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2)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译者的话:多谢大家对第一章的支持。提前预警这篇的节奏就是slow burn,所以性急的小朋友们可以看原文或者等着养肥。当然我还是希望你们每篇来看的,毕竟我也苦逼地等过原文。相信我,这个过程很爽(看我真挚的眼神)。

这一章神奇地被屏蔽了然后又被解除屏蔽了。老福特你在用美国时间跟我开愚人节玩笑么。Not Fun!


原作者默认大家知道设定,这是一些我自己总结的背景介绍:

军团(Guild)暗/杀集团,独立接受各方雇佣。

暗骑(Catalyst)军团里刺客角色的称呼,Shaw之前就是这个工作。这并非大家通常所想的重装骑士。之所以不翻译成催化剂,主要是在古代魔幻世界叫这个有些突兀,同时暗骑有暗器之隐喻,而且和影卫好对应。关键是听起来很酷啊摔,而且对话里突然出现“为什么会有个催化剂在这”是要闹哪样?!

影卫(Shadow)军团里和刺客组队负责信息搜索和掩护支援的角色,Cole就是Shaw的影卫。

勋爵(Lady),大人(Lord),爵士(Ser)。因为是古代所以在正式对话和描述里大家通常都是姓氏加头衔,可能有些繁冗,后面就没有了。我对西方贵族称呼了解不深,也都是自己查来的,有错误请务必指出。

第二章 午夜的采石场

 

Shaw从屋顶上一路去向都城西北角的采石场。布鲁克林山麓不但护卫着都城,还提供了大量得以用来建造牢固住房商铺的石灰岩。这个时间点的老采石场肯定空无一人,正是Morgan勋爵召开机密会议的绝佳场所。

她穿着自己的旧铠甲。熟悉的蓝黑色服装令她安心,而从实用的角度出发,那兜帽和遮住大半张脸的面具也可以避免其他与会者知晓她的身份。Shaw也清楚任何看到她穿越城市的人都会因为不敢惹恼军团而躲开她。当暗骑也是有些额外的好处的。

随着她离目的地越来越近,Shaw能看到采石场的另一端有些微的灯光。她从上围绕了过去。八个男人在一个简陋的木台边上大致站成半圈。Shaw能看到Morgan勋爵就站在那些人视线之外的木台后面。“大概是在等着隆重出场。”Shaw想着。她看到男人们附近有个脚手架,在向下爬了大半程之后停下来再度观察起局势来。

男人们看上去开始不耐烦起来。他们彼此打量着,仿佛随时准备迎击任何突袭。Shaw倒也不能否认这个假设。这可是国王趁机将不良分子们一网打尽的绝佳机会。不过话说回来,她一路上并没有看到任何其他人的踪迹。Morgan勋爵也不可能独力拿下他们所有人,所以现在也许不用想太多。

Shaw从脚手架上一跃而下。两个人被她的突然现身下了一跳。离她更近些的第三个人惊得抽出了剑。她在面具后微微一笑。她确实有些怀念自己带来的这种反应。

 

“啊,很好,你们都到齐了。”Morgan勋爵在她的临时舞台上大声说道。

“为什么会有暗骑在这?”一个男人质问道,Shaw知道他是Elias大人的副手。在港口能经常看到他从各路商贾那验收Elias大人更有意思的一些货物。他会威胁一些小商家交保护费来换取Elias大人的庇护,但是却从来没有找上过Shaw,仿佛他能感受到另一个捕食者的存在。

“跟你家大人被邀请前来的原因一样,Anthony,”Morgan勋爵回答,“她剑术极好。”

“国王陛下难道不再雇佣他自己的杀手了么?”另一个人问道,他有着南部国度的口音。

Morgan勋爵摇了摇头,“就像我对这位暗骑提出邀请时说的一样,这个任务并不是刺杀。”

“那还有别的什么原因需要邀请他们这种人?”Anthony讽刺道。

“Samaritan已经苏醒了。”一个新的声音高声说道。人群陷入寂静。这是Thornhill不会轻易提起的古老名字。Shaw的目光从台上转向声源,看到了一位深色皮肤的美丽女人从人群中出现,走上台站在Morgan勋爵身畔。

“你来晚了,Carter。”那这就是Carter勋爵了。Thornhill的高级贵族现身说明事情确实很严重。

“图书馆临时出了点事。”

Morgan勋爵抱怨道:“我会想知道是什么事么?”

