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23)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译者的话:屠龙开始。看这一节请自动脑补511里Shaw的柯基滑跪。以及我重新回去看(18),最后那几段话根本就是513里Root留话给Shaw的原剧扩写...这个作者太神了。


第十三章 神向你问好(上)

 

“现在看来,我应该带把大一些的斧子的。”Root在她们躲在大厅背面的残垣断壁后侦查Samaritan的时候说道。

“你脑子里的那个声音确实告诉你了它是一条龙。”Shaw反诘,并没有能成功模仿稍早前Root的语调。她摇摇头。她们来到这真的还不到一天吗?

“好吧,Sameen。我承认,你是对的。”Root用手里的剑指着它,“那根本就是一座小山。”她抖了一下,Shaw不知道这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又开始下雪了。

Samaritan躺在废弃大厅的正中间。从背脊延伸出来的嶙峋的暗红色鳞甲终止在身体两侧,更突出它白色的腹部。巨龙笨重的身躯就像一个染血的硕大雪堆。即使躺着,这猛兽相对Root和Shaw来说也仿若泰山压顶。大厅的长度几乎有整个城堡一半,而毫不夸张地说,它有大厅的一半那么长。Shaw紧紧抿唇,这还是在它像窗台上安睡的猫一样把尾巴蜷起来时的效果。

“我在不吵醒它的情况下过去干掉它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恐怕那几乎不可能,”Root叹了口气,“它的视力已经相当好了,而它的嗅觉更灵敏。老实说,我觉得Samaritan知道我们在这,它只是因为被结印困在厅里不能动才没有反应。”Root指了指两个泛着幽幽绿光照亮大厅的黑色石柱。只要那两个石柱安然无恙,她和Shaw在这曾经是东墙的大厅另一端就是安全的。

“如果Lambert不是已经死了的话,我肯定会亲手了结他。”

“反正还有Greer呢。”Root笑着耸了耸肩。

“相信我,这老家伙在我的名单上。”Shaw紧紧皱眉。谁会觉得放了这家伙会带来好结果?那么蠢的人根本不应该活在世上。

Root咯咯一笑,“我相信Harry会很乐意给你额外报酬的。”

“他最好那样;我恨死这寒冷了。”她黑着脸拨掉肩上的积雪来进一步表明她的想法,“Decima比这儿雪还要多。”虽然Shaw大概不介意免费帮忙杀了那混蛋。她重又看向Samaritan,摇了摇头。好吧,她绝对愿意免费完成那个任务。

Root蹭向她身边,“我可以贴着你让你暖和舒适的。”

Shaw甩开她。“我猜我需要留下它的头或者心脏?”她检视着巨兽的身体问道。就算有Root的魔法斧子,它这么厚的鳞甲依旧是个大问题。眼睛肯定是弱点,不过那爪子和牙齿是个小麻烦,哦,对了,这丑八怪还能喷火。她是为什么答应做这个任务来着?

“哪个都行。”Root颔首。

“那么你怎么看,从上方攻击还是走下盘?”

“都可以,我们得想法子让你离它近一些。”Root一边扫视着龙周边的区域一边说道。也许她们能用那碎石堆作掩护,想法子把Samaritan引诱过去再从下方发起攻击?她感觉到Shaw在她旁边动了一下。又或许她们能爬上那边剩下的墙然后跳到Samaritan的背上?她转头准备征求Shaw的意见,却发现她在向大门那边走去。“你去哪?”她当然不会就此放弃这个任务。

Shaw回头扫了一眼Root,“呆在那,压低身子。我回来之前不要离开掩护。”Root虽然很疑惑,但还是点头任她去了。

 

Shaw用了十分钟找到了她的目标。在内墙和门楼之间的庭院里有一群士兵正围坐在火边。Shaw笑着自腰间抽出从他们同伴尸体上拿来的刀。

“哦伙计们。”Shaw喊道。士兵们转过头来瞪着她。她掷出的刀正中其中一人的胸膛,直接把他从座位上敲得摔进了火堆。他尖叫着滚来滚去想灭掉身上的火。剩下的人一齐站了起来咒骂她。Shaw嘴角一挑转身向来处跑去。她在听到背后门廊里传来的士兵追击的脚步声后难得地笑了起来。

