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Pleading to the Stars (7)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charizona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译者的话:谁能想到我第一次翻肉戏是男女的?!好在很短,不过还是请注意警告。但是不要丧气生气放弃,很快就会有你们想看的了-.-


第四章 垒球

警告:药物!吗啡。因为Root受了伤(身心皆有)。同时有男女OOXX场面。嫉妒。这俩蠢货。(你可以跳过Shaw/Tomas,或者你也可以品味其中Shaw对Root的渴望。自己选择。)

 

自从大学毕业后,Root有过大概三个稳定的工作。

第一个工作是在她密友的父母手下。她是他们公司的技术支持人员,总体来说她还是很喜欢这份工作的。她有自己的小办公室,除了偶尔的电脑重启以外没人去打扰她,而且收入不错。更棒的是,她基本上每天都能见到她最好的朋友。

然而,就那样,她最好的朋友不再是她最好的朋友。Hanna搬到了另一个国家,Root去了另一个州,她们再也没有联系。

后来Hanna死了,Root也迷失了。

她的第二份工作是在Best Buy,她痛恨这份工作。她得和粗鄙的人一起工作,也没什么朋友,赚的钱几乎连付房租都不够。她就是这时开始做她的兼职。

这些任务多半是些简单的系统入侵,但她后来越做越大,直到遇到了Harold。他把她抓了个现形,因为他的电脑坏了需要人维修,而那个人正是她。她工作结束后使用的闪存留下了数码痕迹,几天后他就联络了她,留下一封不带威胁口吻的邮件,但是她仍然恨不得立刻消失。

她努力让自己不被世人所知,而他却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就破解了她的努力。这虽然让她有些苦恼,但仍不能减少对他的敬佩。

他们在一个公园里的国际象棋桌见面,一起下了盘棋。

“我想给你提供一份工作。”他一边移动他的骑士一边说道。

“我已经有工作了。”

他看着她。“我在警察局工作,”他澄清道,她意识到他说了什么之后心中一紧。她当时还不知道他只是信息技术方面的专家,但是还是被这话吓到了。“而且我相信那里的工资会比你现在的高很多。”

他当然是对的。她递了辞呈两周后就从Best Buy离职了。

虽然已经习惯了警局里的工作,Root并不适应这里警察、接线员之类的人对她的熟稔程度。大家会对她笑,这些有配枪的人会对她笑,每当这发生的时候她还是会惊讶。在她的上一份工作,顾客和同事几乎完全忽略她的存在,她都习惯自己仿佛是隐身的一样。

而现在,他们在邀请她参加垒球联赛。

她从来没有和同事这么亲近过,而她亲近的人最后都离开了。她并没有过什么好朋友,除了那唯一的一个,所以即使她知道他们邀请她只是因为他们还需要一个人,而又不想找Officer Fusco,她依然觉得受宠若惊。

好吧,几乎。

来邀请她的是Detective Reese, Grice, Brooks和Rose,Shaw只是双臂交叉站在一边,完全不看她。

Root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垒球是神圣的。”Shaw在Reese准备朝Root走去的时候说道。她像个孩子一样拽着他的胳膊,小小的一只,皱着眉头,看起来相当不高兴,而Root甚至还没被邀请。

Reese看着Root,眼神带着歉意,甩开了Shaw的手。

“是这样的,”Reese说道,“我们还需要一位球员。你大概打得也不好,”他继续道,Root有点被他打量自己胳膊的眼神冒犯到(她是很瘦,但是也没那么瘦),“但是总比Fusco强。”

“天,多谢。”Root叹了口气,在椅子上挪了挪。Shaw还在刻意不看她,Reese看起来累得已经打不动垒球了,但是其他探员看起来都有满满的期待。如果他们选其他人做队长,也许这一切会简单许多。

事实是,Root从来没有被他人接纳过。高中的时候,她总是体育课上最后被选走的人,主要是因为其他学生都嫌她太瘦小。她很快就熟练掌握了右勾拳,在德克萨斯,这是唯一能让她赢得尊重的方式。看着眼前的探员们,Root意识到他们以自己的方式优先选择了她。既然如此。

“好的。”Root终于说道, Shaw在角落里翻了个白眼。

她起身离开,抱怨着类似这下她的“闲余时间”也要被Root毁了,Root强忍住瞪她的冲动。Reese对着她咧嘴而笑,Grice走上前拍着她的背,Brooks冲她颔首,算是对她一笑。

