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16)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译者的话:504之前虐一虐,翻得被虐得伤心的我需要红心续命=.=


第九章 贝伦格山口(下)


Root很快被两个人拦了下来。Shaw还没来得及转身前去相助,就发现自己被三个人围住了。“Shaw!”中间的那个人叫道,拉下了他的兜帽。他挥手示意另外两个人发起进攻。

“Wilson。”Shaw怒吼。她还在军团的时候,他是不同小队之间的中间人。她一直觉得他是个鲁莽又自以为是的混蛋。显然,新的理事会领导决定给这个白痴自己的团队。她旋身闪开第一个人,一脚踢向另一个人的胸口。他跌跌撞撞冲向石墙,撞到了脑袋,最后昏倒在泥地里。她反应慢了几秒,但总算及时抬剑挡住了第一个人在背后当头劈下的一剑。

“退休之后不行了?”那人大笑。

“我认识你么?”她厉声道。他还没来得及回话,她就从靴子里抽出备用的刀捅进他的肚子。她把刀一扭,旋即推开了尸体。“我可不这么认为。”

Wilson开始鼓掌。“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也可能只是你的走狗们太弱了,”Shaw反唇相讥。“怎么了,Hersh没有一个真正的小分队能给你负责,Wilson?还是没有真正的勇士会愿意跟随你这样一个混蛋?”

“作为一个被驱逐出去的人,你还真敢说。”他抽出剑低吼。

“我还清了我的债,带着荣耀离开了军团。不过我想你大概无法理解这一点。”她挥剑刺向他。他闪开了攻击并且还以一剑,但是她挡了下来。他又一次砍过来,她依然挡住了进攻,但是Wilson开始压着把她向后逼退。

“我很高兴Hersh把我派来做这项任务,”他对着她咆哮,“我们从Simmons爵士那里得到消息,说有人穿着我们的盔甲在都城里晃悠。想象一下Hersh在几天后在黑市里看到你的时候有多惊讶。”

“他在我追踪并且割了他的喉咙时会更惊讶。”她怒道,开始觉得有些头晕。这很奇怪,因为她肩膀上的伤并不深。如果不是因为失血…

“觉得有些迷糊了么?”Wilson奚落她。“想象一下理事会看到我不但带回去了你的脑袋,还有臭名昭著的Root的脑袋时,我的赏金会有多丰厚。”

“没门。”Shaw低吼。她劈向他的头顶,但他轻而易举地就击开了她的剑。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在粘稠的泥沼里移动一样。

“这就是你的问题所在,Shaw。你总是太过自信了。”

有些什么不对劲,这混蛋实在太得意了。她需要从速解决一切。她假装向左边一个踉跄,Wilson果然上钩,她靠近他的身体,上臂被狠狠划了一道。但是这让她突破了他的防线。Shaw将剑猛地由下向上捅去,他招架不及,眼睁睁地看着她把自己持剑的手斩了下来。“觉得有些迷糊了么,Wilson?”她冷笑地看着他紧紧捏住他那胳膊剩余的部分倒在地上,一脚踹上他的脸。


Shaw转身观察当下周边的战局。Root以一敌三。她脸上满是鲜血,但Shaw这么远看不出来那是她自己受伤导致的,还是对手的血溅到了她的脸上。Cole放下了他的十字弩,在努力将一块巨石推下斜坡。她能听到有更多的人在冲向隘口。Shaw转身开始向Root走去,却半路脚底一软跌得跪倒在地。她的视线变得模糊。有什么事很不对劲。

“Shaw!”Root大喊。她一脚踢向一个对手的腹部,在他疼得弯下腰时膝盖猛击他的脸。随后挥砍着她从别处捡来的一把剑暂时逼开剩下的两个人。Shaw勉强短暂集中精力,扔出飞刀刺中其中一人的后背。Root借这个机会解决了剩下的那个。

与此同时,Cole终于推动了石头。它一路向下滚去,速度越来越快,击中了一两个暗骑。这也引起了其他几个小一些的石头跟着一起滚了下去。“我觉得这能给我们争取几分钟的时间。”他高声喊道。

Root跑到Shaw的身侧,立刻一只胳膊环住她的腰部帮她站了起来。她们踉踉跄跄来到另一块巨石后面正在准备十字弩的Cole旁边,离他们的营地又近了一些。“保持清醒,Sameen!”

