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3)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译者的话:作者发这一章的时候是情人节,而我发的时候是愚人节。人生段位高下立见,叹气。


第三章 佳宿旅馆和古怪姑娘(上)

 

佳宿[1]是Turing村唯一的旅馆。这个村庄在两条大路的交叉处:从都城一路向北越过大山直到Decima的国王大道,以及蜿蜒于西部黑森林穿过Old Thornhill遗址后转而延伸向南的朝圣者之路。因此,即使在平常的时候,这也是个熙熙攘攘的热闹小镇。鉴于有几组潜在的猎龙者都想从最近的道路前往Old Thornhill,这个仿佛在文明边沿的小酒馆已是人满为患。

Shaw一路用胳膊肘顶开旁边的人来到吧台。“还有房间么?”

“你运气不错。最后一间。是以前厨子的住所,在旅馆后面。有点小,所以我只收你六个金币,你的马也可以免费在本店的马厩过夜。”掌柜的回答。

“三个。”Shaw还价。如果是平时,这里好一些的房间要价也不会超过四个金币。她可不打算让这个人从她这拿走这么多钱,还硬说成是优惠价。

“五。”他回道。

“三。”

“最少四个金币。”

Shaw皱了皱眉。她倒是可以说服他给正常价位,但是她不想在这群竞争者里显得太打眼。反正她和Cole总是可以在晚饭之后在村外露营。旅馆前门猛地被推开,又一群大汉跌跌撞撞从庭院里走来。他们的脚下很快蔓延开一片水痕。看起来外面开始下雨了。

想到要在泥泞中露营,Shaw下巴上的一条肌肉抽了一下。这房间真的不值四个金币。但是话说回来,冰冷的泥沼。Shaw把四个金币拍在柜台上。“我要了。”

他肥硕的手按住硬币,把它们扒拉进自己满是酒渍的围裙前兜里。“喝点什么?”

Shaw颔首,“一品脱淡啤和一小杯啤酒。”她指了指背后Cole想办法占住的桌子。“我是需要在这等着还是?”

他指了指一位拿着一托盘酒水走过的金发女子。“如果你想先坐下解解乏,我女儿Lyla会给你送去的。”

Shaw点头。这听着不错。“你们有什么吃的?”

“炖羊肉。”

“那就让她顺便送三碗来吧。”Shaw又放下一个硬币在吧台上。

掌柜的摇摇头。“不知道你男人吃这么多怎么还会那么瘦。”

Shaw抿紧了嘴唇,“那最好送四碗。Cole大概也饿了。”

他瞪大眼睛看着她,但很快点点头。“Lyla马上就会把食物和酒水一起送去。”

“多谢。”她嘟囔着结束了他们的交易,转身走开。

 

Shaw觉得自己好像在被谁监视着。她环顾屋内。没人看起来有特别留意她,但这感觉就是如影随形。这和她之前夜里离开采石场时的感受有奇异的相似之处。她挺挺胸走向Cole。如果这里有谁想找她麻烦,那他们迟早会现身的。

在走去自己桌的路上,Shaw冲几桌之外一个一脸凶相穿着守卫制服的男人点点头。从他肩膀上的徽章来看,他应该是村里护卫队的长官。男人也冲她点头示意,随后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的晚餐上。至少本地人也在这吃饭。她的食物看起来不会太糟。

“他还有房间吗?”Cole在她走到听力可及的范围内时问道。

“拿到了最后一间。”她坐在了Cole左边,这样她就能背靠着墙,将前门和厨房入口的情况尽收眼底。“我们不住主楼里。”

“别告诉我我们要去住谷仓。”Cole哀号。他对稻草过敏。上次他们不得不在谷仓阁楼过夜后他痒了整整一周。

“之前厨子在后院的房间。”Shaw回道。她在酒馆侍女放下他们的酒时对她颔首示意。

Cole对着他的饮品皱起了眉头,“小杯啤酒?”

“我可不想听你明天因为喝太多一直抱怨头疼。”

“我很能喝的,Shaw。”

她翻了个白眼,“那次在Elder’s Bluff。”

那次的回忆让他做了个鬼脸。“我发誓那可不是我酒量的最好例子。”这其实并不止是酒量的问题了。他穿着紧身短裤绕着村子跑了三圈,最后一头栽进喷水池里昏睡了过去。 作为一个醉酒的人来说,Cole实在是精力充沛得让Shaw没有耐心去应付。

“这是第一天。”她举起一根手指来强调自己的话。“我不想再处理一次Elder’s Bluff那状况。”

“好吧,”他好脾气地说,“等我大富大贵了我会自己去买酒的。”

Shaw在灌下半扎酒之后把她巨大的杯子放在桌上。“你现在就可以那样做了,你知道么? ”

Cole杯子举到嘴边,咧嘴一笑。“如果我不要求你也会给我带一杯酒回来,那我干嘛要自己买呢?”

