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15)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译者的话:在四叔挥舞了一整集大旗以及官方根厨先糖后刀的两天后,是时候发点动作戏了(想歪的人自己打脸)。


第九章 贝伦格山口(上)

 

第二天一早,Shaw踏出大宅,调整收紧左边肩甲的搭扣。她得承认,至少只对她自己,Root真的很了解她的盔甲。在深思熟虑之后,她还是在昨晚守夜的时候溜去谷仓拿回了马车里的装备。

每一个部位都完美贴合她的身形。Shaw在她昨夜的卧室里试验性地挥剑比划了几下,盔甲上的皮革和铁甲熨帖地随她而动。和她的暗骑装备不一样,这套盔甲通体漆黑。在今早的寒风中,Shaw很感激Root在设计里保留了兜帽。但她现在并没有戴上它,这样Root向她走来的时候能看清她的表情。

“我真喜欢你这副新装扮,Sameen。”Root开怀笑道。

“拜托,我会让任何东西看起来都很棒。”她佯怒。Shaw知道Root肯定会为此洋洋自得到让人无法容忍。但她可是要去解决一条龙,这个时候再让她的骄傲挡在前往成功的路上实在不太务实。

“确实,”她歪着头检视着黑色皮革对Shaw的身材的完美勾勒。“这是否意味着我在赢得你信任的路上大步前行着呢?”她笑得更开心了。

“不,”Shaw的回答让Root的脸耷拉了下来。“这只说明我没有顽固到在未来需要面对龙的时候放弃这么优质的装备。”

Root的笑容又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欣赏灵巧双手的工作成果。”Shaw不是唯一一个为了之后的场合换了装备的人。Root换了一件正好延伸到脚跟的毛边皮披风。一顶圆形的翻皮毛帽趾高气扬地戴在她头上。Shaw注意到她身前两肋各露出四把被结实皮绳固定的短剑剑柄。一把更适合防御和挥击的匕首挂在她腰间。她的左肩后还露出Shaw看来是一把伐木斧的手柄。

Shaw翘起一边的眉毛,“你身上有多少把刀剑?”

Root耸耸肩,“也就够来点小乐子。”说明大概还有更多收在Shaw看不见的地方。

“什么乐子?”Cole走过来问道。他在看到Shaw的新盔甲时瞪圆了双眼。

“一个字也别说。”Shaw转身背对他大步走向自己的马。

“我是谁?”Cole哈哈大笑。他转向Root,“不过为什么我没有那样的礼物?我是说她得到了一把新刀,一套新的盔甲,有个小伙子觉得被忽视了呢。”

“你没有Shaw好看。”

“很伤人但是确实如此。”

“你们两个还打算在今天上马鞍么?”

“你是在邀我一起兜风吗,亲爱的?”她不怀好意地看着Shaw。虽然她还是拿起来脚边的一大堆东西开始走向自己的马。

“给你该死的马上马鞍去,Root。”

“某人今早脾气很爆啊。”

“而某人今早是想被刺一剑。”

“你可要说到做到哦。”[1]

 

从Groves庄园到山口骑马要整整三天。和之前商量的一样,他们到了之后就把马匹留给了Greenfield和Daniel。这俩走私犯告诉Root他们一周后会带着马回到这里等候他们两周。

最后挥手告别后,三人小组和Bear开始向隘口进发。一开始,道路还很宽敞。尽管路上时不时落下碎石,偶有巨砾拦路,还有高高的草丛需要让他们绕开,第一天的攀登整体来说还是挺容易的。

越往前走,两边的石壁就愈加逼近。到第二天黄昏时分,坚固的深灰色石墙矗立在他们身畔,只在头顶上留下一线天空。即使他们是这唯一的生物,这地方也让人感觉压抑和危险。

“真让人毛骨悚然。”Cole在一只乌鸦从一面石壁上方猛地俯冲向他们看不到的什么游戏时轻声道。

“你需要我回去握着你的手吗?”Shaw在前面反唇相讥。她在这一程一直领路走在最前面。

“你确定你的女士不会介意吗?”他反击。

“她当然不会,”Root轻笑。“至少暂时不会,因为不管她是谁,我都会杀了她。”

