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24)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译者的话:不知道为啥上一段热度一般,明明是全文相对高潮的部分,蛋蛋的忧桑。这一段相对不那么好翻,要是大家看了觉得有疑惑或者理解不清的地方请一定告知我。


第十三章 神向你问好(下)


Root抓住她的胳膊,“大厅的北端,那里还剩了点天花板。”

她从Root手里挣脱出来,还剑入鞘。“没错?”Shaw现在可没心情谈建筑结构。Root站起身来,示意Shaw跟着她沿着墙走了一段。她们在一个裂缝处停了下来,从那里可以看到大厅的北端。

“枝形吊灯。”Root指着挂在天花板上的东西。它挂在离屋顶断裂处约十步的地方。一个曾经放满蜡烛的巨大的铁环被中间的铁杆支撑着。铁杆的末端是个装饰性的矛尖。看起来曾经有一对这样的吊灯,分别位于大厅的两端照亮全场。它的孪生兄弟在Samaritan从大厅南端的屋顶冲入并自此被困在这的那一晚被毁了。这头的一切都还是原样也算是个奇迹了,而且这对她们相当有利。“那将会是个相当有效的锚。”

Shaw意识到了她的计划,而且这主意相当不错。“把它引到灯下面。切断拉索,把这混蛋像个臭虫一样钉在这里。”下坠的力量足以帮她们完成任务。一旦Samaritan被固定在这,Shaw就可以上前斩下它的脑袋。

“不是我自夸,这计划不赖。”Root自豪地笑道。

“这是你今天说的最好的一句了,别笑那么得意,太过了。”Shaw坏笑道。她指了指背后的战斧。“你觉得这个能斩断挂住那玩意儿的铁链么?”

“我觉得真正的难题是怎么上去。”那拉住吊灯的粗壮铁链固定在和灯差不多高的一个平台上。“你能爬上去么?”

“拜托,我在其他孩子能走路之前就各种爬帆索了。”一路上砖石结构之间的缝隙应该足够让她抓手了。如果需要的话她应该也能用斧子砍出些裂口。

“那么你负责爬上去砍断锁链,我来把Samaritan引到预定位置。”Root在Shaw来得及阻止她之前就冲了出去。

“Root。”她低声吼道。这女人真是见鬼了。Shaw向相反方向冲去。她必须在Root做出任何傻事之前到达平台。她在东墙找到另一个缺口,翻了过去,在前往目的地的路上都尽量走在暗处。

 

Shaw停下抬头看着北墙,这看起来挺简单的。她已经看到了第一个搭手的地方。随着目光上移,她规划出了上到平台的路线。在她还是暗骑的时候,她爬过比这更难的。虽然一旦路程过半,不小心摔下来她就必死无疑。小菜一碟。

“多想无益。”她深吸一口气,小跑着冲过去跳起来抓住嵌在墙里的原来用来固定壁毯的铁环。她上下蹬腿几次来带动全身的节奏和动能,随后猛地向上跃去。她左手在过程中被一块砖石锉了一下,她苦笑一下用右手向上施力,就这么一步步向上前进。

就这么稳步攀爬了大概五分钟,她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咆哮。看来Root终于加入了游戏。Shaw回过头,毫无疑问Root正跑在一只暴走的巨龙身前。她看着那女人跃过一堆碎石。Samaritan很快撞过那堆碎石,带起一阵烟尘。

巨龙因为一时看不到它的猎物甩了甩头。Root绕到了它的身侧,要逼它转向。Samaritan挥舞起翅膀来驱散身畔的浮尘。不幸的是,它左边的翅膀直直向Root所在的地方挥去。Shaw惊诧地看到她向后下腰躲过了这一击。Root把身体压得是那么低,Shaw发誓她的肩膀几乎都要碰到地面了。Samaritan收回翅膀后,她像没事人一样起身继续奔跑。Shaw咽了下口水,如果她们都活下来,她一定要好好和这女人在床上大战一番。想着这愉悦的前景,Shaw继续向上爬去。

 

与此同时,Root在Samaritan的追击之下跑到大厅一侧,躲在塌了一半的石柱后喘口气。在烈焰从身体两侧掠过时她闭上了眼,都能闻到自己头发在高温下烧焦的味道。她尽可能地紧紧贴着石柱,一边想着下一步。她必须把龙再往陷阱所在的地方引,同时又要给Shaw的到位留足够的时间。

尽管听到了喷火的声音,Shaw还是继续向上攀爬。如果她停下来,Root根本就没有活下来的机会。她现在已经爬了过半了。她左手往上够一个看起来很结实的搭手处,却只是发现石块在她手下分崩离析。她来回晃了好一阵,一时失去了平衡,但是并没有掉下去。石块落地的时候她不由得咒骂起来。Samaritan猛地回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她所在的方向。“哦,这可棒极了。”她开始疯狂地向上攀援。

Samaritan显然觉得Shaw是个更唾手可得的零嘴,转而向大厅的北端走去。Root在发觉火势停下后从柱子后方探出头来。在意识到是什么吸引了巨龙的注意力之后她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啊哦。”

巨龙靠后腿蹲坐起来咬向Shaw的脚。她摆腿躲开了这一击,却差点没抓牢掉下去。Samaritan深吸一口气。Shaw冷笑着,心中了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可真是完美,她要变成一锅烤肉了。Cole肯定在另一个世界里笑得爬不起来。

“撑住,Shaw。”Root向他们跑去,抬头大喊。她调整了握剑的方式,瞄准目标。

随着Root飞速地祈祷能尽量引导自己的手,她把长剑向标枪一样掷了出去。在看到剑击中她的目标 ——Samaritan的左眼后,她笑了。龙怒号着表达自己的不快。它飞快地眨了好几次眼,都无法把剑弄出来,色彩斑斓的血开始从伤口里渗出来。它重又四脚着地,疯狂地甩着头。


