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Pleading to the Stars (11)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charizona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译者的话:感谢给我重新点赞推荐上一节的小伙伴们,接下来就要一路甜下去了。周末愉快~


第六章 领养Bear

 

Root第二天走进停尸房的时候,看到Cole和一个陌生人站在一具尸体旁边。

她站在门口,扫视着房间,看着尸检等他们注意到她的到来。Cole终于眯着眼透过护目镜看到了她。Root挑眉看着那个她不认识的男人,Cole会意地点头。

他咳了一下。“哦,hey, Root。这是Dr. Hersh。”

Root决定先这么着。她的肌肤之下还因为昨天的经历躁动不安,对一切的触碰都很敏感,无法忘记Shaw的手指在她身上游走的感受。

“Shaw在哪?”

“打电话请了病假,”Hersh不太高兴地答道。他停下手上的活看着Root。“你是探员么?”

他没刮胡子,从歪戴的眼镜上方瞟了她一眼。他看起来相当不开心呆在这,皱眉的褶皱一直延伸到脸颊。他没再看Root一眼,很快重新打量起台上的尸体。

“呃,Root是那个IT女孩,”Cole替她回答,如果不是因为Root还在为Shaw躲着她的事实而烦心,她会觉得被冒犯了。“她和Shaw共用办公室。”

Hersh笑了出来。他的手套在尸体胸腔里发出了恶心的声音,Root退了一步。“我打赌Sam喜欢那样,”Hersh喃喃自语,“分享。”他稍后补充了一句。“从来没有意识到她是不做任何抗争就妥协的人。”

“她没轻易妥协。”Root轻声说道。见Hersh明显没别的要说的了,Root垂着头躲进了办公室。

她不想打给Shaw,但是她的手指总是忍不住去翻手机。Shaw的反应像个孩子一样,如果不想再看到Root,她应该像个成年人一样当面告诉她。

Root觉得自己要吐了。

她靠在自己的桌上,紧紧抓住坚硬的桌沿。她在Harold的办公室里度过了一段好时光,而她在余下的夜晚也一直在回想Shaw在她身下扭动的样子。她无法不去在脑中回放Shaw发出的声音。即使现在她仍能清晰地想起它们。

她摔进自己的椅子,把脸埋在手里。她能听到办公室外Hersh的声音,他们正在准备把尸体推回储藏格。Root深吸了一口气,她不会哭的。她手指捋过头发,指甲划过头皮,但是她不会哭。她开始制订一个计划。

 

 

Shaw早上六点打电话来请假。之后她回到床上继续睡,直到八点左右醒来,直直地盯着天花板。昨天后来的大部分时间里她都在想Root,看起来今天也不会有太大不同。她得把Root从脑海里赶出去,因为她不和同事约会,好吧,她不约会。

她从来没有约会过。在大学的时候,约会从来对她就没有任何意义。最多三晚。那之后,多数人就变得情绪化。但是她能感觉到和Root是不一样的。比如她和Root大白天地做了,而不是像她平常那样在黑暗的房间里关着灯做。这也让Shaw觉得更难抽身离开,尤其是在Root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她的背影的情况下。

她还是离开了。

她今天不想去上班,去面对这一切。她需要时间来想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九点的时候Shaw仍然躺在床上,她的胃开始强烈地抗议。她起身晃向厨房,准备做几个鸡蛋。靠在柜台边,Shaw盯着锅里轻微冒泡的蛋黄。

她叹口气。倒不是对鸡蛋。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叹什么气,但她知道肯定和Root有关。

她刚坐下来准备吃饭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虽然她的胃在咆哮着抱怨,她还是站起来拿来了手机。是Cole,于是她满嘴面包鸡蛋地接听了。

“Shaw。”

“你真的病了么?你听起来不像快死了。”他控诉道。

“为什么我必须快死了?”她一边用叉子戳向鸡蛋一边问,顺便多撒了点胡椒。

Cole在远远的城市另一端叹了口气。“因为我认识的Sam如果不是被勒令呆在医院床上是不会不来上班的。告诉我是哪家医院,我会给你寄张卡片的。”他停顿了一下,出了口气,“你把我一个人留给了Hersh。”

她在等他说“和Root”但是并没有如愿。她不想问起Root,但她又想问。想起Root,她的煎蛋好像突然没那么好吃了。

“我没事,”她转而慢慢咀嚼着说道,“我只是想休息一天,就这样。”

“唔,”Cole说,“这和Root坐在办公室里双手捂着脸有什么联系么?”

Shaw几乎把嘴里的鸡蛋吐了出来,差点被呛到。她逼着自己继续咀嚼吞咽,花了好久才组织好语言。“她在哭么?”

“还没,”Cole告诉她,“但是我不觉得她这样只是因为你不在。我要问问她一切还好么?”