Detective Rose笑得很开心,她靠上前,“谢谢你这么做,”她说道,“这下Zoe不用担心会手里拿着球死在场上了。”她想了想又笑着补充道,“除非那是John下面的‘球’。”

Root做了个鬼脸,目送大家离去,不禁思考她把自己卷进了什么情况里。

 

 

“你真的不该再抱怨了。”Reese陷进椅子里。

Shaw坐在他身边通常留给目击证人和受害者的椅子上,除非接下来几个小时发生了什么谋杀案,他们现在要准备的是马上到来的垒球比赛。这种场面经常出现,当然Shaw往往不是那个需要陈述的人,不过她已经盼了这个比赛一周了。

Shaw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垒球联赛根本就是个笑话。她带着队员重整旗鼓,随着探员们的来来往往,她非常清楚每个人在场上应有的位置。她是他们的队长,虽然名义上她和Cater是联名队长。这都是些无用的规矩。

唯一重要的规则是他们队的目标就是碾压第五分局。

而没有Root他们无法做到这一点。“她也许糟透了。”Shaw双手扶额。

“注意重点是‘也许’,Shaw。”Reese叹着气指出。

Shaw摇摇头。没人可以动摇她的想法。Root完全不适用于她的阵容。她至少可以把Fusco扔到右区外野并且希望对手忽然招不到左撇子探员。她觉得如果把Root放在外野,她会有很大可能性被球直接击中脑袋。

“我们知道今天的对手了么?”她问道。有必要转换话题,因为每次她脑海里浮现出Root的脸,都会随即出现垒球砸破她好看的头颅的画面(等下,好看?)。

“Rousseau和Lambert。”

“显然。”

“我觉得他们好像也找了枪械和黑帮部门那边的Wells。”他补充。

Shaw皱了皱眉。“靠,Harper可不会高兴。他们俩估计根本顾不上追球。Greer还坚持要上场么?那哥们搞不好会挂在球场上。”

“有可能。”Reese在Shaw指出他的用词之前瞪了她一眼。

他们得好好研究一下阵容,而Shaw绝对会尽己所能不让Root搞砸一切。

 

 

Harold是裁判。Root一直在他附近晃悠,假装没有注意到穿着黑色背心、戴着棒球帽、眼睛下方抹了两道黑色油彩的Shaw。Shaw是投手,Root注意力完全无法集中,只是站在外野盯着她。

她在工作中见过了大部分对方球员。

Claire Mahoney和她一样是IT专家,但要年轻和能跑得多。不管Shaw的扔球有什么变化,Kara Stanton探员每次都能打出本垒打,然后坏笑着走回本垒。

还有Koroa探员。

“Hey,Tomas,”Shaw语气不善,虽然是带着开玩笑意味的(而这让Root胸口一痛),“让我们重演去年的比赛吧。”

“做梦吧,Sameen。”他回嘴。

虽然他们不是一个分局的,但那种熟稔的程度让Root胸闷。一直以来Shaw都对她冷眼以待,而这并不是因为Root不太会和除了电脑以外的事物打交道。

Tomas得意洋洋地走上场。他看起来既放松又健壮,脸上带着迷倒众生的笑容。即使Root自有记忆以来都是喜欢女生的,也能注意到他吸引人的地方,她发现Shaw显然也注意到了。她看得出来Shaw喜欢他什么。她并不是很高兴看到Shaw站在投手区回了一个同样直接的笑容。

Shaw站好,手臂收到头后,“你把裤子补好了么?你弄破它的那天露出来的屁股比Reese的牙齿还亮眼。”

Tomas翻了个白眼,“你喜欢它。”

Shaw摇了摇头,立刻投出了球,希望打他个措手不及。垒球带着看不见的曲线穿过场地,任何一个经验不足的人都会觉得这个球很棘手,但随着它离Tomas越来越近,Root看到他的手紧紧握住球棒。他准备好了。随着一声脆响,球直直飞向右外野。大家都被这预料之外的飞行方向惊得目瞪口呆,看着球高高向那边飞去。

直直冲着Root飞去。

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一直不擅长玩电脑游戏。她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她学会了如何编程。她的电脑编程之路始于自学如何黑掉系统,她在大多数游戏里都靠作弊获胜。最重要的是,她找到了避开自己弱处的方法。

