa-meen。”

自从她的办公室被正式分配给她之后,她就尽量避免下到停尸房。主要是因为每次去到那阴暗的地下室时,她都会迎上Dr. Shaw相当不友好的目光。这让她气馁——她让她气馁,而她得想办法解决这问题。

“我喜欢这名字,”Root告诉Harold,双腿挂在椅子边上来回晃着。从他持续扫视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出这椅子大概比她的公寓还贵。“Sameen Shaw。我想知道她的中间名是什么。”

“如果想她告诉你,”Harold似乎觉得这很有趣,一边打着字一边说道:“我想她会先杀了你。”

她回头看着他,眼睛里闪烁着什么。“我不介意她剖开我。”Root轻快地说道。

“Ms. Groves,”Harold扶着额头,“比起坐在这骚扰我,难道你现在不应该有什么工作——任何工作——要做么?”

 鉴于他如此客气地请求了,她叹了口气站起来。她确实有些活儿要做,或许她会去和Daniel下下国际象棋。“Bye,Harry。”她低声说道,离开了办公室,无视对方轻微的抗议。她喜欢他位于一楼隐蔽角落的办公室,这里Wi-Fi信号相当好。

(相比之下,她的办公室必须靠网线,几乎没有无线信号。)

直到她走到凶案组跟前她才意识到自己忘了带任何设备。而那些全在她楼下的办公室里,必须穿过守护地狱的三头犬才能拿到。她叹了口气,靠在门上权衡自己的选项。她可以晚些再去修Detective Morgan的电脑,但这会给她带来一个愤怒的探员。

还是应该好好工作让他们为深夜的工作和泼洒的咖啡做好准备。她翻了个白眼,拖拖拉拉走回电梯,按下去往地下室的按钮。

从电梯到达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尽量小心地挪向那不可避免被分成两半的办公室。她沿着过道走向办公室的时候看到Dr. Shaw,Dr. Cole,Detectives Reese 和Detective Rose在俯身察看停尸台上的尸体。她希望探员们的存在能让她的新室友举止有礼一些。

她第一次走过那扇双开门的时候就注意到它会发出咯吱的噪音。所以自那之后,她每次都会小心翼翼地只推其中一边(不会发出声响的那边),尽量让自己隐身。这策略对于长期的游戏计划非常重要。当然,她在对Dr. Shaw有进一步了解之前曾以为这是游戏。简单来说,这女人太可怕了。

Root溜进阴影中,小心地盯着穿着白大褂的背影。Dr. Shaw还是看到了她,狠狠瞪了她一眼。但Root还是相对顺利地溜进了办公室并且得以全身而退。

Zoe Morgan的电脑只是需要一个新键盘,但是Root还是重启了一下系统,只是让自己有点事做。她坐在办公区幻想她在这工作,腰间有配枪,钱包上挂着警徽。手铐在某些时候一定会很有用。不过她的白日梦很快被回来的Zoe Morgan打断了。

“我正要收尾。”Root说道,站起来插上新键盘。“现在应该像新的一样好用了。”她输入一些语句演示着。

“好极了,谢谢。”Detective Morgan说道,对Root微微一笑。这是她在工作中第一次得到这样的回应,她腹中涌起一阵暖意。正准备离开时,Zoe抓住她的手肘,“还有,”她补充道:“别让Shaw吓到你。她对所有人都会恨一阵子,但她其实很温柔的。她只是把它藏在一大堆白眼和手术刀的背后。”

Root不太习惯别人如此直白,所以她只是耸耸肩,收整自己的东西。Zoe在她走过的时候拍了拍她的肩膀,Root感到十分焦虑,尽量克制自己逃出去的冲动。她走向电梯,为里面空无一人感到庆幸。她背靠着电梯墙,努力平稳舒缓自己的呼吸。

Dr. Shaw确实很有可能藏在面具之后。Root觉得她大概最终能习惯和自己分享办公空间,但那绝不会是今天,也不太可能是明天。Root不知道她究竟是应该逢迎拍马还是更进一步地惹恼Dr. Shaw。

来到证据区,Root用拳捶了下隔开那一架架证物和其他路人的铁笼。

然而迎接她的不是Daniel,是一个她从来没见过的男人。他一看到她就瞪大了眼睛,然后瞬间消失不见。

“我——”Root松开拳头。“呃,Daniel?”

