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Pleading to the Stars (8)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charizona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译者的话:暴风雨前的平静。以及之后每三天更一次,两周半后结。


Root在急诊室里因为剧烈的头痛醒了过来,她胳膊上输着液,视线还有些模糊。Daniel坐在她身旁,看到她迷茫地对自己眨眼时微微一笑。她不喜欢自己的脑子一团浆糊的状态。由于一向有些笨手笨脚,她早就习惯了小伤小痛,但她还从来没伤到过头。

“Hey,你醒啦。”Daniel有些僵硬地在椅子上挪了挪。

“这真是个悲剧,”她怨念地说道,“我昏过去了多久?”

他回头看了看钟,“差不多三小时。太阳已经落山了。”身边的医生护士并没有理睬他们,“我是唯一被允许呆在这的;他们让我一起坐救护车过来的。全局的人都在这了,我是说绝大多数,他们在候诊室,就是想确认你没事。”

她又一次感到了一阵暖流。和上次Reese请她加入球队时的感觉一样。她从来没有被其他群体接纳过,至少不是像这样。她觉得自己大概是脑震荡了,虽然觉得可能不太好,她依然坐了起来,缓了好久头部的眩晕感才勉强退去。

“我觉得Reese对你受伤这事有点反应过度,”Daniel笑着解释,“因为是他说服你来参加比赛的。”

“我去和他讲,”Root叹口气,“呃,Dr.Shaw在这么?”

Daniel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她不在。相当确定她和什么人先走了。第五分局的一个探员。”

早先的暖意瞬间被妒意所取代,随即而来的是一阵头疼。她在Hanna的婚礼上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嫁给了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看着她的密友就这样消失时,她也有过这样的感觉。Root哼了一声,把脸埋在双手中。手掌碰到瘀伤时她抖了一下,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也许是因为药物的缘故,但是她还是说了起来。“你是我唯一的朋友,Daniel。”她忘了在外面等她的一大群探员和警官大概会反对她的观点。

“那,并不是那样的。”

“Dr. Shaw恨我,”她手按在唇上轻声继续说道:“她那么光彩照人又怒气冲冲,天哪,我真是个蠢货。”

她抬眼看到恍然大悟瞠目结舌的Daniel。Root甚至不觉得尴尬。他没希望勾搭上Root了,Root也没机会勾搭上Sameen Shaw,她觉得他俩扯平了。

“你这么说是因为止痛药物的影响么?”他问道,Root好奇他是为了自己还是她这么问。

“都给我注射了什么?”她倒真的没意识到自己现在很嗨,但是确实有可能是因为药物。她想说的话在胸中膨胀,如果现在能见到Shaw,她肯定会一五一十都说出来。她会告诉她她穿着黑色的工作服的时候是多么好看,她多么想把手指插入她的头发里,她是多么诡异地想和她在解剖台上做/爱,哪怕一次…

“他们没有给你太强的药物。”他终于重新开始正常呼吸,伸手扶住她的肩膀。她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晃来晃去的。她对上他的凝视。恍惚间她觉得他脸上有狂喜的表情。“所以你喜欢Doc?”

她皱了皱眉,“我根本什么机会都没有。她总是对我冷眼相看。我该怎么办?”

“赢得她的心。”Daniel鼓励她道,“你不是没有机会。她是喜欢男人,但是她也喜欢女人。她以前和中尉约会过,反正是有过什么。”

Root正要张嘴说点什么就被拿着表格过来拉开帘子的护士打断了。“Miss Groves?”她看着Root和Daniel询问着,“你可以回家了。但是需要这位先生开车送你。”

Root在知道这个新的信息后眼睛一直没离开过Daniel,她勉强点点头,看着Daniel签了字。护士取下输液管,Root揉着针眼那块。

她跌跌撞撞下了床,很感激有帘子隔开他们和外界。她被Shaw是双性恋的信息惊呆了,晃晃悠悠地抓着Daniel的胳膊。她站好的瞬间才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她和Hanna从来就没有可能,但是她和Shaw有很大的机会。

“这个中尉。”她面无表情,也许是吗啡的影响,她觉得自己的语气比Daniel听到的要严肃的多。他在笑话她,但这一点也不有趣。“是Jocelyn Cater中尉,有一个十岁儿子的那个中尉么?”

Daniel摸摸脖子。“前几年有过这个传闻,但我和Cole是很好的朋友。他跟我确认了。他简直是Doc Shaw万事通。”

Root回想起球场上的调情,那个探员翻的白眼。她想到Tomas完美的身体发型和翘臀;她全都留意到了,而且她知道Shaw也留意到了。也许是吗啡的缘故,但是只要想到Tomas的脸Root就很伤心。

“我怎么才能争取到她?”她低声道,感觉一点希望也没有。Daniel真的是她唯一的朋友。她最后剩下的朋友。

“给她点什么东西,”他提议,抓着她的手腕走向出口。他们穿过医院走向候诊室,Root甚至不确定自己想面对他们。“给她她想要的。不过现在我得先把你送回家。”

他们走过走廊,Root盯着所有的东西。她才在局里工作了不到三周,但她至少每天都会和Daniel下国际象棋;她觉得这大概就是朋友。感受着他扶在腰间的手,她觉得自己大概可以面对任何事物,甚至Shaw。

结果她不得不面对Shaw。

站在候诊室,Root的眼睛聚焦在门边那个双手插兜裹在皮夹克里的小身影。Daniel就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轻轻推了她一把,不过即使因为药效神智不太清醒,Root也知道现在和Shaw说话不是什么好主意。Shaw看向她,看起来好像想说什么,Root连忙转身面向另一个人。结果那个人正是笑的有些虚弱的John Reese。

“我很抱歉。”他轻声说道,虽然人高马大,他在人群里看起来就像刚刚被踢了一脚的幼犬。“是我劝你参加的,结果你成了受伤的那个人。”

“我是接不住垒球的那个人。”Root玩笑地说。

Daniel走过来扶上Reese的肩膀,“我会送她回家。她的脑震荡挺严重的。”Root很感激他撒了这个谎,她睡一觉应该就会好了。另外几个探员也表达了他们的安慰之情,Root感谢他们一直等到现在,她努力避开Shaw的目光,因为她看起来真的太耀眼了。

她看起来也很像她刚刚回家和Tomas做了,即使是Root被药物影响的大脑也能在看到她的头发时意识到那是上床之后头发通常会有的样子。

就在她快要出门的时候,她听到了。“Root。”Shaw叫住她和Daniel。他们转过身来,Shaw看起来一如既往得不屑一顾,“下次接住球,Okay?”

Root无法分别出来Shaw的话是否带着恶意,但能感觉到Daniel在她旁边整个僵硬了起来,但她拍拍他的后背笑道:“多谢,Sameen,我会记着的。”

这是她第一次当着Shaw和旁人的面叫出她的名,她留意到Shaw下颚紧绷,但随即便和Daniel转身离开,留下Shaw一个人站在医院门口。


评论(34)
热度(123)
  1. 木可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