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17)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译者的话: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没从504缓回来,还在各种痛(痴)心(汉)重温(舔)。而且下周三集轰炸配上Shaw的真回归,最近更新会暂时减缓。这一节倒是有点像正剧情节,也是Root照顾伤后的Shaw,然而没有肉(反正正剧其实也没有= =)大家周末愉快~


第十章 风暴之眼(上)

 

记忆是个有趣的东西。Shaw几乎不记得海难后的最初几周发生了什么。她知道自己趴在一块甲板上漂到了岸边,但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集市的。她记得她偷窃食物,却不记得是怎么被守夜人抓到的。她记得Hersh在守卫关她的笼子外居高临下看着她,却不记得她被放出来的那一刻。

她清晰地记得被军团买下送去营地的那一晚。在到了一定岁数分派任务的方向确定之前, 年幼的受训者是住一起的。屋里只有另外一个孩子。他很瘦,看起来好像常年吃不饱饭似的,有着忧伤的蓝眼睛。Cole比她小三岁,就他的年龄来说过于高了,Shaw后来才知道他的身型让他有些笨手笨脚的。

之后的三年里他们一直一起接受训练。后来Shaw被选定往近身格斗专家的方向发展,而Cole则被作为信息收集和支援人员进行训练。他们好多年后才因为巧合被组为一队。Cole的暗骑在任务中被杀。Shaw的影卫得了嗜睡症,死在了自己床上。于是Cole成了Shaw的新影卫。永远在她背后支援,永远与她并肩作战。

而现在Cole不在了。

 

她喘着粗气坐了起来。一双温暖的手扶在她裸露在外的肩膀上,安抚她躺下。Root担忧的面容出现在了视野里。“你已经昏睡了两天了。”她挣扎得更厉害想要坐起来。“放松,你会挣开缝合好的伤口的。”

“龙。我不能躺在这浪费时间。”那个任务越快解决,她就可以越早追踪Hersh和Simmons来给Cole报仇。

“躺下。”Root推了下她的肩膀。Shaw摔了回去,虚弱得像一只奶猫。她躺在自己的斗篷和多出来的一床毯子下,她知道那是Root塞在包里带来的。Bear在旁边喘着气。她打量四周,发现她们好像在一个山洞里。她能听到外面狂风怒号。

Root有些责怪的啧啧道:“乖乖躺好。我们现在哪都别想去。外面正在暴风雪。”

“Simmons和其他人可都还在路上呢。”她尝试争辩。

“他们还在朝圣者之路上呢,也得对付风雪。我们直接穿越黑森里比他们少用了好几天。“

“可是我们现在呆在这不动就浪费了之前的优势。”

Root有些沮丧地吐了口气,吹散了她的几缕头发。Shaw莫名其妙有了要伸手将它们捋到她耳后的冲动,因为这样就能看清Root的脸了。她只是紧紧握住了拳。“我们得行动。”她几乎是吼出来的。

“再等一天,Shaw。再一天,到时你想去哪我就带你去哪。”

Shaw挪动着靠着好像是自己背包的东西半坐了起来。她四肢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好吧,一天,”她抱怨道,“但是明天,我们就行动,我不在意外面有多少雪。”

“你说了算。”Root为她的妥协温柔地笑着。她的脸颊上有一道长长的伤口,一线暗红色上分布着整齐的黑色缝针线脚。这让Shaw不禁咬牙切齿。Root本不该被卷入他们和军团的麻烦里。怒火在她体内燃烧,熔化,流经Shaw的每一条血管。

但是引起这怒火的人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在山的那边。“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因为你把我弄昏而杀了你。”既然没有合适的发泄出口,她只好选择来找Root的茬。

“你可没给我任何其他选择。”她叹口气,“我救了你的命。你可不能因此来指责我。”

“等着瞧。”Shaw怒气冲冲。Root给她递过去一杯水,她盯着火堆小口喝着。她能看到Cole的十字弩靠在正对她的岩壁上。“你知道么?“

Root本来正跪着在背包里找什么,闻言回头看向她。“什么?“

“关于Cole。你的神,”她几乎是狠狠地啐出那个词,“告诉你这一切会发生了么?”