“现在你又把话题绕回到毛骨悚然上去了。”Cole撅嘴。

“你们俩都是白痴。”Shaw翻了个白眼。在她背后,Cole和Root默契地相对坏笑了一下。

 

“我们得尽快找今晚休息的营地了。”Root不久之后建议道,“我们不会想在晚上在大山里穿行的。”

“没错,”Shaw点头,“这里离桥多远?”那是连接山口高处和里忒峰西麓的一座老吊桥。

“不远了,大概十分钟的路程?”

“那就在这吧。”她指着前面稍微伸出来一些的一片石壁。“如果下雪了,凸出来的那一块能遮着点。鉴于我们在坡顶,不用担心会有什么掉下来砸到我们。”

“除了岩壁本身。”Cole指了指隘口那层层岩石。

“这一整天那上面只出现过乌鸦,”Shaw回答,“小心别踩到鸟屎就行。”

他们三人对于建立营地已经是轻车熟路。很快,他们就燃起了一个小火堆,铺好了睡袋,Shaw在从一块肉干上切下些肉条。“你想怎么分值班的时间?”她问Cole。

Root插话,“我可以值一轮。”

“不行。”

“显然,我已经证明自己可以被信任,能在你们睡觉的时候守卫营地几小时。“

“你的听力是太差了还是怎么?没门!”Shaw转过身去,直接挡住了Root任何进一步争辩的尝试,她看着Cole,“你想先来么?”

“我昨晚就是值得第一班。”他抱怨道。

Shaw翻个白眼,“好吧,我先来。赶紧去睡吧你这个巨型婴儿。”

Root陪她一起坐了几个小时。她们不怎么说话,在对方的沉默里都挺自在。这感觉某种程度上很不错,当然Shaw绝对不会这么告诉Root。这个奇怪的女人在过去的几天里像一种特别粘人且满载暗示的真菌一样在她身上生长开来。在她抛出调情的话的时候,她还是挺有意思的,而且比大多数人要稍微不那么惹人讨厌。不过Shaw可没兴趣听她就这个事实洋洋得意。所以她只是在Root仰望星空的时候静静地磨剑。

最终,随着一身低语,“晚安,Sameen。”Root也躺下来休息了。

Shaw低眉看着躺在她身边的Bear,“现在就只有你和我了,伙计。”Bear赞同地舔了舔她的手腕。

她坐在那盯着火堆听着Cole的鼾声两个小时。忽然她听到了什么,轻微的嘎吱声,像是靴子踩在砂砾上发出的。就像有人在沿着山口向上靠近他们所在的地方。她缓缓起身。Bear也被她的动静惊醒弹了起来。

Shaw侧耳倾听,眼睛越过跳跃的火光努力看向暗处。也许什么都没有。风向这时变了,Bear开始咆哮。一会儿后,她又听到了,非常清晰的靴子踩在石子上的声音。她抽出剑。“Cole,Root。”她低声唤道。

Root几乎立刻坐起身来。“怎么了?”

“我听到…”击中Shaw胸口的箭让她倒抽了口气。

“Sameen!”又一支箭射中了她的右肩。“Bear,上,捕杀!”Root大声命令,狼吼叫着冲进了黑暗中。Cole翻身匍匐着挪向Shaw之前坐着的那块石头。他把箭上好,冲着射来的羽箭的方向发箭。借着火堆的掩护,Root低身爬到Shaw的身边。

“Sameen。”她扶上她的腰,想要把她翻过来检查伤口。

“盔甲挡住了,”Shaw一边把第一支箭从皮革上拔出来一边咕哝,“只是闷了一口气。”一小道血迹从她肩上的伤口延伸出来。她伸手折断了箭尾,暂时把箭头留在那阻塞住血流。“肩上的伤口感觉很浅。”这箭能击中她也是运气,它正好刺入肩甲下方。