她绕过最后一个拐角直冲进大厅里。Samaritan漆黑的双目牢牢盯着她,渴望着送上门的零嘴。Shaw回头看到那群士兵仍然像一群饿狗一样盲目地追着她。她咧嘴一笑加快了速度。随着Shaw的逼近,Samaritan像蛇一样伸出舌头探查着空气中的气味。

兵士们在意识到Shaw把他们引到哪里之后惊恐地呼叫起来。但是Shaw没有停下步子,就在她看起来要成为Samaritan盘中餐的时候,她忽然双膝着地从它大张的嘴巴下贴着地面滑了过去。跟在她身后的人可就没有这么敏捷了,踉踉跄跄勉强停在了巨兽身前。

在错过了大餐的第一道菜之后,Samaritan一秒钟也没浪费,伸头一口咬住人群中的一个。他在Samaritan摇着头把他甩向空中的时候惨叫不止,不过他并没有惊恐太久便落入了它大张的嘴里,被一口吞了下去。剩下的人跌跌撞撞地想跑出它的领地。Samaritan深吸一口气,一口火喷出去撵上了另外三个人。

Root咽了口唾沫,“可怜的混蛋们。”不过是他们总比是Shaw好。Root看着她躲闪着巨龙甩来甩去的尾巴。Shaw挥舞着在月光下闪着寒光的战斧砍向Samaritan的腿。它咆哮着猛地甩头向Shaw咬去。Root在Shaw堪堪躲过这一击的时候屏住了呼吸。

Samaritan再次咆哮起来,但Shaw一直矮身绕着它的腿来回移动,令它没法咬到她。只要一有空当,她就挥斧砍下去。但是因为没法站稳好好发力,这一切只给它留下了几道擦伤。这龙看起来只是把她当作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臭虫,转而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前庭被烤熟的Decima士兵的尸体上。它匍匐上前开始大嚼起来。

“Shaw?”Root大喊。

“呆着别动。”她吼回来。现在她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时要担心龙和Root。她希望这疯女人至少能有一次听她的话,她头也没回地重又冲向Samaritan。

就在恶龙大嚼倒霉蛋二号的时候,Shaw溜到它的身子下方。她觉得自己大概能从这给它胸骨来上重重一击,说不定能砍断一根肋骨?其实只要能减缓这混蛋的移动速度,怎样都行。

Shaw把战斧高高举过头顶砍向Samaritan的胸口。斧刃只是在白色的鳞片上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甚至都没有出血。她大喊着再次砍了上去。这次斧刃终于完全砍穿了鳞片。几滴闪着光的血滴到了她的脸上。Shaw接触到血液的皮肤灼烧了起来。她一手勉强抹去了一些血滴,另一只手还牢牢地握着斧柄。

忽然,巨龙侧身滚倒在地,把Shaw和斧子一起带离了地面。它一直滚到后背着地,突然停住,Shaw握着斧子被甩得飞了出去,侧身狠狠地摔在了西墙附近。“狗娘养的,”她怒吼道。巨龙继续翻滚直到重又站起身来。Shaw在Samaritan逼近之前迅速起身跑开了。

Samaritan转过身像使鞭子一样甩着它的尾巴,Shaw躲过了一击,但她背后的石柱被击碎了。她不得不完全趴在地面上来避免被碎石击中。恶龙很快如法炮制,又击倒了她身边另一个巨大的石像。Shaw团身滚到一边,但是仍然有几个石块砸在她身侧。她一口气没转回来,晕了过去。Samaritan回过身来向她走去。

Root向他们跑去。“Hey!”她大声喊道,但是龙直接忽略了她。Shaw依然一动不动。

Root扔出她的一把飞刀,虽然击中了龙的侧面,但刀被直接弹了回来,根本无法刺穿坚硬的鳞甲。Samaritan不屑地哼了一声,如果它是个人的话,Root确信这巨兽肯定在嘲笑她。不过这好歹让它把注意力从Shaw转移到她的身上。Root扔出另一把飞刀,这次它击中了Samaritan的鼻子。巨兽恼火地咆哮着。它又一次深吸一口气,准备再次让一切沐浴在火海之中。Root及时在火焰追到身后时躲在了一堆碎石后。


