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5)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译者的话:心累,小更一段。


第四章 朝圣者之路(上)

 

最后他们还是在黎明之前就出发上路了。倒不是为了Veronica关于Simmons的警告,主要是出于Shaw在这么多年后听到另一个声音叫她名字的不安。她的父亲是最后一个,在大喊出这个名字之后便被大海吞噬。她在马鞍上挪了挪。他们已经骑行了好几个小时了,但她还是无法安下心来。Veronica怎么会知道的?有什么很奇怪的事正在发生。

现在时候还早,空气也格外清洌。Shaw深吸一口气。冰冷的空气在她的肺里近乎尖锐。她扫了一眼Cole,“你真是格外安静。”通常,在早上她简直不能让他闭嘴哪怕一分钟。作为一个主要在夜间潜伏活动的人,他每天的这个时候有着违反常理的精力。

“就是累,”他嘟囔着。“某人决定在黎明和早餐之前出发。”

“我有不好的感觉。”

“你是这么说的。这已经够诡异了,因为你通常都没有感觉,不管是不好的还是其他什么。”

“凡事都有第一次。”Shaw咕哝。她的目光从眼前的大路转向右手边茂密阴暗的森林。尽管天已转冷,黑橡木还有些叶子。树林中零散点缀着常青木、小丛的荆棘和低矮的灌木,确保了林间的可见范围不超过几步的距离。

Cole在Shaw参与对话之后无法再继续保持沉默,深深呼出一口气,带来一片白雾。“我猜大概也因为我昨晚没有找到任何伴侣过夜。”

“你不会像为了Stadd[1]那姑娘一样一直因为Veronica相思成疾吧?”他在那次任务后像个被踢了一脚的狗崽一样忧郁地晃荡了好几周。

“我没有相思成疾。我才不那样。”Shaw皱起嘴唇。“即使是你也必须承认Elsa[2]简直光彩照人,虽然她也像个冰雪皇后一样高冷。至于Veronica,”Cole叹了口气,“也许回程路过那个村庄的时候我可以去找她。”

“我可不觉得那是个好主意。”事实是那简直糟透了。

“别告诉我…”Cole抱怨道。

她望向他,“怎么?”

“真的么?Shaw?”

她猜他终于把各个碎片联系起来了。“我们或许是有遇到过一次。”

Cole蹙眉,“和你在吧台喝酒的那个男人呢?”

Shaw并不真的理解Tomas和这些有什么联系,不过她从Cole的语气里听出来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她还是选择解释。“我们先喝了几杯,你走了之后又喝了些。店里的员工想去睡觉了所以我跟Tomas道了晚安,在回房间的路上她就突然出现在那儿了。”

“我不敢相信你居然又从我手下偷走了一个女人。”

“怎么了?”她以为他生气是因为他以为她和那女人打了一架,而不是他以为她俩有了一次相遇,一次邂逅。

他愤怒地摇摇头。“你总是这样。”

她翻了个白眼。Cole真他妈的是个白痴。“首先,这个女人从来就没在你手中过。其次,我没有睡她,”Shaw咆哮道。“她像个鬼魂一样从阴影里跳出来告诉我Simmons打算除掉他的竞争对手。”

“哦。”Cole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跌坐回马鞍上。

“是的。而且我没有总是怎样。你知道那只发生过一次。我甚至都不知道你和Sue见过,更不知道你喜欢她。”

“慢点,”在她继续复述那令人尴尬的插曲之前Cole打断了她。“Veronica怎么会知道Simmons?她怎么会知道我们?”

好问题。“我不知道。她也没说。”

“这太古怪了,Shaw。”这讽刺性的用词变化正应合了Fusco长官给Veronica的外号。

“我们要去对付一条龙,Cole,你才觉得这工作古怪?”