“也许不会。不过别担心,John派人去了。”Carter勋爵坏笑了一下。她在转向人群时复又严肃了起来。“西方传来的消息说有什么东西正在搅乱Old Thornhill。”

“怎么会?”一个男人几乎呜咽出来。

“Greer国王。他显然认为叫醒巨龙会让战局转为对他有利。他的几个手下因为打扰了巨龙被吃了。”

“但是如果龙被放出来了的话,它现在肯定已经在袭击都城了。”另一个Shaw认得是雇佣兵Grice的男人喊道。

“老笨蛋派了一个叫Lambert的小笨蛋去解除封印。他和他的手下悲惨地失手并死在了那里。但他还是造成了足够的损害,如果时间充足,Samaritan很有可能能逃出来。”

“龙应该交由军队而不是几个人来解决。”南方人反驳。非常正确的观点,虽然听起来有些懦弱。

“我们不知道Samaritan能否被杀死。但是我们知道它可以被封印困住。我们需要一队人马去重设守卫,这一次要保证它们不会再轻易被Greer的走狗破坏。一旦我们解决了Decima,国王和军队会着手让我们永远地摆脱掉这恶龙。”

“而你想让我们来做这事?”

Carter勋爵颔首,“是你们中的一个。”

Anthony摇摇头,“这太疯狂了。”Shaw不得不同意他的话。

“成功重设守卫的人会得到五万金币的报酬,还可以向国王提出任意一个请求。此外,他或者他的一个家族成员可以和王室联姻。”

“你们已经在信口开河了。”另一个人大声说。

“你对国王的慷慨有什么意见么,Simmons爵士?”Carter勋爵瞪着这个男人。众所周知,Simmons和Carter互相看不对眼。他是前朝遗老,依旧固守着迂腐的思维方式。Carter并非出身世家,但靠自己努力赢得了现在高贵的地位,正是新王朝的代言人。除了观念的冲突之外,去年Simmons在比武中杀死了据说是Cater勋爵情人的对手。官方说法是长矛出了问题,但是所有人都知道Simmons手段下作。坦白说Shaw有些惊讶会在这里见到他。但也许Carter是希望他会被龙给吃掉。

“王室家族里除了国王没别的人可以嫁娶了。”Simmons冷笑着说,“抱歉,但是男人那玩意儿可不对我胃口。”

“Harold国王并不是涉及婚约的人。”她抬手让有些骚动的人群安静下来,“但这绝对不是空头支票。先王生性风流不羁。”

“何止如此。”Morgan勋爵轻蔑地低语。

“他留下了继承人。他们在Harold国王的监护之下。联姻会是和他们中的一个。”

“最令人震惊的是居然只有两个继承人。”Morgan勋爵补充道。

“王位继承人?”Grice难以置信地喊出来。“联姻对象是王位的合法继承人?”

Carter勋爵点点头,“现在你们知道陛下是多么严肃地在对待这个威胁了吧, 先生们?”

 

Shaw抿着嘴。完成任务的人会直接变成王室成员,此外还能大饱私囊。如果成功了,她可不会去和什么无聊的王族结婚,她觉得自己大概能用那个国王必须答应请求让她摆脱这个婚约。

不,成为王族一点也提不起她的兴趣。但是金子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五万金币足够她买艘船,出海离开这个愚蠢又寒冷的北国。她可以找个热带岛屿定居,并且还有余钱。

“Morgan勋爵会给你们每人一个写有加固守卫封印说明的卷轴。此外,你们每个人都会在行动前收到五百金币。”

“有什么能阻止我们拿钱不干事么?”