意识到Root刚刚给了她一个绝对不能被浪费的机会,Shaw带着新迸发的力量重新开始攀爬。她只需要几分钟就够了。她的手臂在一次次带动全身向上的过程中酸胀得好似烧起来一般。她几乎就要到了。只要再几分钟这一切就都结束了。

Root看着Shaw沿着墙向上行进,开心地笑了。她很快就能到达平台,Samaritan肯定会被掉下来的吊灯砸中。这一切都进行得相当顺利。老实说,Shaw应该以后都让她来制定计划。

Samaritan选择在这个时候转头看向她。它向前跨了一步,一声低沉的怒吼回荡在整个大厅。或许没那么顺利,鉴于她还在这和一只暴怒的巨龙共处一室。Root转身就跑。“快,Sameen。”

Shaw咕哝着把自己撑上了平台。她一秒也没浪费,立刻起身,从背后抽出战斧。近看才发现这铁链比想的更加结实。每一节都是跟她大腿一样粗的铸铁。她扫了一眼战斧,“我希望Root没高估你。”随后她为自己居然在跟一把斧子说话而翻了个白眼。这活结束之后她太需要一个假期了。也许找个热带的什么地方…

Samaritan的怒吼让Shaw重新集中了注意力。她的视线越过平台边缘捕捉到Root正在以蛇形路线跑过大厅。Shaw知道这个蠢女人只是在努力确保Samaritan待在能让她们设的陷阱生效的地方,但是她真的不想看到她因此受伤。

“就差最后一下了。”Shaw退后一步,高高举起战斧。她深吸一口气来集中注意力,随后便挥斧斩了下去。斧子和铁链的撞击声震耳欲聋。Shaw摇摇头皱起了眉。铁链上确实出现了一道口子,但是离断开还差得远了。她翻了个白眼,她们可没有一整天的时间来解决这链子。她又一次举起了斧子。


与此同时,Root继续勉强跑在巨龙身前。她知道那哐当声意味着什么。Shaw在完成自己的那部分任务,这意味着Root得不惜一切代价让Samaritan待在这里。但是龙也听到了那声噪音,重又把注意力转移回Shaw那边。Root愤怒地低吼了一声。她没有可以扔的剑了,也不能像Shaw那样轻而易举地抬起巨石。她抽出剩下的匕首,准备掷出去,至少上一次她这样做的时候还是激怒了Samaritan的。

“Hey,丑八怪。”她大喊着扔出匕首。它又一次从巨龙的背上弹开,没法造成任何伤害。但是这次它甚至没有转过身来。

Samaritan猛地将尾巴像鞭子一样抽向Root,击中了她的胸口,导致她整个人飞了出去,撞向一根石柱。她的后背和右侧身体直接承受了重击。这次碰撞的力道击碎了石柱,激起一阵碎石和烟尘。

听到撞击的巨响,Shaw爬回平台的最边沿。“Root!”Shaw的嘶吼伴随着Samaritan志得意满的咆哮。她看不见她。一部分的石墙也坍塌了,她很确信Root就被埋在其下。

Samaritan虽然瞎了一只眼,但还是感知到了她的猎物再也站不起来了,它开始挪向那堆碎石。“哦见鬼,不。”Shaw赌咒道。她转过身又一次挥起了斧子。铸铁随着一声巨响断开了,现在只剩这个巨大的铁环的另一半了。

Shaw快速扫了一眼地面和吊灯,Samaritan仍然处在目标范围之中。她又一次高举战斧,随着一声大喊,她拼尽全力砍向了剩余的半截链子。Shaw确认自己脑海中浮现的想法肯定是鬼扯,但是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好像有什么人在她身畔引导她的双手,这一次战斧一下就斩断了铁环。

枝形吊灯扎扎实实地掉了下去。铁杆从Samaritan的肩膀下方插了进去。巨兽因为疼痛和怒火而狂号起来。它那硕大的身躯前后摆动,却无法弄出把它牢牢固定在石板地面上的沉重铁器。事实上,它的动作只是让自己的皮肉被撕裂得更严重。几分钟后,它疲惫地瘫在了地上。


Shaw在把战斧收回背后时满意地笑了,随后重又爬下了高墙。她扫了眼Root被埋的那堆碎石。“撑住。”她低声念道。下到一半的时候,她双腿一蹬,一个完美的后空翻落在了巨龙的后背上。Samaritan歪头用没瞎的那只眼睛盯着她,在她拔出战斧的时候警告地低吼了一声。

“你应该感到恐惧。”她对着巨兽喊了回去。她转了一下斧子,让斧刃浸泡在顺着龙的后背流下的鲜血里。不一会儿,它就开始散发出稳定的光亮。Shaw笑了。

“你看,我在那边的朋友相信有一个更高力量的存在。”她开始移动,拖着斧刃一路在Samaritan的后背上砍出一道越来越大的裂口,斧刃也吸收了更多的鲜血。“大多时候我觉得她就是在鬼扯,但是我得承认她确实和我不能理解的什么东西有联系。”

Shaw小心翼翼地绕过固定住恶龙的巨大铁器。“但我打赌你懂,”Samaritan又咆哮了一阵,尽管身体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脱力,它还是想显得凶狠一些。“而且我赌那是种你到现在都还畏惧的力量。”

她停在了龙脖子和前肢交界的地方。“Root会想让我给你传个话,”她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散发耀眼光芒的战斧,“神向你问好。”随后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斧刃劈向Samaritan的脖子。

 

评论(36)
热度(195)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