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4)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译者的话:大家假期很愉快吧。可是我好累...没有假期不高兴。接下来大概是狰狞的一个月,给自己祈个祷发个更新攒人品。


第三章 佳宿旅馆和古怪姑娘(下)


“续杯。”女人把一大扎淡啤和一小杯啤酒分别放在Shaw和Cole面前。“感谢你们的款待。”她坐下。这个座位让她正对着Shaw,在Cole的右手边,背对着整个酒馆的人。

Cole向前倾身,这样他的头发就正好能掠过眉毛搭在额前,他不止一次跟Shaw说过这让他看起来更加帅气。但Shaw只觉得这让他看起来像个需要理发的白痴。“你为什么会来这儿?女士…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Veronica,”棕发女郎笑了笑,“我只是路过。我每个月会来村里买些补给。”

Cole向前倾得更多了,“哦,你住在附近的农庄里吗?”

Veronica不动声色地把她的椅子向右边挪了挪,离他远了些。“事实上我住在森林里。”

Shaw挑起一根眉毛,“我不知道还有人疯狂到住在荒蛮之处与土匪为邻。”即使是那些人也不敢进到黑森林里太多。那是个被诅咒的地方。据说死于先前王国那场大火中的人的魂灵都纷涌进森林,和树木融为一体。那些鬼魂都躁动不安饥肠辘辘。一旦进去,森林是不会轻易放旅者们出来的。

“嗯,我可不是土匪。”Veronica咯咯地笑出来,“住在那里的人可比你想得多。自从Old Thornhill灭亡后,有些家族已经在那生活好几代了。”

“那树林里的其他居民不介意吗?”还有传闻说各种扭曲诡异的生物都以黑森林为家。

“如果你是在森林里出生的,那你很快就会学会如何躲开麻烦,”Veronica耸耸肩,抿了一口酒,“否则你是活不久的。”

“而你可以来去自如?”

她挑挑眉,“别告诉我你相信那些说森林会困住旅者的古老传说?”

Cole耸耸肩,“嗯,都城里都是这么说的。”

“而他们有多少人真正进过森林?或者认识任何一个曾经进去过的人?”Cole张开嘴想回答,但是在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答案后很快闭上了嘴。“可不是么。”Veronica邪邪一笑。她倾身向前,就好像她要告诉他们一个巨大的秘密一样。“人们之所以会迷失在森林里,是因为他们允许迷信把自己在一个本就十分危险的地方变得更加粗心大意和愚蠢。如果你了解情况,那么穿行于森林间和在镇上来往一样简单。”

“而你了解那里的情况?”Shaw不以为然地问道。这女人说的好听,但一阵大风看起来都能把她吹倒。

Veronica舔舔嘴唇,“我知道的可不止那些。”

“那么如果有人想尽快前往OldThornhill…”

“并且需要避开主干道和其他同行的人?”Veronica替她说完。“当然有路子。”

“而你知道那些路子?”Shaw听起来可不止有一点怀疑。

“也许,”她笑着喝了一大口酒,转而看向Cole。“那么是什么风把你们吹到这世界的边缘的?”

“送货。”这是他们能想到最好的借口了。合理,也不会带来过多的关注。“我们要送一批货给西边的朋友。”

“听起来挺危险的。”

“如果你了解情况的话就不危险。”Cole应道。

“说得好。”Veronica大笑。

Shaw翻了个白眼站起身来。“我要再来一杯。”在其他人回话之前她已经走开了。

 

随着她走向吧台,Shaw注意到卫队长正把斗篷从门边的钩子上取下。也许他能有点用。Shaw向他走去,“不好意思?”

“嗯?”他粗声粗气地回道。

“你是村里的卫队长官?”

“我叫Fusco,”他回答,“你有什么事?”

如果他是想用自己粗鲁的态度把她推开,那他可就要失望了。“你在这驻守多久了?”

“这是我在这的第五个冬天了。你要告诉我你为什么问这些么?”

Shaw走到他身边。“她是什么人?”她冲自己桌那边偏偏头。Cole还在努力打动Veronica,而谢天谢地,她已经转过身来面对Cole,正好让他们能看清她的样子。

“古怪姑娘?”Fusco轻蔑地哼了声。“她每过几周都会来一次。住在森林里,要我说,这让她脑子不太正常。”他看向Shaw,“你对她有什么兴趣?”

看来她不是唯一一个觉得Veronica不太对劲的人。“她说她知道不走大道前往Old Thornhill的方法。听说主道那边最近有些麻烦。”Shaw像极度不像被旁人听到一样倾身低语,“我们要运送一些特别的货物。”

“所以你们想改道。”Fusco耸耸肩,“那姑娘也许知道。她是我知道的唯一疯狂到敢长期住在森林里的人。”他披上斗篷,“不过如果我是你的话可绝对会谨慎小心。我看到过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放倒了三个农场工人。有一个现在还瘸着呢。”他戴上宽檐帽,“那姑娘可够吓人的。”

Shaw很想嘲笑他。Veronica是很古怪,但是实在说不上吓人。那些农夫一定是烂醉如泥才能让一个这么瘦削的女人占了上风。“多谢你的建议。”

“我的工作就是服务和保卫,”他吐了口气,“祝你们旅途顺利。”

“你也是。”Shaw惯性地回复。她望向桌子那边,Veronica正看着她,但是一发现Shaw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就立刻转头看回Cole。也许她不想让Shaw发现Cole让她觉得很无聊的事实。目前来看,Shaw晚上肯定还是要和Cole分享房间了。她回身向吧台走去。在她去解救Cole之前,她要让他多点尴尬的时间。

“再来一扎?”Shaw对掌柜的喊道。他点点头满上新的一杯,很快就把酒送了过来。她付了钱,狠狠喝了一大口。

一个男人走过来站在她右边。“在这么荒僻的小地方看到你这样的稀世美人真是让我无比惊讶。”

Shaw挑眉,“这台词成功过哪怕一次么?”