虽然此时冒着自己被烤熟的风险,但她确实分散了巨龙的注意力,给Shaw赢取了喘息的时间。Shaw哼了一声翻身跪地起身,一手捂着肋骨。她拾起斧头扫视四周,在看到Samaritan冲向勉强躲在一堆碎石后面的Root时眯起了眼睛。

“见鬼。”她拼命寻找身边任何可以把巨龙的注意力从Root分散开来的东西。有那么一瞬间她寻思着把战斧扔出去,但是如果她没击中或者斧子又被卡住了,她就会失去最有力的武器。Shaw低吼了一声,这里除了雪和碎砾以外什么都没有。

Shaw侧头看向一边,发现那有很多石块。她把斧子收回背上的鞘里,拾起了她能拿得动的最大的石块。作为军团里身量比较小的雇佣兵的好处?Hersh逼着她狠狠训练,直到她那看起来具有欺骗性的身体强壮得可怕。在她最后撵上那家伙的时候,她会因此少捅他几刀的。

Shaw从来不迷信,但是她举起巨石准备扔出去的时候看向了天空。“如果Root说的没错,真有人在上面听着,那现在就帮帮我。”石块随着她的一声大吼飞了出去,砸中了Samaritan的后脑勺。它咆哮着转身冲向Shaw。第一步完成。

“希望同一个花招第二次还能有效。”她咽了口口水,跑向冲她而来的巨兽。Samaritan向她猛扑过来,又一次,Shaw滑行着避开了它的血盆大口,从它肚子下溜过,被冰雪覆盖的光滑的石板也助了她一臂之力。

Shaw一滑出它的身体下方就立刻站了起来。她直直跑向躲在碎石后面瞪着眼看着她的Root。Shaw相当确信这女人有一天会倒腾死自己,但是她不打算让这事发生在今天。她拽住Root的胳膊把她拉起来。“走。”Shaw大叫着把她推向大厅一侧。

“我有告诉过你你双膝着地滑行的样子简直难以置信地诱人吗?”Root喘着气。这女人有心情在她们从巨龙身边逃命的时候调情。要不是这一切太疯狂,Shaw都要笑出来了。

“希望你看的愉快,因为我不觉得还会有第三次了。”她回头看向Samaritan,发现它显然在准备又一波喷火。

“可惜。”Root撅了撅嘴,毫不在意她们当下的困境。

“别遗憾了,跳!”Shaw把她往墙的方向推去。看起来Root没遇到什么大麻烦,Shaw只是在自己跳下去的时候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呼痛。

“这样下去不行,”Shaw安全落在Root身边,喘着气说道。她贴在墙边看着一股烈焰从她们头上掠过。“我知道这他妈的烦透了,但是如果想让它死于几百道皮外伤,那实在要太久了,而且前提是我没被它跺成肉泥。”

Root咂咂嘴,“我们得放点什么大招。”

“还用你说?”Shaw怨念地嘟囔。

她忍不住微笑。“你太可爱了。”起身探头看向墙头外面。

“如果我们都活下来了,别忘了提醒我检查你脑子有没有受伤。”Shaw在Samaritan喷射出又一阵烈焰的瞬间拽着Root的外套把她拖了下来。“老实说,你是不是头部着地的?呆在下面别动。”

“我很乐意,但是现在真的不是合适的时机,亲爱的。”Shaw怒而将她推到一边。“嗷别这样。”Root舔了舔嘴唇,“一旦这事解决了,我保证我会下去,你想让我在下面呆多久都行。”

“Root,”Shaw咬牙切齿地挤出来,“除非我们能想出更好的计划,不然没人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乐意接受任何建议。”

Shaw捏了捏鼻梁。“你那缥缈的朋友有任何想法么,满脑不正经女士?”

Root皱了皱眉,“一句话都没说。”Shaw抽出了她的剑。“我恐怕威胁我也不能让开口。虽然我们稍后肯定能用它玩出各种花样。”

Shaw翻了个白眼,调整剑刃的角度直到她能通过上面的倒影看到墙头上方的情况。从勉强能看到的场景来看,Samaritan似乎已经回身继续大嚼Decima士兵的尸体去了。剩下那些白痴都跑掉了真是太可惜了,他们本可以进一步分散它的注意力。她的计划只有那一部分成功了。 


评论(40)
热度(160)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