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12)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译者的话:一大段Root的过去,感情的演变不动声色。下次更新大概是开播后了。大家慢用,五一愉快。


第七章 追根朔源(下)


在骑了一个多小时后,他们来到了一条杂草丛生的土路。Root驱车上前,绕过了几条旧车辙,看起来好像走过很多次了。树丛间一个缺口后面豁然开朗,伫立着一栋看起来年久失修的巨大庄园。

“这是什么地方?”

“Groves庄园。”Root回道。“这里以前曾是Old Thornhill贵族狩猎时居住的小屋。”

“小屋?”Cole有些震惊。他脑海中的小木屋和这可是天壤之别。就最基本的来说,这里多了大概五十倍的房间。

“也是我们今晚的避难所,”Root把马车停在内有马厩的谷仓旁边。“马可以在这休息。屋顶都很牢固的。”她走上前开门,Shaw很快翻身下马过去帮她。Root挥手示意Cole骑着马进去。Shaw在发现门不会自己关上后,也转身去牵她自己的马。

等他们俩进去之后,Root引导马车停了进来。Bear跳下车在院子里撒欢。Root走到马车后方,拉下了隔板。

“箱子里是什么?”Shaw忽然出现在她胳膊旁问道。车里有两个大箱子和Root的马褡裢。

“那是个惊喜。”

Shaw眯起了眼睛。“我在你这已经有过太多惊喜了。”

“好吧。”Root叹口气。她爬到车上开始解开其中一个箱子上的绑带。她打开盖子,示意Shaw自己来看。“人靠衣装,Shaw。”

“铠甲,”她困惑地看着那个女人,“你给我准备了铠甲?”她爬上车以便更仔细地查看。

Root点点头。“我是依据你当暗骑的时候的装备设计的。这是可以买到的最好的皮革,致命部位有金属片额外加固,但不会太过沉重,毕竟你不想机动性被影响。鉴于我们手头的任务,我的朋友Daizo和我一起用炼金术的技艺对它进行了防火处理。”

“你准备这些多久了?”

“一听到Samaritan的消息我就开始准备了。我告诉过你她告知我你会是唯一一个能做到的人。”

Shaw拿起一只手套。它的皮质轻软舒适却十分结实,针脚干净利落。她把它拿在手中把玩,从每个角度欣赏它的工艺;这几乎可以算是艺术品了。工匠在制作过程中显然投入了很多心血。Root柔柔地对着她笑。Shaw在想起来这铠甲是从哪儿来的之后皱起了眉头。“你觉得我会信任你给我的任何东西么?”她把手套扔回了盒子里。

“Sameen。”Root开口。但她听起来远不如平常那般自信。

Shaw站在她面前。“你在我这的信用已经是如履薄冰。你真的要继续一直用这个名字来激怒我么?”

“那么这个极度近距离的对话是要变成你俩特有的惯例咯?”Cole摇着头从马车侧面走过来。她们无视了他。“我把我们的马具都卸下来了,马也都安顿好了。你想要我帮忙照看你的马,Root,还是你们打算今晚就在这陪它了?”

Root叹了口气把目光从Shaw身上转向Cole。“不,你们俩先进屋吧。我自己解决这边。”

Shaw咕哝着从马车上爬了下来。Cole把她的马褡裢递过去便和她一起离开了马厩。太阳刚刚落山,天空一片粉色和紫色的晚霞。“至少今晚我们头上有个屋顶了。”Cole吁了口气。他们很快穿过庭院。“你觉得这没锁么?”

Shaw摇摇头,“也许。谁会跑这么远来抢劫?”她轻轻推门,门应声而开。

Shaw和Cole进到门厅里。虽然外表残破,但是这房子里面看起来是被精心布置了的。他们的左边是通往二楼的楼梯。右边则是客厅。一切物件都一层不染。他们来到客厅,放下了行李。

“不错啊。”Cole走向壁炉评论着。那里已经搭了一堆柴火,只等被点燃了。

“确实,”Shaw四下打量。到处都是一摞摞书。“这是谁的房子?”

“我的。”Root经过他们身旁走进里屋。“这是我长大的地方。”她把她的褡裢放在一个墨绿色的沙发上。

“你真的在这长大的?我本以为那是你为了在酒馆炫耀瞎编的。”

“真假参半的谎言才是最好的。我生在这栋屋子里,一直和母亲住在这里,直到她去世。”Root转过来面向他们。“我去查看一下餐柜,我的一个朋友应该有捎带一些食物过来。你们自便,我很快就回来。”

Cole在只剩他俩之后看向Shaw。“你真的要再给她一次机会?”