她从来不擅长任何竞技运动,不幸的是,她无法用自己的方法弥补这个问题。

Root没能接住这个球。她躲在从Rose探员那借来的手套后,但这一点用也没有。球还是不知怎的穿过了手套击中了她的头,直接把她敲晕了过去。

 

 

果然只能是Root。

在急救人员赶来之前,由于Shaw是在场唯一有医学学位的人,检查Root的状况确认她还在呼吸的责任全落在Shaw的身上了。她有淤青,被打得够呛,脑袋上还有一个垒球大小的肿块,但没什么大问题。没人有心情继续比赛了,而这正是让Shaw最恼火的一点。但是当她瞪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Root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生气不起来。

“她没事。”她告知聚过来的人群,但是当急救人员赶来后,她告诉了他们自己的诊断。她估计Root应该是脑震荡了,但现在还说不准。

当急救人员把Root抬上担架时,Shaw觉得自己听到Reese说他们所有人应该都去医院等着直到她清醒过来,但她不打算跟他们一起。

Tomas适时地走了过来,和以往一样悠闲自如。他们有过一段历史,在她看来,无论他们之间有什么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她在犹豫是离开是回家,但是Tomas是场上所有人里唯一在比赛后身上连一丝尘土都没沾上的人。她还是有那么一点欣赏他的。

她从来不会超过三晚,但是她和Tomas之间那不管是什么的东西已经维持了三年而没出什么大问题。她不想他对自己有什么依恋。她选择这个职业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躲开男人和他们的感情。

“Hey,陌生人。”他打招呼道,他那微笑不知为何总是能打动她。“上次之后你没有打电话。”

“这就是一个晚上的事,”她告诉他。她越过他的肩头看了眼救护车和准备跟去医院的探员们,以及爬上车的救护人员。她迎上Tomas的凝视,“你可以的话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Tomas似乎读懂了她的想法,因为他惊讶地挑了挑眉。“你的朋友怎么办?”

“她不是我的朋友。只是个同事。”

他耸耸肩,贴上前来靠近她的耳朵。他笑的一如既往地好看。“我不会拒绝这样的提议的。你那还是我那?”

他们很快就开到了Tomas家,一秒也没有耽误就开始撕扯着彼此的衣服。他和她印象中一样,线条优美健壮,她撕开他的衬衣,看到他胸膛激烈地起伏着。Shaw想要他,他的身体,当他也如她一样渴望地拽着她时,她能感觉到欲望涌遍全身,这几乎让她忘了那个被球击得昏迷的女人。

几乎。

她跨坐在他的腰上,抽出他的皮带。他看向她眼神中的饥渴让她回想起了几天前在停尸房消毒时Root那让她不禁浑身颤栗的飞快一撇。这和现在逡巡在她身上的眼神是那么不一样,但这想法还是让她整个背脊一麻。

他的手很粗糙,抚遍她全身,而在她闭上眼亲吻他的时候,她努力抹去脑子Root的一切痕迹。

但她越努力不去想Root,Root就更进一步地侵入她的感知。她想着Root低调的香水味,而不是Tomas汗湿的肌肤上那浓烈的麝香味。她在Tomas身上摇摆扭动,努力吞下差点喊出口的Root的名字。她攥住Tomas相较往常更长一些的头发,紧紧闭着眼睛,想象着Root长长的棕色卷发。当Tomas更深地进入她,让她咽下他的呻吟时,Shaw却希望咬着自己脖颈的是Root那仿佛带着毒液的笑容。

她释放了自己。让高潮的余韵涌过全身,下身紧紧压向Tomas,感受着他按压在自己臀部足以留下淤青的手指,她额头靠上Tomas的肩膀,心里想的却是Root。

她有麻烦了。这是个大麻烦,因为Tomas笑着看着她滑下床开始穿衣服。看着她赤裸的肌肤,目光里充满了情欲又带着一丝愧疚。

“Sameen,”他的语调里少了一点轻快,“我们也许不用等一年才有下一次。”

“嗯。”她同意道,套上衣服的时候看都没看他一眼。

她离开了。她在想Root,想着去医院,而丝毫没有在意被她留在身后的那个男人。


评论(71)
热度(117)
  1. 木可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