“Sameen,看着我。”Root等到那双暗色的眼睛对上她的视线。“不。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想别的办法。阻挡暗骑,把Cole留在我们身边的办法。或者甚至逼他和Daniel跟Greenfield一起留在山下。”她在过去两天里不止一次地思考为什么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暗骑进攻的警告。在这事上保持沉默,而Root不喜欢这静默背后的含义。

她的眼里一定流露出了一些担忧,因为Shaw的眼神柔和了一些,她点头接受了Root的解释,率先中断了对视。“为什么他不就在我们这头把那愚蠢的吊桥砍断?”

“弓箭手在猜到他的意图之后会在他出手前就射中他。他必须确保有其他的暗骑挡在身前,这样才能确保他们不会放箭。这其实是非常明智的行动。”

Shaw微微一笑,“那就是Cole,根本不像他看起来的那么蠢。”她握紧又松开拳头,肩头的伤口还有些扯着疼,但是她能握剑。她向下扫了一眼,多亏Root精湛的缝合技艺,这也许都不会留疤,但是她自己反却没能毫发无损地离开隘口。“他不应该就那样死掉。”

“是的。”

“Hersh,军团,Simmons,我会让他们血债血偿。”她会让他们流干最后一滴血。把他们和他们所爱的事物都烧杀得片甲不留。

忽然,Root的手覆在了她的手上。“我会帮你的,Sameen。我保证他们逃不了这笔账。”她最后轻轻捏了一下Shaw的手便拿开了手。

 

Shaw觉得胸口扯得紧紧的,整个人既沉重又空虚。她的视线又变得有些模糊。她花了些时间专注于自己的呼吸。吸,呼,她数着自己的每一下吐息,直到视线的边缘不再是血红色。Root一直安静地待在她身边。当她觉得自己接近恢复正常后,她开始检视周边的石壁。“所以这是哪儿。我知道这大概是山上的一个洞穴之类的,但…”

“我们还在里忒峰的西坡上。离吊桥大概步行半小时的距离。”

“你背着我和所有的装备到了这么远的地方?”这可相当惊人。同样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女人显然两天两夜不眠不休地在照看她。当然这话Shaw是不会大声说出来的。

“Bear有帮忙。”Root有些难为情地低下了头,“而且我来回运了两趟。”

Shaw伸手揉着Bear的肚子,“多谢了,帅哥。”Root清了清嗓子。“还有你,我猜。”

“乐意效劳,Sameen。”

Root的眼神并没有同情之意,而是混杂了忧伤和一些更温柔的东西,这让她又不自在起来,于是Shaw选择把话题转向更安全的领域,“你有救下任何食物么?”

Root点点头,显然也很高兴她能具体做点什么。“你想要什么?奶酪,鹿肉干,还是一个苹果?”

Shaw几乎笑出来。她当然会留下那些苹果。“你和苹果是个什么情况?”

“没什么。很多人都喜欢苹果。”

“鉴于你吃了那么多,我很惊讶你还没有变成一个苹果。”

Root咬了咬嘴唇,“如果你想给我其他可以吃…”

“别起头。”Shaw打断了她。“我受伤了…还很饿。如果你在我摄取到蛋白质之前敢说完那句话,我会杀了你的。”

这并不隐晦的威胁并没能让Root屈服,她笑开了,“所以一旦你吃饱喝足了,我就可以有进一步的行动了?”

“反正目前为止没什么能阻止你的。”Shaw习惯性地抱怨。她宁愿和Root进行相对正常的互动,而不想去想那些更沉重的事情。

“爱莫能助,”她耸耸肩,“你实在太有野性的吸引力了。”她递给Shaw几条肉干。

“Cole说的没错,”Shaw摇摇头,“你是个疯子。”她把一整条鹿肉干塞进嘴里。Root给她满上水,便靠着岩壁坐回去,拿起她第一夜在营地读的那本书。Shaw很确信她是在给自己一点空间。但奇怪的是,她并不想要。

“我一直很好奇,”Shaw满嘴食物含糊不清地说,“这书讲的是什么?”

Root的目光并没有离开书。“你知道Old Thornhill和Samaritan的传说么?”

“混账恶龙烧毁了村庄和农民。但人们想了个什么法子把它困在了被烧得半毁的废墟里。直到现在Greer觉得现在是热闹一下的好时机。”

“比那要稍微复杂一些,亲爱的。”Root嗤笑,但还是被她的总结逗乐了。

“那就把这个故事讲给我听。”

Root转过头盯着Shaw,她因为惊讶而有些滑稽地瞪大了眼睛,“真的?”

Shaw翻了个白眼。“是的,在我改变主意之前。”


评论(32)
热度(140)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