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Pleading to the Stars (10)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charizona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译者的话:三八节福利被吞,我果然还是太天真了。这篇翻得我死去活来好容易有了一次100+热度orz 重发...下半部分请点超链接。小红心和评论们再见T T


Root刚搬进Shaw的办公室的时候特别不能适应坐在她旁边工作。她们不擅长共存,在明确了盘踞在体内的那种感觉是什么之后,Root更难以在Shaw就坐在几尺之外的时候端坐工作了。

Shaw,填报告的时候齿间咬着笔,头发不羁地散在脸边,偶尔抿嘴,Root很想去揉她那紧锁的眉头。

Root有那么一两次意识到自己在盯着她看。

她想去透透气,但这里唯一可以让她喘口气的地方堆满了等着被解剖的尸体。她轻轻关上办公室的门把自己隔绝在停尸房,有些庆幸Shaw根本没有抬眼。

还好,腐烂的味道和消毒水的气味只是短暂地混合在一起,Root没受太多折磨就来到了最近的洗手池。

她在停尸房站了很久,刻意地盯着台上那具只盖了块白布的尸体。

在Root年幼的时候父亲还没死,或许他已经死了也说不定。反正他在她有机会了解他之前就离开了她的生活。但是她去过好几次母亲家族那边的葬礼。她有些惊恐地看着祖父祖母躺在棺材里,那画面至今在脑海里依然栩栩如生。而到了大学的时候,她也着手处理了自己母亲的葬礼。

不过没有一个家族成员曾经到过这样一个地方。如果他们住在一个足够大有停尸房的城镇,他们也许会被安置在那。但是在毕肖普,停尸房就是地面。

“Root?”

Cole的声音让她眨眨眼醒过神来,她站直看向他。“Hey。”

“怎么样?”他脱下外套挂在一个她从来没有发现的钩子上,拿起文件夹。

“还不赖,”她说,对话感觉就此停滞了。“你呢?”她站在他旁边觉得有些尴尬。

“其实,”他开口道,瞟向办公室。她追随他的目光透过窗子看着Shaw,“我想跟你说点事儿。”

他的声音有些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好东西被浸泡在油里马上就要被火点着,Root稳住自己的阵脚。Cole比她高,但是Shaw才是这里唯一能吓到她的人。再说了,Cole长得就毫无威胁。他挺挺胸深呼吸了一下,但Root只是冷静地看着他。

她点点头。

Cole清了清喉咙。“我喜欢你,”他用一种小孩说我爱你只是为了接下来索要什么的语气说道。“你是局里让人愉快的新成员,也是——也是这里的。”

“但是?”她不打算等他废话。

“但是,自从你来了办公室,Shaw的情绪就糟透了。”Root的喉咙像堵了块石头一样,让她近乎窒息。她脸上表情一定不对,因为Cole赶紧解释道:“比以前更差,而我开始觉得不管多少甜甜圈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Root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她依然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这个对话大概很早之前就应该发生了。她只是觉得Shaw会有那个胆量自己来和她说。

“哇,”Root空洞地笑了一声,眼前有些模糊,“她让你来做恶人。”她接下来的话是对着办公室窗户那边说的。“好吧,告诉Sameen她休想把我踢出我们的办公室。如果她想像个成年人一样处理这事,她可以和我在Harold的办公室见。”

Root冲了出去。她愤怒地一拳打在电梯按钮上,感觉到背后Cole的目光。她决定彻底了结这一切。

 

 

Shaw从办公室里出来,看到Cole有点目瞪口呆的样子。她被Root就那么冲出去打断了工作,有些微的不高兴,但是某一部分的她为Root挺身捍卫自己感到骄傲。

“刚刚那是怎么了?”

“我觉得,”Cole说:“她认为你让我来转达让她找个新办公室的意思。”

Shaw狠狠地看着他。“你刚刚这么做了?”

他连忙举起双手做防卫状,立刻建起一座隔开他俩的桥梁。“你那么——你知道——最近,我以为我这是帮你个忙!我不知道她的反应会是那样!”

Shaw也没想到。老实说,她想过几次跟Root提这事,因为局里有足够的空间让Root打发时间,比如那特别受欢迎的库房。看起来她和Cole的频段是一样的。

他随着她的眼神看向因为Root的离去还在来回晃得双开门。“你要去Finch的办公室么?”

“嗯。”

“你要去让她把你的脑袋咬下来么?”

“真的么?”她咧嘴一笑,“她看起来甜美[1]的不像是会那样的人。”

Cole皱皱鼻子转过身去,掩盖住他的笑意。“我不需要知道这么多。”

 

 

等Shaw来到Harold办公室的时候,他看起来已经出离愤怒了。他被Root喋喋不休地抱怨困住,用他猫头鹰一样的眼睛看着她走进来。她在听到Root的话之后几乎后悔过来,但她知道她必须来。她们来这个办公室已经太多次了。

Root的咆哮席卷而来,从对她的长篇痛斥变成直接针对她的攻击。Shaw的冷静随着Root的每句话越来越少,终于在她决定喘口气的时候彻底耗尽。没什么新意;Shaw从每一个想让她离开的同事那里都听到过同样的话。

但是从Root嘴里说出来,Shaw似乎才真正意识到这些意味着什么。

“你的举动就好像那是你的财产,”Root接着数落道,她真的停不下来,“你毫无理由地刻薄,只为满足你那让人难以忍受的自负,你——”

“打住!”Harold打断了她。他绝望地站起来,Shaw几乎为这一切的荒谬笑出来。“我要离开这里。”Harold随即走出办公室关上了门。 


泪眼婆娑地看着老福特 你还我红心和评论

评论(37)
热度(160)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