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Pleading to the Stars (9)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charizona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译者的话:暴风雨前的宁静(我好像才这么说过?我保证这次是真的。)


第五章 缠人的Tomas

 

Shaw通常在日出之前就起床准备去工作。晨跑让她能精神焕发地开车上班,通常直到那天晚些时候她才会需要咖啡因。早上是属于她的,和这个城市大多数人不一样,她这个时候的工作效率最高。

今天并不是寻常的一天。

她睡过了闹钟。昨晚停电了,等醒来时她昏昏沉沉而且已经很不开心了,在七点四十五的时候被照进公寓的阳光晃得直眨眼。按理说九点才是上班时间,可她的闹钟没叫,手机铃却在响,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随手捡起扔在木地板上的衣服穿上,她嘟囔着咒骂了句什么,跌跌撞撞把手机从充电器那拿下来。“喂。”她对着话筒叹道。

电话那头是Hersh。“他们先打给我的,但我想你应该已经起来了。你听起来糟透了,Shaw。”

“你想错了,”Shaw堵回去,靠在她的厨房柜台上。“你自己出任务然后忘记我的手机号好么。”

她完全能想象出他现在的样子,肯定穿着那可笑的睡衣躺在床上。他这个点打给她只有一种可能。而她难得起晚一次,就有一具尸体等着她。Cole的经验还不足以独立工作,她揉揉惺忪的睡眼,心知自己无法说服Hersh接手这个案子。

“拜托,Shaw,”他低语,“就像从前一样。”

她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在她还是个没什么经验的助手时,他总是睡太晚导致根本不可能在中午之前开始工作。这是她成长得那么快的原因,也为何她如此擅长这份工作。他把大部分工作职责都甩给了她,而她做得比要求的更好。她应该什么时候也这样对待Cole。

她叹口气看了眼时间(七点四十七)。“好吧。你欠我的。”

“你想要什么?”

“要不你捐一百万给局里让他们可以给现在霸占我办公室的寄生虫建个新办公室?”

“成交,”他说道,“替我跟Reese问好。”

她在他之前挂了电话,随手找了一条牛仔裤和夹克,迅速穿好衣服。她拿上钥匙,揉揉眼睛,抱怨着自己拿糟糕的睡眠时间。

她花了四十分钟赶到了犯罪现场,座驾发动机的轰鸣声让她放松了下来。她很快投入了这个早晨,应对着晨间的车流。到达现场时她才发现自己忘了带证件,她知道它在厨房桌上,而站在犯罪现场胶条外的警察并不认识她。运气真是好极了。

“老实说,”她咆哮道,“你没有听说过我?”她需要注意保持自己的名声了。

“抱歉,女士。”这个警官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四处打量寻求支援,可能是因为Shaw的拳头看起来准备交个新朋友。

Shaw捏了捏鼻梁。她正准备掏出电话打给Reese的时候听到从屋里走出来的他的声音,她直直盯着他希望能让他注意到自己。

他最后终于在和他说话的不知名警官的提醒下看到了她,Shaw一秒也没有浪费,推开菜鸟警官穿过了封锁胶条。他一直表示反对,但是Reese打消了他的担心。

“今天怎么样,John?”

“呃…”

“因为我今天可不怎么开心。”她跟着他的步子自顾自地结束了对话。跟上他只是听起来很容易,因为他的腿至少是她的两倍长。

他有些严肃地笑了笑。“我以为他们打给Hersh了。其实我专门告诉他们不要打给你。”

“是啊。你打给Hersh,Hersh就会打给我。”

Reese哀叹一声,看起来好像要把手放在她肩上,但在最后一刻决定把手收回来。“抱歉。”

他们俩走进这栋被取消赎取权的房子。屋里脏乱无序,Shaw一走进来就闻到了尸体的恶臭。她正准备抹薄荷膏在鼻子下,忽然闻到了其他什么气味。

她靠近Reese低声问道:“Tomas在这?”

她清楚地记得那个古龙水的味道。事实上,有点记得太清楚了,因为她费了好大劲才把这气味从她脑子里、床单上和公寓里除去。这个她和Tomas过夜的提醒出现在一切事物上,所以现在这味道几乎让她想吐。当然她忍住了,因为这里的人肯定会以为她是因为尸体的味道才吐的。

他很惊讶她居然知道,更惊讶她居然用胳膊紧紧环住自己的手臂,他挑了挑眉。“我们的受害者有很多高价军火。我们觉得可能需要枪械和黑帮那边的支援,而Corora正好当班。”他坏笑了一下,“你平时快速约会的对象,Shaw?”