“她还在呼吸不是么?”

“Shaw。”

“怎么了?”她有些不爽。“我并不真的信任她,但是我无法解释她确实知道一些她不可能知道的事情的事实。”

“你觉得她真的能和什么神灵进行对话?”

“我想她大概是搅进了什么我不能理解的事,但是如果这对任务有帮助,我何乐而不为。”她凝视着他的眼睛,“可是如果没有帮助,我会杀了她。这不就是我们以前被训练去做的事吗?”

“你总是比我更在意任务,不论是以前军团的还是这个傻了吧唧的差使。”

“而你还是一直像个白痴一样跟着我。”她坏笑。

“那就是我,”他温和地笑着说:“总得有人在你陷入麻烦的时候助你一臂之力。”

Shaw扬起一边的眉毛。“你才是那个让疯女人坐在我们那桌开始这一切麻烦的人。”

“这我没法反驳你。”

“而且说服我跟着她进到森林里来。”

“没有人逼你一起走啊。”

“拜托,”Shaw嘲笑道:“如果不是我在的话她早就在你睡觉的时候干掉你了。“

“他可不值得血染我的剑。不过我确实可能就把他留给蜘蛛了。”Root拿着一盘食物走进来玩笑地说。她从他们身畔擦过,把盘子放在一张矮桌上。Shaw看了看:一条面包,一大盘各种奶酪,几条肉干和一瓶红酒。“当然,我会先吃,”Root切下一块奶酪,“只是让你们安心。”

“谢了。”Shaw可没那么领情。

“随时听候差遣。”她笑着吃了一大口。

虽然还是心有疑虑,Shaw必须承认食物都相当美味。Root确实每种食物都吃了一点之后才先行告退,从脚步声来看,她是到楼上去了。Shaw和Cole一边讨论晚上守夜的安排一边喝完了红酒。虽然他们头上有个屋顶,但是也不敢掉以轻心,尤其考虑到这是谁的屋顶。最后,他们决定Cole来值第一轮夜班。

酒足饭饱后,Shaw上楼来和Root讨论卧房的具体安排。理智上来说最好就是直接睡在客厅地板上,但是一张真正的床的诱惑实在难以抗拒。她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像是图书馆的地方,因为这里的书都整齐排在高大的书架上,而不是随意地堆在地上。

Root站在巨大的房间中央,抬头看着壁炉上方一个女人的肖像。她说话的时候也没有移开视线。“你需要什么?”

Shaw抬眼看向画像。“你看起来很像她。”那个女人的发色是深棕色,眼里也没有那一丝狡黠顽皮,但是毫无疑问她和Root有血缘关系。

“有人也这么跟我说过。”Root笑得有些悲伤。她表情里的什么东西让Shaw觉得那个作此评价的人大概下场不太好。“我从来不知道妈妈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你们俩处得不太好还是怎样?”Shaw坐在一个矮沙发上。她离她很近,但是并没有压迫到那个女人。也许如果她能让她多说点,她就能知道Root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从而反过来搅乱她的心情。

“我爱我的母亲,但是她可不是一个让你容易去爱的人。生活待她并不友善,而后来就有了我。”

“你的父亲呢?”

“他正是那糟糕的待遇的一部分。”Root叹了口气坐进壁炉旁边的两个高背椅中的一个。她直直地盯着炉火不去看Shaw。“他是个士兵。在开战前夜从我母亲这得到他想要的之后就离开了,只留下一堆他根本无意信守的承诺。这把她心里的什么东西打碎了,我想。然后我就出生了,一切也因此变得更糟。”

“他们没有结婚,”Shaw接话。“你是一个私生子。”Root颔首。

Shaw在脑子里算了算,皱起了眉头。“我是听说有士兵在警戒战役[1]中留下了不少私生子。是什么让你的母亲与其他人不一样?”