他说的没错。Shaw挑了挑头表示承认。“那就别抱怨免费的酒水了。”

 

很快他们的食物就被送来了。Cole相当感激Shaw也给他点了一份,这样他就不用在Shaw干掉她那三碗的时候只能坐在那发呆。他们吃饭的过程中,更多的人涌进了旅馆。Shaw注意到Simmons和他的人马占据了大堂一角,另外两个与会者则站在吧台边上。她想起他们到达的时候,马厩里的那些马的马具上印有Elias的家族徽章。看来各路人马基本都选择了大致相同的路径。

“你说的没错,大家基本都在同一时间出发了。”她大声跟Cole说。“一天准备补给然后上路看起来是标准行程。

“每个人都想先到Old Thornhill。我希望我们昨天就出发了。“

“没什么太大裨益。必须选好装备,这种关键时候不能偷工减料。”她干了那一大杯酒,尝试对上Lyla的视线再要一杯,但是这姑娘没有看到她,而是转身走向了厨房。“不知道我们都住在同一家店是不是件好事。我可不相信这些绅士们会友善。我们的房间独立在外,来去都要提高警惕。”

“那也许不是件坏事。”Cole越过桌子倾身靠近她。“如果这边今晚打起来了,至少我们离得远一些。”

“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蠢到在我们离开文明社会之前就干掉其他所有人。”老实说在这里采取任何行动都不太明智,而且你需要冒着把村里的守卫也搅进来的风险。不,如果Shaw想要解决一些竞争对手,她会在偏远的路上动手。但她不了解这些男人是怎么想的。所以她今晚绝对不会放松警惕。

“就我的了解来看,Simmons足够冷酷,可能不惜放手一搏。不过有这么大笔钱放在眼前,谁知道他们中每一个人愿意冒怎样的风险。”Cole挥了挥手指着整个大堂,“现在虽然大家表现得很友善,但是桌面下有很多双手可都放在剑柄上呢[2]。”

“哇,这画面听起来可相当色/情。”一个轻快的声音评论道。Shaw抬起头看到一个苗条的棕发女子站在他们旁边。“你们介意吗?”她指指桌旁的空椅子,另一个椅子摆满了他们的装备。“今晚人可真不少。”

在这近似文明社会的最后一晚,Shaw最不想做的就是还得应付一个随机的陌生人。她抬头瞪着那女人,“这可不是我们的问…”

“当然,”Cole打断了Shaw的回绝。“我们这有的是地方。”Shaw扫过他。这蠢货已经在心心眼地看着那女人。

“谢谢。”女人回道。她把她破旧的灰色斗篷从肩上除下,搭在晾着他们马褡裢[3]和Cole十字弩的椅子上。“我去买杯酒,马上就回来。”

“我们会在这儿的。”Cole笑着对她说。

“Cole,”这个不速之客刚刚走出听力范围之外,Shaw就压低声音怒道,“你在做什么?”

他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女人穿过房间的身影,“热情待客。”

Shaw一掌打在他后脑勺上。在他回过头来瞪着她时横了回去。“好吧,现在我需要你用你的脑袋来思考,我指的是你肩膀上的那个脑袋。”

“我有在用脑袋思考啊。”Shaw嘲讽地一笑。“不,真的。”他把声音压低耳语道,“你在会上的时候戴着面具穿着旧铠甲,所以这里没有人知道暗骑靛蓝究竟长什么样子。但他们一定知道她,也就是你,是个女人。”

她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在他临时编凑的逻辑里有巨大漏洞,“你这个新的女士朋友比我高一个头。即使他们没有看到我的脸,也没有人会把我们两个搞混。”

“没错,但是有什么比和当地人一起吃饭更好的伪装呢?”

Shaw啧了啧嘴。这个主意确实不太糟。当然这也不是Cole让那个女人坐在他们桌的原因,不过Shaw不介意顺水推舟利用这一点。“好吧,但是今晚你睡地板。”通常他们会掷硬币,但是既然他要让她进行社交活动,那他就欠她一张床。

Cole咧嘴一笑,“谁知道呢,说不定那个房间会是你一个人的。”

Shaw看着在房间另一端靠在吧台上和掌柜说话的女人。她对着那女人马裤下包裹着的翘臀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至少他们在消化的时候有赏心悦目的事物可看。她回过头来对Cole说,“你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不相信我能俘获她的心爬上她的床吗?”

女人转过身穿过房间往回走,手上拿着上三杯啤酒。发现Shaw在看她,便对她抛了个媚眼。Shaw看着Cole的眼睛,“没门。”


[1] 佳宿旅馆:原文The Good End。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会把End放在店名里,总不能翻成善终旅馆吧。最后机智的 @Noramyw 说也可以是好归宿,于是就很接地气地翻成了佳宿。

[2]大家自行脑补剑柄的形状和所处位置就知道色在哪了。顺便补一句,吉他的琴颈也有类似的暗示意思。

[3]马褡裢就是类似自行车驮包的东西,只不过是搭在马鞍上的。 


评论(48)
热度(145)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