“我不约会。”

她双眉紧锁地看着Reese点头耸肩。她也从来不把同事卷入自己的私生活中。尽管死亡的气味和警察们的汗味已经很重了,Tomas的古龙水还是那么刺鼻。自从那晚之后,自从她意识到Root在她脑海中的存在后,她再也不能忘记这个味道。

“说曹操曹操就到。”Reese嘟囔着,他就在那和一个警官在一排枪前面说话。Tomas一如既往得好看,但由于Shaw一直躲着他,他看起来有点沮丧。

他在Shaw和Reese走过门槛的时候抬眼看向他们。Shaw恨不得杀了偷偷溜走的Reese,Tomas把她的形单影只当成了对自己的邀请,穿过一小群人对着她的方向露出一个闪亮的笑容。

“Sameen,”他打招呼,Shaw想到了Root在医院叫她的方式,齿间的吐辞那么意有所指,Tomas则完全没有这个感觉。“你一直在躲我。”他单刀直入。

她从来都不是找借口的人,但这么久以来她心里第一次隐隐有了罪恶感。是她误导了他。

“并没有,”她说,“我最近很忙,”这并不假。她看着尸体耸耸肩,因为你还能怎么做呢。她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潜台词,“工作的事。”她补充道。

“好吧,”他喃喃道。随后他倾身靠近,让她整个沉浸在自己的古龙水气味中,说道:“到时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的礼物。”

他随即走开了,Shaw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她好奇Root闻起来是怎样的,想知道她的气味会如何侵染自己的东西。不过她得先解决一个更要紧的问题。

她得摆脱Tomas。

 

 

Root直到三天后才被允许回去工作,她中午才到警局,径直去了证据区,尽管头疼欲裂,她还是在笼子后和Daniel以及Daiso下棋。她差点没法骑摩托车来上班,当她夹着头盔跌跌撞撞进门的时候,Officer Fusco第一百万遍地叫她疯子。

她坐下的时候问Daniel Fusco是否需要出去巡逻,还是他只是前台的一尊雕塑而已。Daniel说从来没见他离开过前台。

“将死。”Daniel说,Daiso坐在他俩之间轻笑。

自从Root每天过来和他们下棋之后,Daizo渐渐没那么内向,在她身边的时候也不再藏在自己的壳里。她成为了他们的一员,也很感激他们的陪伴。虽然Daizo多数时候都在说日语,但他英语也不错,而且幸运的是,Root和Daniel都略懂日语所以能大概听懂他的话。在他不再躲藏之后,他们迅速粘在了一起。

“我的脑子今天不在状态。”Root揉着太阳穴承认。

“你的脑子应该休息,”Daniel指出,“话说你想出针对Shaw的计划了么?”

本来在忙着看棋的Daizo抬眼看着他们。“关于Shaw的什么?”

“哦,没什么,”Daniel说,他满眼戏谑地咧嘴笑了起来,“只不过Root非常痴迷死亡皇后。”

Root呻吟了一声。她确实疯狂地被Shaw所吸引。但Shaw每次见到她时翻的白眼不给她一点机会,她无能为力。这很火辣,即使没有那些在Root身体系统里的药物和令人尴尬的爱的宣言,她依旧得面对一个严峻的事实。

她不知所措。

“我这几天都不在状态。”她指出,把国王往边上移了一步,暂时安全了。不过如果她不留神,Daniel有可能会赢下这一局。

“现在简直是完美的时机。”Daniel盯着棋盘,“如果你现在跟她告白,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因为对你的愧疚感而答应你。”

“我不想要施舍的性爱,”Root叹了口气,认真地看他脸上的表情。“我想要性感的,我想…”

“那愤怒的呢?”Daizo提议,Daniel趁她看Daizo的时候走了一步棋。

“那倒是不错。”Root先是赞同,随即又对着Daniel摇摇头。她需要在有任何直接行动之前知道Shaw的喜好。“也许我让她足够生气,她就会再次把我推到墙上,我就可以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吻她一下。”

Daniel大笑出声。“是啊,她不杀了你就算你运气好了。”

Daizo双手支着下巴点点头。

“Tomas有什么我没有的东西?”

Daniel看了她一眼,她补充道:“除了那个明显的不同,因为除非你是在骗我,否则没有那玩意儿不应该是问题所在。”

“这个,”Daniel坐起来思考着,Root几乎可以听到他脑子里齿轮运转的声音。“就我所知,Shaw从来没有像对你那样公开表现过对Tomas的厌恶。也许你把办公室还给她,她就会对你好一些。”

Root怨念地说:“但是我需要那个办公室。”她把骑士移到了棋盘的一端。

Daniel摇摇头发出啧啧的声音,移动了他的皇后。“将死。”

“该死,”她坐起身来,“也许我应该杀了Tomas然后把他放在她门口,像猫会做的那样。”

Daniel头歪向一边,她的话在他脑子里盘旋了一阵。“也许那能起作用。”


评论(44)
热度(123)
  1. 木可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