“没有。”Carter勋爵回答道,“如果你想拿钱走人,那我希望你至少能和我一起为你们中更优秀的那个人的成功而祷告。”

“或者恶龙一逃出来就会先吃了你这个贪婪的混蛋。”Morgan勋爵补充道。

Carter勋爵忍着笑。“先生们,如果没有其他问题,你们可以在去Morgan勋爵那领取说明后离开。祝你们狩猎顺利。”Carter勋爵像来时一样迅速地转身离开。

“你们听到总管大臣的话了,快来拿吧孩子们。”Morgan勋爵大声说道。男人们涌上前去领取他们的黄金。Shaw留在后面,让他们冲到右边抢先拿到能引领他们通往OldThornhill秘密的说明。Shaw并不急这一时半会;她知道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

Morgan勋爵在她终于上前时对她坏笑了一下。“我告诉过你会不虚此行吧。”Shaw微微点头,承认她确实是正确的。Morgan勋爵递给她一个密封的卷轴。“关于封印守卫的细节和我们对Old Thornhill城堡地形的了解。”她同时递给Shaw一个大皮袋。Shaw在感受到手中的重量后笑了。“你这次行动的首付。剩余的部分会在中午之前送到府上。”

Morgan勋爵扫了一眼剩下的几个还在采石场晃悠的男人。她向前倾身。“我希望你能成功。我不介意和你再次合作。这里其他的人都烦透了。”

Shaw没有回话,只是在离开前点点头。作为一个贵族女子,Morgan看起来相当不坏。她不急不缓地离开了采石场,没有再从上围走,而是和其他人一样顺着高墙下的阴影走了出去。一来到城市外沿,她就立刻从一家小店侧面爬上去,沿着屋顶向港口的家那边跑去。

走了大概一半的时候,Shaw觉得自己好像在被什么人监视着。她慢慢减速停下来。Shaw扫视了一圈,堪堪看到红色的披风边缘消失在她对面房屋的墙角。Shaw在面具下皱了皱眉。这可不是最好的城区。这附近其他在善于在屋顶游荡的人也许和她的存在没有任何关系。

“但还是...”她心里警铃大作,Shaw不再向南边的码头前进,转而开始向都城东边跑去。她绕了更远的路回家。

 

清晨时分,Shaw才从相邻的店铺侧面爬下来,溜进工作间的后门。门闩的声响惊醒了正在沉睡的Cole。他举起弓弩瞄准了她。“把那玩意放下。”Shaw低吼。

Cole笑着听从了她的指令,“你回来啦。”

“显然。”Shaw扯下兜帽,拉下面具,任它围在脖子上。

“怎样?”

“国王想让我们去杀一条龙。或者说困住一条龙。”她伸手从斗篷内侧的口袋里拿出会议最后收到的卷轴扔给了他。“这上面应该有具体细节的介绍。”

Cole有些笨拙地接住它。“他们想让你杀龙,而你完全没有在意细节?”

“这活的报酬让我并不在意其他信息。”她耸耸肩。

“怎么忽然有兴趣当英雄了?这可不像你,Shaw。”

“我们会得到报酬,相当丰厚,所以严格来说这是雇佣关系而非英雄情结。”

他掐了掐鼻梁,能感到头疼即将来袭。“我不觉得这俩是互斥的。”

“五万金币,Cole。五万。”这是Shaw在没有使剑的情况下可以达到的最接近兴奋的状态了。她拎起一个硕大的皮包。“而且他们提前额外支付了五百。剩余的他们会在早上送来。”

“那可真是很多金币,”他好奇地盯着她。“但是我们别激动得太早。你对于屠龙有任何了解么?”

她脱下斗篷挂在门内的一个钩子上。“明确地说?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整体上来看,我很擅长杀死其他事物。”

“Shaw。”他叹了口气。不禁觉得除了Shaw非同寻常的热情之外,他们对这个任务一无所知。

她转身看向他。“这能有多难?”

“一条龙,Shaw。有利爪尖牙还能喷火。”他呻吟道,“我得说那会相当难。”

“你不用和我一起去的,Cole。”

“不,我欠你我的命。如果这意味着我要因为你的疯狂而被龙吃掉,那就这样吧。”他敲碎卷轴的蜡封。“不过先知会你一声,如果它看起来很饿,我会把你推到前面去然后逃走。”

Shaw点点头,“机智。”

评论(35)
热度(177)
  1. tianshengqs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只看了两章,不过精彩已经初露头角
  2.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