一阵快步走动声传来,很快Daniel就叼着一个塑料袋出现了。“抱歉抱歉。”他含含糊糊说道,打开门让她进来。“我今天忙坏了——你知道如果一份期刊被切碎,每一页都要单独装在一个袋子里么?我必须把每个证据编号都记录在圣书里。”

Root跟着他,憋着笑,“圣书?”

“这个,”他敲了敲桌上放着的大笔记本。它看起来像个索引日志。

“刚刚有个,呃,男的?亚裔,看起来好像很害怕,一看到我就跑不见了。”Root补充道。老实说她觉得不太愉快。

“见鬼,”Daniel把袋子从嘴里拿出来,“那是Daizo。他也在这工作,但你不知道。Daizo!”他直直站着,在没有得到任何回复之后耸耸肩。“他逃走可能因为你现在和她一起。Shaw可把他吓得半死。”

Root坐在椅子上弄着自己的指甲,等着他继续讲下去。她需要重新刷一层黑色的指甲油了。

“简言之,”Daniel举着证据袋对着光继续说,“Daizo下去拿她从尸体里取出的子弹,很平常的事,不是么?通常都是我做,但那天我去不了。他做错了事——但他到现在都没告诉我他究竟做了什么——最后他回来的时候胳膊上有个木星那么大的淤青。这是Shaw刚来的时候发生的事,Hersh那个时候还是下面的负责人。她被暂时停职,差点丢了这份工作。不过我想Daizo大概弄砸了那个案子或者怎样。”

Root手一滞,她没想到Shaw真的会用暴力解决问题。她担心自己会是下一个。

“这…”

“如我所说,”Daniel停下手上的活看着她,“别惹恼她。”

Root点点头站起来,跟Daniel道别,“你挺忙的,我想今天我们下不成国际象棋了。多谢你的忠告。”

“不客气,Root。”他回道。

“帮我跟Daizo说声再见。我不会咬人的。”

 

 

“Shaw——这人已经死了。”

“是啊,”Shaw咬牙说道:“所以我这么做没问题。我要刺穿他的肺,”她一边说一边付诸行动,Cole脸上一抽,“他可没有流血。血太稠了,他死了很久了,而我太他妈的不爽了,没心情温和待他。”

Cole明智地没再多话,她非常满意。但她没有漏掉他在她用手术刀划过骨头时的叹气,那声音太大,不可能是正常呼吸。她希望他不要出声,这一整天她没得一刻安宁,而她不知道如果无法享受安静的停尸房时间,自己会变怎样。一个安静的,由她全权负责的尸检才是这工作应有的样子。

“但最后还是会有葬礼的。”Shaw随意地摘除了心脏,把它像石头一样甩在称上,Cole忍不住指出。

“而当他躺在棺材里的时候,盖子会是合上的。”Shaw提醒他,“因为他被爆头了。”

“那是你给出的官方死因么?”如果是Cole这么说,她一定会立刻停止这个尸检。但这是刚刚进门的Reese在问,他并没有听到除了最后一句话以外的其他对话。

Shaw闭上了眼睛,手仍然在胸腔里。当她重新睁开眼睛时,视线聚焦在了尸体两眼之间的枪伤上。最后,她转向John说道:“不,这不是我给出的官方答复,因为我还没写报告。等我写好了,你会是第二个看到它的人,和以前每次一样。”

他仔细观察了她一会,眼神在扫过尸体的状况时一滞。他看着Cole问道:“他们今早的甜甜圈卖光了么?”

Shaw猛地放下手术刀,完全不在意血会溅到哪(她有那么一点在意——她注意到有一小滴血落在了John的白衬衣上),走到了一边。

她能感觉到John在她背后挑起了眉毛,而她已经很久没有在工作中有这种情绪了,但她之前从来没和Root打交道过。

“我给她买的全是熊爪。”Cole叹道,就像她根本不在那一样。Shaw对着墙抿紧嘴唇。“是Root。Shaw受不了她。”

“可你必须忍着。”John对Shaw说道。

“我知道,”Shaw低声咆哮,走回到尸体旁边。显然尸检不可能自动完成,她扔掉手套,换上一副新的,“但是我是被允许有时间觉得不爽的。”

