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21)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译者的话:跟正剧说再见,五味杂陈。感觉目前整个环境氛围充满angst,也是无奈。希望孩子们都能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放飞脑洞屏蔽编剧,珍惜所爱遨游同人不如跳舞。这一章比较短小,会早一些放出下半节。


第十二章 暗夜(上)

 

Root在最后推开通向营地的活板门时觉得自己的肩膀都要烧起来了。黑暗中,这个长梯好像永无止境。又或许那只是Root的幻想。Sameen怎么能这样做?像那样吻了她之后去送死。

Root狠狠地甩了甩头。不!她不能那样想。Shaw还活着。那些Decima的白痴才伤不到她一根汗毛。她会回到她身边,或者Root在任务完成后会找到她。Root拒绝相信其他任何可能性。

她爬出活板门低下身来四下打量。在确认这里只有她一个人之后,她合上了活门。她现在在城堡的西北角,基本上是离Samaritan最远的地方了。这也是为什么Lambert首先对这一块的结印下手。

城堡的这一片不像其他地方被毁的那么厉害。虽然四周的空气闻起来脏脏的。每次Root有什么动作,总是会腾起一阵闻起来像烟尘和烧焦的肉的味道的灰尘。她竭尽全力不去大口呼吸。庆幸的是,营地屋顶的裂缝让新鲜的空气得以流入,同时也渗入足够的月光让她可以四下移动而不至于撞翻什么。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第一个她需要找到的结印在老兵械库那,应该就在旁边那栋楼里。她挪到门前轻轻打开门。飞速的一瞥让她确认前往目的地的路上空无一人。Root在石楼间飞跑起来。

还好,在兵械库离她更近的一侧有一扇门。她缓缓推开门,警惕地查看里面。地板上满是尘土,她能看到Lambert和他手下的人进入时留下的痕迹。他们全都白死了,这几乎有点让人觉得可惜了。因为她是来确保他们的行动毫无意义的。Root很快掩上了门,就像在刚刚的营地一样,这里也漏进了足够多的月光,让所有的事物都笼罩在一层幽蓝的光晕里,这其中也包括在房间另一端的石柱。

“啊哈,你好啊。”光滑的黑色石柱和她一样高,上面刻着各种咒语。她很快穿过房间站在它跟前。Root敬畏地抚过代表的名字的符号。她抬眼看向天空。“我希望你在看着。我希望你感到骄傲。”

Root除下左手的手套,从腰间拔出匕首迅速划过掌心。她静静地等着血汇聚在掬起来的掌心里。

在觉得血量足够后,Root把自己染血的手掌贴在石块上。“我把我的鲜血,我的生命献给我的人民。我会是他们的利剑和抵挡黑暗的盾牌。那摧毁我们土地的元凶将被束缚在此,直到我们的血脉终结。”在她最后一个词说完后,咒文发出明亮的绿光。她微笑着收回了手。

Samaritan咆哮了起来。显然,巨龙对于他的牢笼重又开始关闭感到不悦。Root笑得更开心了。

“解决了一个。”她花了些时间从衣服内侧的口袋上撕下一条布条,将它在手上缠了几圈盖住了伤口。她把布条的尾部绕了个圈,用一只手和牙齿尽量打了个不错的结。

医疗问题暂时得到妥善处置,Root来到门口向外瞄去。她得穿过这片空地去到庭院后端的另一个结印。她正准备出发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极其轻微的脚步回声。

她站在门边屏住呼吸,听着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已经完全不是回声了。巡逻的士兵,从声音听来是一个人。Root笑了,她正想打一场呢。她从背后抽出战斧,轻轻推开门,整个人藏在阴影里。

几分钟后,一个微微有些瘸的瘦削男人走过来停在了兵械库外面。他在看到敞开的门时抽出了剑。他正准备上前查看,Samaritan忽然又咆哮了起来。他吓得咒骂了一声,猛地转身,就好像恶龙正要冲破城墙来这把他掳走一样。

Root利用他这一瞬间的分心,上前用斧子勾住他的肩膀,猛地一拉带得他跌跌撞撞地后退着进入了兵械库。他的脑袋撞在了石头地板上。Root在他身后摔上门,而Samaritan也足够配合地用另一声怒吼掩盖了这噪音。

“现在我要怎么处理你呢?”她笑着看着地上的人,举起了战斧。

 

十五分钟后,她又一次快速穿行于庭院中。她的新朋友Carlo告诉她有一队士兵在城堡外围巡逻。多数人都是两人一组地巡逻。Carlo的搭档刚刚溜去上厕所了,所以他才一个人继续巡视,并且约好在结束后回队伍在大门的营地那会合。Root意识到自己在其他人开始担心可怜的Carlo之前只有不到半个小时,虽说他们在发现他的残骸的时候也不可能从他那得到任何信息了。

但是,城堡里的军队和村里的士兵仍然让人有些发愁。就她现在所收集到的信息来看,一切行动最好都能进行得消无声息。目前看来她是唯一一个从Thornhill来的能进入到城堡的人。她可不能出任何差错。

就在去往目标的半路上,背后忽然传来了脚步声。Root不得不匆忙躲进一个来人暂时看不到的侧廊。但是她仍然需要更好地藏起来,她扫视着四周的墙壁。

幸运女神又一次眷顾了她,她前方的石墙正好有个缺口。Root冲过去躲在凹下去的部分里。这一块在暗处,巡逻的士兵大概只有走到她跟前才会发现她。她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这次有两个人,可不会像她遭遇Carlo时那么容易了。

他们走的很放松,手上都没有拿剑。如果她不知道的话,Root会以为他俩只是从同伴那溜出来享受下夜晚清爽的空气。这样看来Carlo的失踪还不为人知,至少这点对Root还是有利的。

Root随着男人们的靠近数着他们的步子。她屏住呼吸,直到他们来到伸手可及的范围内时才上前进攻。她用斧背击中了第一个人的喉咙,打碎了他的气管;他大概会在她杀死他朋友之前就被自己的血窒息而死。Root转过身跪下来躲过了另一个人的一剑。她转过斧子,用尽全力砍向他的腿。这一斧直接砍断了他的大腿,他惨叫了出来。“嘘。”Root斥责道,用斧子的侧面砸向他的头,留他晕倒在原地失血而死。

她谨慎地站起身来,环视四周。看起来似乎没人听到他的叫声。“运气不错。”她喃喃道。她检视了一下斧刃,它微微发亮,面上的血液似乎被吸进了金属里。她咧嘴一笑,Daizo对刃口做的炼金术处理显然正在发挥功效。“目前看来一切顺利。”


评论(28)
热度(134)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