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22)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第十二章 暗夜(下)


Root在到达第二个结印之前又遇到并且解决了两个人。就Carlo跟她说的话来看,Decima似乎收到了关于Harold会派人去加固结印的警告。Root觉得奇怪的是,Samaritan依然被束缚着,他们又并没有对剩余的结印下手。他们在等什么呢?

她摇摇头。一旦任务结束且找到Shaw,她会有足够的时间来寻找答案。Root在即将到达目标的最后一个拐角处察看四周。这里空无一人。她来到应该有结印的一个小庭院里,但是却没有看到石柱。这里只有几从杂草,积雪和一堆黑色的碎石。

“见鬼。”她心情沉重地看着散落四处的碎片。Lambert不仅破坏了这个结印神秘的连接。他还不知怎的完全砸毁了石柱。这里根本没有Root可以加固的东西。

Root狂怒地一脚踢飞了一个石块。她们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终结这场闹剧了。Lambert和Greer都他妈的可以见鬼去了。

“好吧,现在我只需要想想怎么自己杀了那条龙了。”她站在那深呼吸了好几次来平缓自己的心情。但是却完全没有任何灵光一现的征兆。她抬头看向漆黑的天空。“真的么?一点帮助都不给?”

“好吧,一步步来。”她得去到大厅。Root现在在外墙的北端。她得先回到内墙,然后从大厅的废墟背后绕行,免得Samaritan看到她。

 

Root有条不紊地一路穿过废弃的城堡。又一次的,她幸运地没有遇到任何士兵。但这情况在她转过一个死角处的拐角后改变了,她看到五个Decima的士兵站在两条走廊的交叉口。Root停下脚步,她很难以一己之力对抗这么多人。她得换条路。

她转过身向回跑去,寄望于他们没有看到她。但是她身后传来的多人的脚步声很快扑灭了她的希望。Root跑得更快了,她开始随机地转向不同的走廊,努力甩掉追兵。在转最后一个弯之前她还觉得自己的计划挺有效的。

一个和之前在营地下的地下墓穴里非常相似的沉重铁门挡在她面前。她愤怒地踢了它一脚。“偏偏在这个时候让我转错弯,”她抱怨道:“也许我不该让狗带走我的地图。”

“她在那。”Root回身看到两个士兵向她逼近。一个持剑,另一个架起了十字弩。两个虽然比五个好,但是现状实在也不怎么样。她能冲向拿剑的人解决他,但在这个距离她肯定会被射中。

“好了,臭娘们,放下斧头。”拿剑的人命令道,另一个人则一直用十字弩瞄准着她的胸口。她退了半步,他们也跟着向前逼近了一些。

Root察觉到他们肩膀上方有些微动静。她笑的那么开心,以至于她确信自己大概会崩开脸上缝针的伤口。“你为什么对我们笑?”

“我没有在对你们笑。”Root开心地说道。剑尖飞速地先后刺穿了两个士兵的胸口。倒下的士兵背后露出了坏笑的Shaw。

“你不会想知道我都爬过了些什么才上到这里来。”Shaw跨过尸体走向Root。她的头发从头绳里散了出来,一缕缕被汗水粘在脸和脖子上,下颌上有一个巨大而刺眼的淤青,身上的盔甲也满是血和泥。Root百分之一百确定Shaw是她见过的最美的存在。

Root满怀爱意地笑着看她走近。“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找我的。”

“是啊,”Shaw耸耸肩,“显然每次我只要留下你一个人,你都会陷入麻烦之中。”

“当然。”她把头歪向一边,“虽然我更喜欢和你一起陷进去。”

Shaw翻了个白眼,即是出于习惯,也是为了掩盖看到Root还活着的时候骤然涌上来的不知道什么感觉。她直直地盯着Root打着绷带的左手,想起来那个用来重新建立魔法连接的仪式,所以她知道这个伤口意味着什么。“这么说你弄好了结印?”

“我恐怕那出了点小问题。”

“从我看到Decima那些白痴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会变很糟。”她还剑入鞘,把另一把剑靠在她腿边。她取下锁子甲手套夹在胳膊下,抓过Root的手检查她的绷带。显然这达不到她的要求,因为她立刻开始解开布条。

“其中一个结印被损坏得比我们预想的严重,”Root看着Shaw手上动作解释道。“没有可以让我们加固的东西了。这样一来Samaritan无法被关住。我们只能杀了它。”

Shaw停下手上的活抬起头来。“这在我看来可不是小问题,Root。”

“我们早就知道这也是一种可能的结果。”

“我们是指你和你虚幻的朋友,”Shaw翻了个白眼,“你可没这么告诉过我。”她把绷带打好结,将布条尾部压好。她的拇指无意识地抚过Root的手腕,又在意识到身体背叛自己做了什么之后像被烫着了一样甩开了她的手。

Root努力不因为这中断的接触而撅嘴。“我确实有告诉你告诉我你会摧毁Samaritan。”

Shaw有些慌乱地重新戴上手套。“原谅我当时觉得你是个疯子。”她毫不掩饰地上下查看Root还有没有受别的伤。看起来除了手上以外,这让人恼火的女人身上的其他血迹都是别人的。

“那现在?”

“我知道你是个疯子。”Shaw耸耸肩。“但我们都在这,所以显然我也疯了。”她咬住下唇。“我们到底要怎么杀死这玩意儿。”

Root举起握着战斧的手,将它向前递给Shaw。“它吸收的血越多就越锋利。”

Shaw的眼睛因为这个可能性变得炯炯有神。“请告诉我你这一路上让它好好饱餐了Decima那些白痴的血?”

“我可能让三到四个肢体离开了它们的主人。”

Shaw笑着试探地挥舞了几下战斧。“觉得它足够砍穿龙皮了么?”

“只有一种知道的方法。”

Shaw把多出来的那把剑扔给了Root。“那我们就去试试吧。”

“你先,Sameen,”Root装模作样地微微躬身。她站起身的时候笑得格外顽皮,“哦,别指望在这一切结束之后你能逃得了跟我说清楚那个吻的事。”

“那有什么好说的?”Shaw的语调暗示这没有正确的答案。

“当然是讨论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再来一次。”Root眯起眼睛,“不过,不包括你跑掉的那部分…”

“我是在保护你,你这不知感恩的家伙。”

“但是现在我还是要面对一条龙,”Root调侃道,“我恐怕这不是你做的最好的一次任务。”

“是啊,你要去面对它,”Shaw不屑地反驳,“现在我们是谁拿着这把魔法斧子呢?”

“没错,你很幸运有我把你照看得这么好,Sameen。”

“我刚刚应该让你被捅死的。”


评论(13)
热度(178)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