“是的。”John承认,Shaw想一拳打掉他脸上那该死的笑容。那根本就是个假笑,不管怎样Shaw都不想看到这表情。他看起来就像很了解她一样。是的,他们也许一起出去喝过几杯,打过几次靶,但这不足以让他能做出这幅样子。他最近似乎太过担心了。

“但是——”

“你需要打住。”Shaw绝不认输。

她能看出来Cole注意到了,因为他瞪大了眼睛来回扫视他俩,但他表情控制得很好。她身边的人都学会这样了(显然John并没有,见鬼)。

“我会的。”John扫了一眼尸体,“但是我有些担心你,Shaw。”

她感到不自在,一部分是因为Cole还在这,一部分是因为John太过直接。无论如何,她没有打断他,注意力集中在手头的工作上。

“Root对你也许是好事,”他继续道,“你需要一些阳光。”

这是他表达她需要多离开地下室的方式,但她过得好好的。“我有朋友,”她争辩道,拽出了胃,“如果你觉得Root会成为我的朋友,那是不可能的。”

“我只是说,”John语气软下来,“如果你自己让这一切更艰难,那你只会脾气更糟。”

这给他换来了一记眼刀。

“所以,是头部枪伤致死?”John戴着手套从盆里拿起子弹,细细检查。

“是的。”Shaw怒道,因为John是对的。John他妈的总是对的。

 

 

问题是,Root动静很大。

Shaw和Root分别坐在自己桌前。有时候,这很平静,直到Root打开了碎纸机。拜托,一个IT员工有什么文件需要打碎?显然,一大堆。Shaw一手按着太阳穴,碎纸机的嗡嗡声似乎侵入了她脑壳的每一个缝隙。

这还只是轻的,因为Root简直在不间断地说话,看起来还很紧张。Shaw听着,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集中精力,Root带着鼻音的高音渗透到了她周边的每个角落。

John离开后,她把尸体放好回到办公室,愉悦地发现里面没人,她高兴得简直要哼哼出来。大多数她的摆设都被挪到了一边,以便给Root的小桌子腾出空间。虽然她不介意空间变小,但她真的希望自己的室友能安静些。如果有人这个时候问她最想要什么,她大概会说Root消失以及手上有个熊爪。

她叹口气坐进自己最爱的椅子,开始写报告。

不一会儿,Root鲁莽地走进来,几乎撞在了门上。Shaw握笔的手攥得更紧了,眼睛无法再聚焦在眼前的报告上,而是听着Root的一举一动。她听到Root在绊到什么东西时的小声咒骂,然后房里安静了下来。

她抬头看到Root正盯着她,然后Root含糊说着“抱歉”坐了下来。

Shaw一言不发继续奋笔疾书。正写到死亡时间,Root说道:“听着,我只想告诉你我不比你更想呆在这。这糟透了,我知道。他们会给我找间办公室的,很快,也许。但我们现在是困在这了。”

“我想呆在这,”Shaw接到,冷酷地抬头看着她。Root看起来吓坏了,而这只是让Shaw更不悦,“我只想让你出去。”

Root又看了她一会,嘴唇微微张开,但最后她只是轻轻摇摇头。“不,你知道么?”她向后靠进自己的椅子,“你吓不倒我。”

“是么?因为我上楼的时候每个人看起来都吓得不轻。”Shaw指出,近乎吼出了后半句。那事实让她胸闷,因为她喜欢上楼和Reese、Carter甚至Fusco聊天。但是其他人都会躲到离她50英尺之外的地方。

“不,你吓不倒我,Sameen。“Root回道,Shaw绷紧了下巴。除了她母亲,没人叫她Sameen,而她不打算轻易放过Root。

“这么说,你是习惯被欺凌了。”她低声道,其中蕴含的威胁足够吓得Reese夹着尾巴夺门而出。她以前用过这声音,这低沉的耳语足以把任何一个理智的人吓得屁滚尿流,“Samantha。”

Root笑出声来,“你才十二岁么?你真的这么不成熟?因为老实说,你还是挺火辣的。但是现在?”Root耸耸肩,Shaw几乎就要爆发。

Shaw平缓下呼吸,起身大步走向门口。本来她可以好好离开办公室的,但是Root突然站起来抓住她的手肘,Shaw转过身来挥出了拳头。

评论(48)
热度(109)
  1. JFM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可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