他大笑,一手按上她的肩膀。他倒是足够养眼,让她提起了点兴趣,所以她决定先不因为他在没有明确邀请的情况下就碰她而折断他的手指。“我不知道。得看你了。”

等Shaw仔细打量了他的脸后,她意识到他也是那晚在采石场的人之一。现在她可真的很有兴趣了。“那你可得努把力再给我买杯酒。”她举起自己的杯子回道。他笑着挥手又要了一轮。

“你的丈夫不介意你在这和我喝一杯么?”

“丈夫?”Shaw一口酒喷出来,差点被刚刚吞的那口酒呛死。

他点点头,“就是之前跟你一起吃饭的那个男人?”

“我和Cole?拜托。”她用手背抹了抹下巴。维持假身份是一回事,鼓励荒谬的猜想就是另一回事了。“他是我弟弟。”

他迷惑地歪过头,“有意思,你们看起来一点也不像。”

“爸爸四处留情。”他看起来接受了这个说法。但她仍然觉得有必要把话题从Cole身上转开。“那你为什么会来这?显然,从你的开场白来看,可没有在恭维本地女子。”

“哦我不知道,我已经找到了一个让我这趟远行物超所值的女子了。”他伸出手,“Tomas。”

“Sam。”她抬头对着他笑道。这也太简单了。

等到半小时后Shaw回头扫视自己那桌时,Cole已是孤身一人。他对上她的视线,冲着门口点点头。显然他没能像自己预想的那样迷倒Veronica。她做个手势让他自己先回房,随后又将注意力转回Tomas身上。

“所以说国王亲自联系了你。”她几乎算是温柔地低声说。她只是抛了几个媚眼并把手放在他的膝盖上,Tomas就把自己团队的所有细节一股脑说了出来,希望这些足够能把她打动到自己的床上来。老实说,她也在考虑这事。Tomas虽然有些毛手毛脚,但还是相当英俊有礼,而且他并不因为她有胸就把她当成无脑的女人那样说话。作为一夜情的对象他不算坏的了。

他们继续边喝边聊直到深夜。等到Shaw意识到Tomas有多醉时一切已经太晚了。这男人已经醉的无法满足她获取消息之外的任何需求。不过至少他在信息方面毫无保留。现在Shaw充分了解他们这组人马的装备和实力。她不觉得他们会是很强的竞争对手。

当Tomas几乎第四次要从椅子上滑下来时,她站了起来。“我的女士,你要去哪?”

“去床上。”Tomas开心地笑了。“我一个人。”

他皱起了眉头。“可是。”

“路上好运,Tomas。”她坏笑。

他努力想站起来,但是他的腿根本不听话。他跌跌撞撞摔回座位。“你也一路平安。”他认命地回答。 

她点点头走向前门。至少在他们聊天的时候雨没再下了。她深深吸了一口夜晚的空气,感觉清醒了一些,转身从主楼的侧面走向她接下来几个小时要住的房间。旅馆周围十分空旷,多数村民早就回家过夜了。

 

Shaw就要踏上前往厨子老房间的楼梯时听到了斗篷窸窣的摩擦声。她的步子停在半中央,扫视四周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她正打算将之归为自己最后一杯酒的影响之时又一次听到了那声音。

“谁在那?”她低吼。一手握住了挂在腿上的刀的手柄。

“你可真是个紧张的小家伙。”Veronica调笑着从楼梯下的阴影里走出来。

Shaw翻了个白眼。这是她在可预见的未来里最后一次有机会睡在床上,Cole偏偏要和女人搭讪。“如果你是为了Cole来的,那我必须让你回去。我需要睡觉,不想听你做什么像你这样的女人半夜起来会做的事。”

“哦,我会起床做各种事,”Veronica笑道。“但我不想和你的小跟班做它们中的任何一件。”她毫不掩饰地上下打量Shaw。“不过如果是你的话…”

“你在这偷偷摸摸地干什么?”

“我可不会称这为偷偷摸摸。”Veronica避开了问题。

“那我是要相信你只是为了呼吸一下夜晚的空气咯?”

“你想信什么就是什么,”Veronica耸耸肩。“不过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在黎明之前离开。”

“哦是么?为什么?”Shaw握刀的手捏的更紧了。

“Simmons给他的竞争对手在早上准备了一个小惊喜。我不认为他知道你是谁,但至少这样你能赢在起跑线上。”她转身离去。

她走了五步之后Shaw才回过神来,“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Veronica回头对着Shaw得意地一笑,“我会倾听。你如果多这样做也会干得很好的,Sameen。”

“你怎么知道那个名字的?”Shaw咆哮道。没有人知道那个名字。甚至Cole都不知道。自从多年前加入军团后,她自己也没再大声说出过这个名字。

“你可不能指望一个女孩在只喝了一杯之后就告诉你她所有的秘密。”她绕过拐角消失在视线里。Shaw一度考虑跟上她,但很快打消了念头。她不知道这女人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但是她知道这名字的事实让Shaw异常警惕。在黑暗中跟踪她并不算谨慎。

“下次见到她,我可能会给她一刀。”Shaw自言自语。她分明觉得自己在任务结束之前还会见到这个古怪姑娘,而且大概会比自己想的更快。


评论(25)
热度(142)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