“你不才是那个因为有不祥预感才让我们都在黎明前就出发的人么?”Cole反击道。“我不想指出这一点,但是鉴于我们已经相安无事地骑行了几个小时了,看起来你是平白无故地让我少睡了几个小时。”

Shaw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棵树随着一声巨响倒下,拦腰截住了他们前进的道路。“你就非要说出来。”Shaw抱怨着。

谢天谢地,他们离那颗树足够远可以勒马安全停下。不幸的是,他们在第二棵树倒下挡住他们退路之前没时间调转马头。Shaw听到一声呼哨后感到右颊有一丝灼烧的感觉。“弓箭手。”她大喊。

Cole已经从背后抽出十字弩准备还击。Shaw快速地扫视着树线;她看到了一丝黄色有别于黑色、棕色和绿色的树木,伸手指出,“那里。”

Cole根据她的指示放箭。一个穿着破烂黄色长衣的男人从树枝上摔到地上。随后响起一片喊叫声。这并不是Shaw听过的最令人恐惧的喊杀声,但足以让她在马鞍上挺直了身体。五个拿着参差不齐武器的男人从树从里冲向他们,Shaw抽出了她的剑。林间射来更多箭。她一剑挡开其中一支,免得自己的马被射伤。

然而,有一支箭正好射中了系在Cole马鞍上的驮马的缰绳。另一个骑着马的男人从侧面一路疾驰而来,伸出手一把抓住了绳子,带着他们的马和补给扬长而去。Cole转身放箭,但射出去的箭只是从他身旁掠过。随着那个人冲进山里,又有五个人从路边冲向他们。他们很快就被包围了起来。

“Shaw。”他有些担心地喊道。

“抓着我的缰绳,Cole。”

“Shaw。”他想抗议,但还是飞速伸手抓住了她甩向他的皮绳。

“别他妈弄丢了我的马。”她咆哮着从马鞍上一跃而起,团身着地后一个打挺站了起来,挥舞着她的剑。她刺中第一个冲向他的男人,他翻滚着倒在土里,紧紧捂着肚子上血淋淋的伤口。

第二个男人从侧面攻向她。Shaw用剑格挡了他的挥击,同时迅速一拳正中他的咽喉,击碎了他的气管,切断了他的呼吸。他窒息地扑倒在地。她一脚踢中他的肋骨,警告他趴着别动。另外两个男人连忙补上被击倒的人的位置。

Cole全神贯注地关注着Shaw的战况,直到一只手攀上他的腿才发现向他靠近的人。他抽出一支弩箭猛地刺向那个男人粗糙的头盔。男人的头在冲击之下向后仰去,但却并没有松手。相反,他开始更用力地拉拽Cole的腿。

在他即将把Cole从马鞍上拖下去时,他忽然一瘸一拐地倒在地上蜷成一团。Cole向下看去,发现他的后颈插着一把匕首。他抬头看到另一个掩在黑色斗篷下的身影从林间向他们靠近。

“Bear,守卫。”一个隐约有些熟悉的声音喊道。一个硕大的棕色物体从那个人影后冲了出来——他现在知道那是个女人——跃上另一个想要逼近Cole的人的后背。他难以置信地僵在了那里。这是一只狼。而且在这场战斗里它看起来和他们是一方的。今天真是一分钟比一分钟更诡异。

Cole在一把飞刀堪堪擦过他面颊之后终于回过神了。他听到一声惨叫,回头看见另一个袭击者倒在地上,手按在插在他脖子和肩膀中间的刀上,血从他的指缝间涓涓流出。Cole立刻从马鞍上滑下来给弩重新上好箭。“不用谢。”披着斗篷的女人从他身边掠过时说道,冲向了另一个想偷袭Shaw的土匪。

那个罩着斗篷的身影把一对匕首插入包围着Shaw的其中一人的后背时,Shaw没有任何疑惧。她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她只是转过身反手击向蠢蠢欲动想要扑向她的那个人,躲过了他搭档的挥击。如果这个黑衣人不是真心来帮忙的,那她也能像解决这些白痴一样迅速干掉剩余的匪众。

不过看起来他们的救星是真心实意来帮忙的。几分钟后,路上就散落着数具尸体,只剩Shaw、Cole和黑衣女人站在那。Shaw甩了甩剑上的鲜血,巡视了一圈。看起来目前已经没有其他威胁了。她转向Cole,“你还好?”

“我可能尿了几滴。”他开玩笑。

Shaw翻了个白眼,“这和你之前尝试的几百次一样一点也不好笑。总有一天会有人因为你这糟糕的幽默感而好好教训你一番的。”

“你伤害了我,Shaw。”他捂住了胸口。

“还没呢,不过你继续说下去就说不准了。”她回击道。他们一起回头看向这个小聚会里因为刚刚这对话笑得抑扬顿挫的第三个成员。

[1]Stadd:正剧里Shaw也提到过这个,话说我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组织。有了解的朋友可以留言告知一下么?

[2]Elsa:童话世界是一家,Frozen梗。 

评论(21)
热度(138)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