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Pleading to the Stars (4)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charizona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译者的话:今天翻非常艰难的一段弄得太晚,本来不想发了,不过觉得再又老一岁之前还是做一个守信的人吧=.=


她们站在Harold的办公室里,他面部僵硬地看着她们。Root能够感受到从Shaw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总的来说,Root很庆幸她没被打,但是Shaw那时的模样在她脑中挥之不去。Shaw转身咬牙切齿地对她说:“Harold的办公室,现在。”

“我恐怕我们现在没法把Ms. Groves安置在别的地方。”他有些紧张地看向Shaw。

这就是Shaw,Root觉得,她们刚刚与一场打斗或者一次激烈的亲热擦身而过。Root并不清楚如果继续下去会是哪一种。她有些希望自己身上能留下一个淤青,这样她好去跟人力资源部抱怨,Shaw会被停职,她就能独占办公室,至少暂时可以,反正淤青最后总会消掉的。

某人看来有在学习控制自己的怒火。

而现在,她们只能骚扰Harold。Root听着Shaw愤怒的陈述,在每次自己的名字出现以及Harold瞟向她时都微微一笑。她就像一个勇敢面对名叫Sameen Shaw的狂暴龙卷风的快乐露营者。她的话里当然带着脏字——Root有那么几次瞪大了眼睛——但是最冒犯她的是她最后的结语“她是你的实习生。把她放你办公室里啊。”

“我不是——”

“Ms. Groves不是实习生。”Harold纠正道,明显不想把对话再继续下去。他收好桌上的报告,Root对他使用的名字翻了个白眼。

“雇员,随便什么,”Shaw继续说,“只要,把她弄出我的办公室就行。”

Harold一僵,抓紧那些报告,终于抬头看向她俩。Shaw倾身靠在他桌上,双手交叉(Root的目光才没有紧盯她胳膊上的肌肉),Root则站得笔直。Harold重复道:“我恐怕她没其他地方能去。”

Shaw瞪着他,Root觉得如果她自己是Harold,在这凶恶的目光下她会同意做任何事。最后她哼了一声,指甲几乎抠进Harold的樱桃木桌。“好极了,”Shaw念道,“真是好极了。”

她撇下Root和Harold冲出了办公室。

Harold没再抬头看她,Root认为这是让她也离开的信号,于是她也尽快闪人。她溜出办公室,没有预料到Shaw会离她这么近,差点直直撞到她背上。Shaw站在走廊中间,双手深深插在口袋里。“我不知道你在这。”她喃喃道,想要绕过去。

暗色的眼睛对上她的。“你为什么这么吵?”

Root眉毛皱在了一起,“什么?”她靠在Harold办公室的外墙上。

“在办公室里。你总是手指打着节拍。你动起来能把死人都吵醒,”Shaw嘴角有些微上仰,“我很确信。”

Root把一缕头发拨到耳后时短暂地碰到了耳后的伤疤。她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告诉Shaw,但是她还没来得及编出恰当的谎言。她决定如实相告。“我,呃,半聋。”她解释道,感到Shaw态度上立刻有所变化。

“哦。”她像所有发现Root右耳情况的人一样有些失语。老实说,Root没有意识到自己会这么吵,但她也不在意。“抱歉。”Shaw补充道。她的歉意听起来真心实意,而不像通常Root听到的客套话。“我没有意识到。”

“我已经习惯了。”Root耸肩道。她在自己右耳边打了个响指,“过了几年之后,你就不太会意识到自己这边听不见。”

Shaw看了她很久,心里思量着。“尽量安静些,这样我也许会重新考虑把你扔到街上的决定。”她说完转身离去,留下Root一个人在Harold门外。

Root又一次抬起手,手指抚过耳后凹凸不平的疤痕。

她走向前台的时候被Fusco叫住。他的脸上有甜甜圈上的糖粉,Root并没有就此发表任何言论。他在她快要出门的时候叫道:“Hey,打字的。”

她挑眉,“你说什么?”

“这玩意用不了。”他抱怨着指向自己的电脑。这是个台式机,是这栋楼里最老的几台之一,Root默默呻吟了一声。“电脑技术从来不是我的朋友,你知道么?”Root想告诉他自己也不是他的朋友,但这是她的工作,她不能跟其他人一样抱怨。Officer Fusco对着电脑点点头,“你能做点什么么?”

