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Pleading to the Stars (6)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charizona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译者的话:这节有些香艳哦别光顾着激动忘了留小红心!

然而,那天稍晚时,Shaw的一天从不那么好变成了很糟。

在那之前其实一切都还凑活。她得以见到了大概在这个世界上她最喜欢的活物。她在Officer Laskey刚刚跨出前门的时候抓住了他,Bear似乎在闻到她气味的时候就开始摇尾巴了。他狠狠地拉着狗绳,几乎是把Laskey硬拖了回去,Shaw立马跪下来迎接他。

“Dr. Shaw,”Laskey招呼道,他听起来不像上次见到她时那么惊恐了。那还是在Bear的前主人的葬礼上,她同时也是为了Bear去的。

至少狗狗这次看上次开心多了。

“有好好待我的伙计么,Laskey?”Shaw任狗舔着自己的脸,挠着他的耳后。

“一直都是,Ma’am,”他回道,从左看到右。Shaw并没有注意到,她的注意力完全回到了狗的身上。他是她见过的最帅的狗了,尽管他看起来和以前不太一样了。Shaw叹口气,将唇紧紧贴在Bear的眼睛上方,任他舔着自己的脖子。

她拍拍他的头,“下次再见,伙计。要好好的。”她轻声说道,“千万别被子弹打中。”

她站起来,让Laskey领他回去,最后又忍不住叮嘱道:“好好照顾他,Laskey。”

“一定, Doctor。”

她目送一人一狗走出分局前门,转身回去。有那么一会她考虑提前吃个午餐,但随后想起了她要写的报告,低吼了一声走向电梯。电梯下得很快,而她一点也不想再看到Root,这让电梯的速度显得更快了。

一切发生时,她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Root在停尸房里不知道在干啥。

事情是这样的:

护理人员偶尔也会送尸体过来,但Shaw通常会提前安排,确保这种情况尽量不要发生。

但这次,一个微笑的满手血的护理人员拖进来一个黑色裹尸袋的时候,Shaw无法拒绝。Root正坐在屋子外沿的桌上,腿搭在边上来回晃荡。她手撑在桌上看着Shaw工作,她那掌控一切的样子看起来即可怕又诱人。

Root明智地压抑了这两种情绪,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继续看着,因为她也没别的事可做。

Root静下来之后护理人员也不见了,她得以看到完全进入状态的Shaw。

“没有外伤的痕迹,”Shaw指出,Root好奇她说这么大声是为了她还是Cole。

Cole向尸体俯下身,戴着手套的手指戳了戳受害人的嘴。“带血的黏液。”他评论道。

“很好,”Shaw喃喃道,声音低的Root几乎听不到。她接下来抓起尸体的手,仔细检查指甲和手掌。“指甲下有血斑,”她说,随后一滞,“妈的。”

“你说什么?”Cole和Shaw会意地对视了一眼,金色的眉毛因为忧虑皱在一起。

Shaw扫了一眼Root,又看了眼门。“好,你们俩憋住气,尽快去实验室,这是红色警报。”Shaw冲到对面墙,一拳击向按钮拉响警报。她带着路,Cole看起来很慌乱,但Root在跟着他们过去的时候胸中全是兴奋之情。

在Root意识到之前Cole已经在打电话给不知道谁,地下室被隔离,他们三人被关在实验室里,尸体还躺在停尸房,需要确认Shaw注意到的什么不是致命性的。

他们在那坐了仿佛几个小时,Root都开始想念她的工作了。她实在是太无聊了,Shaw一直在来回踱步,Cole则坐着一动不动。他俩都相当让人心烦,Root坐在地板上,双腿时而交叉时而平摊。好容易,在整整五十三分钟之后,一个穿着防护服的男人尽可能靠近挡住门口的塑料帘。

“Dr. Shaw?”他来回扫视他们三个。Shaw和Cole都没穿他们的白大褂(Shaw的现在正在干洗店呢),最后他的目光定在Cole身上。

Shaw清了清嗓子,“是我。”站在穿着巨大防护服的男人身前,她看起来更娇小了。

“这不是致命性的。我们刚刚拿到了结果,会在你和你的同事脱光淋浴消毒后尽快给你们。我想这里应该有备用的实验服和毛巾?”

坐在角落里的Root没有错过Shaw紧紧握拳的细节。Cole看起来相当泄气。过了足足一分钟,Root才理解刚刚那个男人说了什么,吐了一口气。等到她跟上对话的时候,Shaw正在点头。

“有的,”她脖子绷得紧紧的,“谢谢。”

男人消失在一片白帘幕后,Shaw转过身来瞪着Cole。等到Shaw终于看向Root的时候,她正在咧嘴笑,Shaw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

“别那副表情。”她抱怨道,Root站了起来。

“好吧,”Root轻声说,“我们应该不想因为穿这些衣服太久而出什么红疹吧?”她一直很擅长公开地调情。她能看出来自己让Shaw很不自在,但是她知道界限在哪,也知道自己何时越线了。他们还没赤裸相对呢,等到那时,她可是打算闭嘴的。

不过,她很期待看看之前没机会看过的Shaw那部分手臂。她并没奢望看到太多,尤其是Shaw明显是那种在大多数时间都把自己遮的挺严实的人,但是Root自己可不是个害羞的人。唯一的麻烦是那个站在一边显然各种尴尬的人,他的手深深地插在口袋里。他比Root还高,这让人很难忽略他。

“我们速战速决。”Shaw咆哮道,直接把短袖实验服脱了下来。

Root没想到她下面没穿别的衣服。好吧,说实话,她没预料到Shaw在实验服下只穿了运动背心,而当Shaw散开头发,手指从中捋过时,Root感觉身侧被尖锐的肘部顶了一下。

是Cole。他对她满含深意地挑了挑眉,Root马上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盯着看,哪怕Shaw已经转身背对她。

摇摇头,Root找到自己换衣服的地方。她半躲在一个柜台后面,开始脱衣服,露出黑色的内裤。她早上半睡半醒摸黑找到的胸罩和内裤并不配套。她过会就得把它们塞进一个黑袋子里,大概好几周之后才能再拿到被专业清洗消毒过 的衣物了。

她暂时没脱下内裤,转过身来等待进一步指示。(她希望Shaw迅速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的样子不是自己想象出来的,不过她也就只能想这么多了。)

“角落那有个消毒淋浴的地方,”Shaw自己过去之前告诉她。Root听到了水声,静静和Cole站在一起。

他俩都冷得有些惨白,等着Shaw洗好。

这里并没有毛巾,Shaw解释道,而实验室里的手术服大概也已经被污染了。他们得等其他工作人员拿衣服来。Shaw全裸着湿淋淋地回来了,只是随意地一手横在胸前,一手遮在腿间,Root在意识到盯着看很不礼貌之前眼神已经无可救药地被她臀部的曲线吸引过去。

Root咬着下唇盯着天花板,躲开Shaw对包括她在内的一切物体的怒视。Root可以切身感受到从那个女人身上辐射出来的愤怒,早前她还觉得有这么一茬运气不错,现在她只希望自己在除这里之外的任何地方。

Cole需要遮盖的部位最少,所以Root先走去淋浴。等到她洗好,Shaw已经走到角落那给她送干净的衣服。

Shaw突然出现把衣服甩在她脸上的时候她不禁轻叫了一声,她发誓Shaw看到她全裸模样的时候在坏笑。“一报还一报。”Shaw低声道,随后她就回到了已经解除隔离的办公室。

Root全身泛起的潮红并不是热水导致的。

评论(26)
热度(140)
  1. 木可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