“你只是想趁机在我这浑水摸鱼吧[1],”Shaw反诘,但声音明显虚弱了很多。Root抬起另一只手,手指抚过她肩上的伤口。“我刚那么说不是邀请你这样做。”Shaw咕哝着,却并没有推开她。

Root闻了闻自己带血的手指。“有毒。得带她离开这,我才能处理伤口给她灌解药。”

“她人还活生生在这呢。”Shaw虚弱地抱怨。

“我们也正是想让你活下来,亲爱的。”Root把几缕汗湿的头发从她脸上拨开。

“我好着呢。”Shaw嘟囔,但很显然她正在迅速丧失意识。

Cole从掩体后起身放了一箭。他们听到了一声痛苦的呻吟。他重新跪下填装弩箭。“他们还在不断涌来。”他环顾四周,“我们和桥之间的空地太过开阔。要走到桥边我们不可能不被射中。”

Root吹了个口哨。“Bear!”不一会儿,狼就向他们跑了过来。他的嘴上血淋淋的,但他看起来只是有点疲累,显然是战斗的胜利方。“好孩子。”Root笑道。她指了指Shaw,“守卫。”狼接替了她的位置守在Shaw的身旁,Root则让Cole扶着Shaw。

“你要干嘛?”他一手揽着Shaw的腰问道。她因为伤口的箭头动了一下而哼了一声。

Root站起身,“守好她,随时准备行动。我来解决掩护的问题。”说完便冲到了开阔地。

不知怎的,她似乎知道每一支射向她的箭的运行轨迹,总能挡开或闪躲出它们的线路。她看起来并非血肉之躯,而更像一阵烟雾。她站在空地中间,从腰带上挂着的袋子里拿出一个水晶烧瓶,将它扔向空中。烧瓶在距她几步的地方摔了个粉碎,随着一声巨响,一堵有两人高的火焰组成的墙壁拔地而起。

她回头对着目瞪口呆的Cole邪邪一笑。“Daizo认为我们应该叫它火墙[2]。简洁明了,不是么?”

“你有几个这玩意儿?”

“那是唯一的一个。测试版。我们的理论基础是没什么问题,但是看看它。”Root坏笑着看着一个被蓝色火焰吞噬的男人冲下了山坡。这对她瓶中闪电的项目是莫大的鼓舞。“他听到我的描述一定会非常激动。”

“你是说你甚至不知道它会奏效?”Root耸耸肩。“疯了,疯了。”Cole喃喃自语。

“我们得走了。我不太确定它能持续多久。”她很快拿起行李挎在肩上,又拿起了Shaw的。Cole背好他的十字弩,随后抱起Shaw向吊桥跑去。


在他们前进的过程中,Shaw时而清醒时而昏迷。“我觉得她情况不太妙,Root。”Cole跑到一半的时候有些担心地喊道。这座吊桥的桥面是两根粗绳和一排粗糙的木板组成的,两边的扶手是细线穿成的绳网,它横跨隘口和里忒峰之间宽阔的峡谷。阿历西亚河[3]在桥下奔流咆哮。

“一过桥我就检查伤口,”Root在他身后喊道。她能看到Shaw搭在Cole手臂上的腿在抽搐。她开始在脑中给这一系列症状分类。虚弱,肌肉痉挛,相当强效,即使只是极少量进入了血液也迅速让人乏力。不管侵入Shaw体内的毒物是什么,那显然都是剧毒。“我们最好再快点。”他跑得更快了,Root追上他的步子。对Shaw的担忧让他们都有了额外的能量。

过了桥之后,Cole立刻轻柔地把Shaw放在下桥的路边。Root马上跪到她身旁。她左手滑到Shaw的脖子下抬起她的下巴,右手从腰带的一个挂件里拿出一只小药瓶。

Cole抓住她的手。“那是什么?”

“希望这足够让她活下来,”Root抽出手严肃地回复。“你得信任我,Cole。”

他咬紧牙关,但还是点了点头。Root把瓶里的东西倒进Shaw的嘴巴,用手按住Shaw的嘴巴和鼻子逼她吞下去。

Shaw被呛得猛地咳嗽起来。Root移开了手,伸手从背后托住Shaw的肩膀,让她能坐起来更好地呼吸。“这玩意味道跟屎一样。”她呻吟着短暂清醒了一会。

“如果把药做的太好吃的话,就没人相信那是药了。”Root的眼睛有些可疑的水汪汪。她帮着Shaw重又躺下,拿出她的一把匕首顶在埋在肩膀里的箭头旁。“这可能会有些疼。”