“很好,因为我们有来敌了。”Cole喊道。她转身看到四个黑色的身影向他们奔来。暗骑。

“家人团聚?”Root一刀飞出去射中边上的一个人时调笑道。他双膝一软跪倒在地,Cole一箭射进他的胸口。

“并不是愉快的那种。我们早就和他们断绝关系了。”Shaw低吼着站起身来。她从火堆里抽出一根长的柴火扔向前方来照亮山口。Root很快也学着她这么做。

剩下的三个人冲向他们。一个杀向了Root,另外两个则上前挑战Shaw。他们离得太近,让Cole很难射箭。他牢牢盯着他们,等待着下手的时机。

Shaw和第一个人打了起来,同时也不忘留心另一个人的举动。他们缓缓绕着圈,突击、躲闪、挥刺、格挡。这个人像其他暗骑一样受过良好的训练。但是Shaw更加优秀。最后,她逼出了他防守的一个破绽,一剑刺入他的胸膛。

唯一的麻烦就是她的剑卡在了他的盔甲里。她的手臂比之前虚弱很多,抽不出剑来。看到这个机会,第二个人挥剑劈向她的头。Shaw松开剑来抓他的手腕,挡住了他的一击。她空着的手猛击他的肘关节,骨头碎裂时发出的脆响在隘口回响。他藏在兜帽下方的眼睛瞪得斗大。Shaw抽出刀飞快划过他的喉咙,结束了战斗。“你显然不知道自己是被派来对付谁的。”她冷笑着把他的尸体推到一边。

Shaw环顾四周。Root正志得意满地俯视着她对手的尸体。见鬼,这女人看起来连汗都没出。她摇摇头去拔自己的剑。Shaw一脚踩住那死人的胸口,一手猛地一提才终于把剑从他的盔甲里抽出来。

Cole从掩护后走出来和她们会合。“我们要去追击弓箭手么?”

“Bear已经在追踪他们了。”Root答道。她对这狼有绝对的信心,确定他不会落下任何一个在火光之外的阴影里潜伏的人。

“我们得收拾下准备出发了,”Shaw指出,“现在就到山的那边去,以防他们派来更多的人。”

“我们基本上解决了半个小队。那些影卫即使逃过Bear的追击,也不会直接攻击我们。他们会回去重新集结。”他耸耸肩膀,“最糟的已经过去了。”

更多人选择在这个时候从岩壁上跳下来。Shaw指着Cole,“你再不许发表任何意见。”随后反手击中离她最近的暗骑。

“他们是把整个军团都派来了吗?”Cole一边后撤给Shaw和Root腾出活动空间,一边难以置信地喊道。又来了六个人,他很快一箭射中其中一个人的喉咙。现在还剩五个。然而,军团从来没有派这么多人执行一个任务过。“这简直是疯了。”

“受宠若惊。”Root躲过一剑,还嘴道。“他们显然认为你们两个人是严重的威胁。”她一脚踹向其中一个对手的下身,他踉跄着摔到一旁。她在他倒地的时候一剑刺入他的后背。

“Shaw的脑袋已经够膨胀了,”Cole回道。他扫视四周,“我们得尽快扯平人数。”

“我愿意接受任何建议,”Shaw被一拳打在脸上,跌跌撞撞退到他们身边。Root立马上前从身侧刺死了打她的那人。

Cole的目光落在了上坡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上。如果他能把那玩意儿推动。“我也许有个主意。”

“不管那主意是什么,赶紧动手。”Shaw咆哮着冲向另一个对手。Root飞身跟上。Cole跑向了巨石。

[1] 原文promises, promises。一般在不相信对方说的话的时候会这样说。本来翻的是“我可是翘首以待哦”但是参考 @塔之君 在评论的意见,改成了“你可要说到做到哦”。

评论(46)
热度(150)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