Shaw迅速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不。我会打给她。她,呃,和我更熟一些。”

她完全可以想象Root在办公室里坐在桌前的样子。并没有哭出来,但是眼泪即将夺眶而出。Shaw胃里一阵抽搐,默默庆幸她请了假。她没法当面处理这一切。她觉得Root会比她好一些,更成熟些。Shaw是对的,太多的感受纠缠在一起,而直接切断和那个人的联系在这种情况下是正确的选择。

“好吧。”Cole听起来有些怀疑。Shaw足够了解他,知道他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至于你,离开房间。不要荒废了你的休假。而我会在这跟那个浑身酒臭的人困在一起。”

Shaw很感激他转移了话题。“帮我跟Hersh转告‘去他妈的’。Bye,Cole。”

“我不会那样说的。Bye,Sam。”

他挂掉电话之后,Shaw盯着盘子里她不想再吃的鸡蛋。她把它们冲洗掉,看着它们滑下下水口,随后换上背心和短裤,穿上跑鞋加入了街上的人群。

头上耳机带来的压力让她暂时忘记了Root。她就那样听着音乐,奔跑,让自己淹没在内啡肽中。

 

 

最后,Root终于撑着桌子站起来,手掌紧紧按在木制的桌沿。她向办公室窗外看了一眼,发现停尸房已经空无一人。她舒了口气,溜出办公室,踏入略凉的电梯,靠在墙上看着门慢慢合上。

她按下了Daniel那层的按钮。

库房和往常一样安静,Root沿着熟悉的架子走到Daniel的桌前。她指望Daniel和Daizo不那么忙,而她是对的;她看到他俩都俯身盯着棋盘,这正是她所需要的。

她叹口气坐在大概是为她预留的椅子上,Daniel的目光从棋盘上被她的出现吸引过去。

“你休息够了么?”他问,随后走了一步棋。

Daizo摇摇头摸着下巴。他看起来要放弃这一局了,也打量了一圈Root。“你看起来不太好。”他评价道。

“多谢。”Root干巴巴地说。她揉着眼睛看向他们的棋局。她就是需要走出来说出口,Shaw的抚摸叫嚣着要突破她的肌肤,但是说出来会让一切都太过真实。她上了Shaw,而且——

“你上了Shaw?”Daniel完全转过身来面向她,Root低吼了一声。

“我不敢相信我刚刚大声说出来了,”她轻声说道,Daizo拍了拍她的肩膀。

“可是,”Daniel忽然有些疑惑地反问,“这不正是你想要的么。”

这确实是Root想要的,但是她不想看到Shaw为此第一次请了病假,不想看到Shaw积极地躲开她,不想看到Shaw把半裸的她一个人留在Harold的桌边。她想要Shaw,但她想要Shaw的全部,而不只是像青少年一样在她自己老板的办公室里半裸地做一场。

Root向后靠进椅子。“她今天请病假了。”

“我了个——”

“去。”Daizo补完了感叹,他的下巴看起来快要碰到地板了。

Daniel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她从来没有那样过。”

“我也是这么听说的。”Root干巴巴地回应。她身体前倾,双手托腮。

虽然预料到了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但她没想到的是她五脏六腑里那满满当当的无望。它们缓慢地翻腾着,渴望找到一个出口,但是Root把它们压制下去,咬紧牙关。她想从这一切中得到更多,她想从Shaw那里得到更多,但她只是得到了一次短暂的性/爱和一个一心只想躲着她的女人。

“我有个主意。”Daniel好容易说道。Root没有意识到这两个男人盯着自己一言不发地在那坐了多久,但当她抬头看向Daniel时,她看到他正对着她咧嘴笑。

就像能读懂他朋友的心思一样,Daizo眯了眯眼,脸上也豁然开朗。“这简直完美。”他激动地点着头补充道。

“介意告诉我么?”Root瘫回椅子里。她看着他们进行无言的交流,累得都生不起气来。

“Okay,”过了一会Daniel才重新开口。“我想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Daizo点点头,笑得有些太过开心了。“我们要送她一个礼物。”

Root挑眉吐了一小口气。她应该能猜到他们会这么想,因为他们只知道Shaw是个地下室的怪兽。但就Root所知,送Shaw礼物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她开始摇头,准备张嘴反对。

“听我说完,”Daniel继续讲,甚至举起了一跟手指。Root紧紧闭上嘴,双臂交握。“我们可不是随便送她个礼物,我们要给她她想要了很久很久的一样东西。Daizo?”

Daizo咬咬嘴唇微微倾身,“我们要送她一个Bear。”

Daniel指向Daizo,“是的,我们要给她弄来那只狗。”

Root松开胳膊,等着点睛之笔。她等着他们说这只是个玩笑,根本不会有用,等着他们告诉她必须面对睡了同事而且那同事还躲着自己的现实,告诉她最好还是直接辞职算了。

在长久的沉默后,Root意识到他们的计划也许行得通。

“你看,”Daniel说,“这是我本来就有在研究的事。基本上因为你跟她睡了而大大加速了进程,我们还没来得及正式制定出计划。但是我之前是希望你可以借得到狗而缓解和她的关系,但现在这样更好。”

“我们怎么样才能得到那只狗?”Root有些好奇,同时似乎又对棋局有了新的兴趣。Daniel的国王陷进了死循环。最好直接投降。

Daizo站起来走进一条过道。他拿回了几个文件夹。“Bear最近状态不太好,”他跟他俩说。Root提醒自己Daniel已经知道这些了;他们背着她计划了好几周了。“没了他的老长官,他就是回不到原来那么好的状态了。”

“所以他们决定让他退役。”Root说。

“正是。”Daniel接道,“如果我们可以在那之前找到Laskey,并且说服他把狗交付给我们,那我们也就赢得了Shaw。”

Root点点头。她的胃好像也终于放松了下来,不再扭曲,长长出了一口气。她张开手掌撑在桌上。“就这么办。”她对着他们说道,看着他们的眼睛一起笑了。

她和他们分别击拳鼓劲。


评论(41)
热度(131)
  1. 木可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