Shaw颤抖着吐了口气,点点头。“来吧。”Root把刃尖插入伤口,吧嗒一声,挑出了箭头。她立刻把匕首甩到一边,从另一个药瓶里倒出些什么在伤口上。Shaw倒吸了几口气,但是一动不动。

Root从包里摸出一些干净的布条包裹住伤口。“在我能给你缝合伤口之前这样应该就行了。”

“我一会自己来。”Shaw低声说。她又闭上了眼睛。Root不知道她是想这样把注意力从疼痛上转移开还是又昏了过去。

他们听到了喊杀声。Cole转头向吊桥看去,“我想那火灭了。”

“我们可以在桥头设立一个阻塞点,让他们无法大举压上。”Root建议。

“他们还有弓箭手。那个距离他们能射中我们。”

“那我们就跑。”

“一整路背着Shaw下山?”Cole摇摇头。他放下自己的十字弩,捡起Root从她的一个手下亡魂那拿来的剑。

“Cole,你想做什么蠢事是不是?”Shaw哼哼着,眼睛仍然没有睁开。

“你知道我的,Shaw。”他对她笑了笑。“尽量不要被龙吃了。让Root协助你。”

她越来越不清醒,但她知道有什么事情很不对。“Cole,你干什么?为什么?”她眨着眼迷茫地看向他。

“对不起。”

“你不是说不想做英雄么?”

“也许我就是想做一次你的英雄。”他看向Root,“照顾好她?”

“一定。”她赌誓。他颔首站起身来,最后看了Shaw一眼便冲向了吊桥。


Cole跑到一半的时候Wilson的第一个手下也出现了。他们不怀好意地呼叫,觉得已经把猎物逼到了死角。Root沉默地看着Cole等着更多的人走上吊桥。

他没有拿剑的右手勾住桥索,随后侧身挥剑砍向左边的。绳索被切开了一个口,但并没有一下就断开。他再次举起了剑。Wilson的手下看出了他的意图,喊叫着想往后退,其中几个人在Cole斩断左边的桥索时像他一样死死抓住了右边的。桥面随之松垮下来,垂直于下面河面来回晃荡。

Cole靠手肘挂在右边的绳索上,再次减尽全力挥剑砍下。这次他只一下就砍断了绳子。Root在那一瞬间和他对视了一眼,随后他便消失不见,和Wilson的手下一起落入峡谷间的水流里。

“不!”Shaw在她身边大叫。她借着充满全身的愤怒挣扎着跪了起来。“我们得下去。”

Root悲伤地摇摇头,“不行。”

“那河。我们得去找Cole。”

“他已经去了,Sameen。”

“好吧,”Shaw好容易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那我自己去。”

Root连忙上前扶住她,但是Shaw甩开了她。“毒药仍然残留在你体内,你连站着都很难。”

“那你就看着吧。”需要的话,就算有一百个暗骑追杀她,她也会靠着意志力到山下去。

Root按住Shaw的肩膀,“我不能让你那么做。”Cole最后的壮举不会,也不能被浪费。就算Shaw之后会恨她,她也必须阻止她今夜继续拿自己的生命冒险。她空出来的手伸向了自己的腰带。

“放开我,Root。”

“不。”忽然,她在Shaw的鼻子下方晃着一个药瓶。Shaw闻出了樟脑和夜玫瑰精油的味道。一种安眠药。她尝试屏住呼吸,但是她的眼皮已经变得沉重起来。

她用最后一丝力气转过身来一手掐住Root的喉咙。“我要干掉你。”她咬牙切齿地嘶吼道。

Root在Shaw手上用力的时候喘出一口气,但她的手很快因为药瓶里的气体开始生效而松了开来。“你想怎么干掉我都行,”她揽着Shaw缓缓蹲下,安抚道,“在你睡醒后。”

 

[1] 原文Root :"Don't blackout on me, Sameen." Shaw :"You just want to cop a feel."

     这里因为很多暗涌的感情不太好翻。只好注释大法了。Root是真的急了,琼瑶一点的话这里大概就是我不许你昏过去。Shaw应该是感觉到了,却自己第一次主动把话题往更安全的调情方向引,傲娇。Cop a feel通俗地说就是咸猪手…所以后面Root查伤口的时候她说刚刚那样说不是邀请你来摸,但是却又完全没有躲开。

[2] 原文Fire Wall,也就是Root正剧里S1E23出场那集的片名。这里翻译成火墙比防火墙更恰当。

[3] 原文Aletheia,希腊文,意思是真理。这也是S3E12片名,就是救Arthur Claypool那集。这里因为是河流的名字,就直接音译了。


评论(47)
热度(154)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