“可以。”她叹口气,滑到他桌后。

“这该死的互联网打不开。”他说道,她让他往后挪了挪。

她想告诉他这是因为他没有登录,但她还是用自己的管理员身份登录,打着字假装自己在做些什么。她甚至打开了命令窗口,输入了些绿色的编码,看得Fusco目瞪口呆。最后,她退出并且重新打开登录界面,把键盘推向他。

“现在输入你的用户名和密码。”她说,然后他就奇迹般地能上网了。

她在他登入他最喜欢的游戏的时候翻了个白眼走开了。

 

 

Shaw大步从Root身边走开后不禁狠狠咬了下自己的舌头,咒骂自己刚刚竟然那么说了。她径直走向另一层,穿过办公区(她忽略了Reese的挑眉)来到Carter中尉的办公室。

她正在审查文件,抬头看到Shaw走进来,对Shaw的着装轻轻一笑,敲着下巴问道:“你想要什么,Shaw?”

“为什么你总觉得我有什么目的,Joss。”Shaw玩笑着说,大大咧咧坐在Carter桌前的椅子上,“你伤了我的心。”

“你没事几乎不会来这儿,”Carter支着手补充道:“通常都是我拖着你你才来。”

Shaw摇摇头,“我并不否认这一点。”她说道,“我是为了威士忌才来的。”

“你最好没有在坐班。”Carter警告她,但还是低身抽出那瓶似乎永远都喝不完的酒。她和Shaw经常深夜小酌,现在才下午,但Shaw已经不想再干活了,她需要来一杯。

Carter拿出两个杯子,各倒半杯后把杯子滑给Shaw。Shaw一口就干了,喉咙被酒精刺痛。“靠,好酒。”她评价道,Carter也喝完了自己那杯。

“我同意。”Carter说着又给她们都倒了一杯。

两杯酒下肚,Shaw开始吐槽。“她真是糟糕透顶。”Shaw叹道,双手支在桌上。她当然是在说Root。实在是没有其他词语可以描述她。只能用糟透来形容这个和她分享办公室的新IT姑娘。

“忍着吧。”Carter简洁地说,这也是Shaw喜欢她的地方。

“我也想啊,但天哪,”Shaw手指抚过杯沿。她和Carter都有自己专属的杯子,尽管理论上这都是Carter的杯子,“Root真的是…”

Carter笑着抿了一口酒。“你喜欢她,”她大笑着说:“你喜欢她,所以才会对此表现得这么抗拒。”

“你醉了。”Shaw反驳,但她也没多说什么。除了喝酒,她晕晕乎乎的脑子已经想不到别的什么了。

“我觉得我们都醉了。”Carter附和道,像看着世界尽头一样盯着她的杯底,好像这个杯子里藏有一切问题的答案。“拼车?”

Shaw点点头,在Carter收好酒瓶的时候看向别处。Carter有个在家乖乖等着她的儿子,而Shaw只有更多的酒。她不太喜欢宿醉。她在医学院的时候深夜只有笔记和六块腹肌陪伴,相比之下,现在算不错了。

她和Joss共搭一辆出租回去。Carter在家门前下车后,Shaw默默盯着窗外。

 

 

第二天早上,Shaw挂着淡淡的眼袋。她和往常一样做好准备工作,换上黑色的牛仔裤和长袖,搭出租车回到局里。她早上有一个尸检要做,下午她就没活了。而她早就规划好要干什么了。

(Officer Laskey的警犬搭档远没有得到足够的训练和活动。)

Shaw比其他人到的都早,她来到车库默默对自己的爱车为了昨晚道歉。她抚上车尾,感到自己被原谅了;然后她穿过库门进入电梯。她心情好极了。

停尸房的灯是暗着的,但她办公室的灯是亮的。她想着是她还是Root昨晚忘了关灯。无论如何,这不会影响她的好心情。她要换上工作服,拉出尸体,剖开他,然后写报告。也许不到十点就能搞定一切。

Shaw走进办公室,发现Root正处在非常不安全的位置上。

她正俯身查看Shaw的白大褂。过了好一会Shaw才慢慢反应过来。

她看到:

Root,用即将被货车撞上的小鹿的眼神看着她。

她的白大褂在Root的手里。

一块咖啡渍出现在白大褂上,显然曾被Root用漂白剂努力擦洗过。

污渍非常大。这绝对是Shaw面对过的最大的错误之一,她的好心情瞬间消失了。她狠狠咬着牙,最后终于说道:“Root,你在干什么?”

“我把咖啡洒了。”Root毫无说服力地辩解道。

“这衣服应该在柜子里。”Shaw指出,她的声音还能如此平稳,她简直应该被颁个什么奖。

“我,”Root扫了一眼手里的衣服(她的任何解释都注定无用,Shaw自从医学院起就留着这外套,而她以后再也不会穿它了),“正在试穿它。”

Shaw点点头,想着些什么。随后她转身离开了房间,决定换上停尸房架子上的另一套手术服。她按计划开始验尸,把自己和Root隔绝开来。她一刀刀戳向那个死人,Root时不时隔着窗户偷偷扫她一眼。她很生气,她被激怒,但她仍然要完成自己的工作。

她一刀切进男人的心脏,希望它是Root的。

评论(27)
热度(118)
  1. JFM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可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