“出身高贵的女子是不能非婚生子的,尤其女儿。如果我是个男孩…”她话音渐低。

“那都是鬼扯。”Shaw可以像任何一个男人一样战斗,像任何一个男人一样冶剑。她比她遇到的多数男人都更加聪明。就这点来说,Root诡计多端,完全不亚于旁人。

“这里的规矩就是这样。”Root终于看向了她。“在Harold统治下的十一年里,情况好转了很多。有收留他们的地方,寡妇也可以领到体恤金,还有王室赞助的寄宿学校专门教育和照顾孤儿或弃儿。他的高级参谋里有两个是女人,其中一个还不是贵族出身。”

“而先王必须死去这一切才有机会发生。”

Root的眼角出现了紧绷的纹路。“我相信Harold的治国方针。他在努力重塑世界。但是是的,如果不牺牲少数人,那这个世界永远不会出现。”

“这是你给自己行为找的理由?”Shaw的问题并没有恶意。“先王是个混蛋?”

Root脸上的表情变得冷漠起来。她在隐藏什么。“我连手指都没抬。我本以为你在军团的日子会让你更理解我之前的职业。”

Shaw顺着她改变了话题,她觉得自己已经快把这个女人推到她的极限了。“你是怎么开始干这一行的?”林中的生活和审判执行者还是相差甚远的。

“别的不说,我的母亲总是鼓励我充分利用自己的才能,而我很擅长现在做的这些事。”

“这不是个答案。”

“这不是我们这样的初识者应该聊的故事。等我们结束了这次冒险,你告诉我你的故事,我就告诉你我的。”

Shaw挑起一边眉毛。“我以为你已经知道我的所有事情了。”

“我更想听你告诉我。”Root耸耸肩。

“你真的觉得任务结束后我会更想聊天?”

“我希望在这个工作结束之后你会想做各种事,Shaw。”她站起身来。“我得多拿些柴火进来。你想看什么书都行。”她转身离开了房间。

Shaw倒是真的拿了一本书。她已经很久没有安坐下来读书了。鉴于她现在脑海里有那么多事,看书分散一下注意力还挺不错的。在她读了四章之后Root回到房间又往火里加了点木头,随后便一言不发地坐进早先她坐的那把椅子读着她自己的书。

 

Shaw半夜醒来的时候发现Root不见了。“该死。”她咒骂道,很快提起精神。她搜遍整个房子都没有找到那女人。本该在守夜的Cole正在客厅壁炉旁的椅子里打着鼾。她认真想过要不要狠狠踢他屁股把他叫醒,最后还是觉得她应该先找到他们任性的主人。

Shaw准备去检查马厩的时候Bear跑到她身边。“她不会撇下你自己跑掉的,对不对,男子汉?”

Bear对她轻吠一声便跑向房子的一侧。Shaw跟了上去。满月高悬空中,明亮的光晖让她可以看清脚下的路,不至于被自己绊倒。Bear带她穿过一片树林来到一座小山上。她在半山腰的时候看到Root站在三块看起来像墓碑的东西前。她犹豫了一会,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打搅这似乎比较私人的时刻。Bear却没这顾虑,直接跑到了Root身旁。

知道他们已经暴露了,Shaw也就继续向前。Root没有转过身来,但是显然意识到了她的存在。“是什么让你到这儿来的,Shaw?”

“我想那是我要说的,”她边说边走到Root身边。“这些是谁的坟墓?”

“我母亲和她的老保姆葬在这里。”Root指着第三个石碑,“那是纪念保姆的女儿Hanna的。”

Shaw注意到了用词的不同。Hanna死了,但因为某种原因并没有葬在母亲的身边。她打赌这个原因不太好。

“是个伐木工人。”Root的声音有些微的颤抖。“他时不时过来这里,总是让妈妈很紧张。她对人有某种直觉,和我的不一样,但是足够让她不信任他和小女孩独处。有一次他过来的时候我正在发烧。妈妈和保姆都在忙着照看我。我们意识到Hanna不见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Root颤抖地抽了口气,“他是我杀的第一个人。”

“听起来是他活该。”Shaw希望他死得很痛苦。她曾经做了很多大多数人觉得非常糟糕的事情,但是即使是她也是有底线的。你绝对不能去招惹孩子。

Root点点头。她们又静默地站了一会儿,直到Shaw意识到天开始下雪了。Root在她身边抖索了一下。她只穿了件很薄的长袍。Shaw皱眉说道:“走吧,外面太冷了。”

“担心我,Sameen?”她的语调听起来轻快了很多。

“你把我们带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有些需要你把我们再带出去。”

Root终于又笑了。“你刚刚是不是承认了你需要我?”

Shaw恼火地抿紧了嘴,“为了任务。”


[1] 原文VigilanceWar,就是剧中Colier的时刻警惕。这里翻成警戒战役。

评论(30)
热度(171)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