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25)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译者的话:非常敬佩熬夜坚持投票的各位,所以在此把一整章一次放出,相较之前稍长。临近结尾了,且行且珍惜。


第十四章 新元肇启[1]

 

Samaritan的头刚落在石板上,Shaw就从它的后背上跳了下来,冲向她最后看到Root的地方。她无视脸上和脖子上暴露在外的皮肤因为被龙血溅到而产生的灼烧感。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她的朋友,确保Root还活着。

就Shaw所看到的情况来说,Samaritan似乎不知怎的撞倒了Root上方的一部分石墙。Shaw咒骂着自己没能更快把吊灯弄下去。她没看到任何Root的痕迹,于是她开始清理离她最近的砖块碎屑。

十分钟后,Shaw看到了第一个鼓舞人心的迹象。Root打着绷带的左手卡在了两块石砖中。“Root。Root你能听到我么?”Shaw听到了一阵模糊的声音。“我听不清。”她的手指缓缓弯了一下。“好,撑住,我会把这些东西都搬开的。”

Shaw开始有条不紊地挪开石块。她推开了那些碎石,直到Root的手臂可以自由移动。Shaw能看出来它大概是骨折了。在她们能转移之前,她得把断骨归位再上好夹板。“Root,你在那还好么?”

Root颤颤巍巍地吸了口气,“听到你的声音真是太好了,Sameen。”

“嗯,再给我一分钟,我就奖你看我美丽的脸。”

“哦棒极了。”她能听出来她疼得厉害,Shaw于是暂停了手上的活,用自己奇迹般还干净的那部分短袍和刀鞘给Root的胳膊做了个临时的支撑夹板。

Root撞到的那个柱子其实救了她的小命。当它断裂跌落在Root上方的时候,正好和地面形成了一个角度,营造了一个三角空间之类的。这个空间护住了Root,使得她没被之后倒下的墙砸到。也许真的有什么神在那保护这个女人。Shaw过去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幸运的人。虽然已经如此走运,Root还是被击中了好几次。“哦你看起来真是糟透了。”Shaw在Root的脑袋和前胸终于露出来之后评价道。

“从你唇间流淌而出的诗句,Shaw,”Root呻吟道,“你都不知道这有多让我兴奋。”

“你这个蠢货。你是想让自己被吃了么?”

“从我们相遇的那天开始就想了。”

Shaw眯起了眼睛。“被龙吃。”

“不,但是你知道我对于翘臀是怎么看的[2]。”Root笑了起来。尽管身上满是碎石和血痕,她依然展露着她那特有的疯狂的笑容。Shaw不知道是应该掐死她来完成恶龙未竟的工作还是再一次吻她。Root脸颊上的伤口又开裂了,而从她呼吸的声音来看,她可能断了几根肋骨。Shaw的表情一定泄漏了什么,因为Root复又开口,“都不知道你这么在意,Shaw。”

Shaw梗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说:“你现在是我的搭档了。”

“哦是吗?”Root咯咯笑道,随即因为肋骨处的痛楚呻吟出来。“我的搭档,”她特意强调了那个词,“需要我声东击西来完成攀援的任务。我只是做了需要做的。”

“再也不许这样了。如果有风险,那也是我来承担。”

“我不是你的一个影卫,Sameen。我们是一样的,你和我。我们都不可能在任务需要的时候置身事外。”

Shaw垂着头。“你真的,真的让我很火大。你知道么?”

“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倾尽所有。”Root眨了几下眼。“我想小睡一下,亲爱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她的眼睛缓缓合上。

“Root,”Shaw轻轻在她没受伤的那边脸颊上拍了几下。“Root。”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完全昏了过去。“见鬼。”

 

长远来看,Root晕过去反而最好。因为在Shaw把她从剩余的碎石瓦砾里挖出来,检查了其他伤处并且包扎好Root的胸口来支撑肋骨之后,她还得把她运出城堡。她抱起Root,努力在一片废墟中前行,同时还有小心不要绊到Samaritan的残骸。就在这时她听到了脚步声。

“好吧,Root,”Shaw低语,轻柔地把另一个女人放在大厅里的一个碎石堆后面。“我得先解决些其他麻烦。别死。”Root当然没法回复她。Shaw抬头看向天空,她那虚无缥缈的朋友说不定重新加入了游戏。

当Shaw踱步来到开阔地,几个Decima士兵正张大嘴看着Samaritan的尸体。他们一个接一个把注意力转到她身上。她想自己现在满身尘土和龙血的样子肯定相当骇人。她一手举起仍然在发着光的斧子,一手抽出长剑。“我他妈的刚刚才干掉了一条龙,你们哪个人蠢到想来跟我试试手?”她扬起头,等着看哪个人胆敢上前挑战。

Decima的士兵全部选择了转身逃命。

Shaw邪邪一笑,“我就知道。”她转身回到Root身边。她和之前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昏迷不醒。Shaw摇摇头重又抱起了她,开始向城堡正门走去。

Shaw在看到外墙旁边的门楼后停了下来。它结实的砖石结构由于远离这些年来Samaritan被困住的地方,几乎没有收到任何损伤。她知道自己得歇下脚来重新部署计划。Shaw也知道在这里她能在任何进攻下坚守住。

“看起来我们可以舒适愉快地野营了。”Shaw告诉她昏迷的朋友,抱着Root进到了屋里。

 

“Hey。”Root咕哝着睁开了眼睛。

Shaw来到她身边,“你感觉怎么样?”Root昏迷了几乎两天,期间还一直高烧。Shaw有些担心她的哪个伤口发炎了。

“就像有条龙曾经坐在我身上一样。我的回忆有些模糊。Samaritan并没有真的在你干掉他之前坐在我身上过吧?”

Shaw翻了个白眼,但表情比平时看起来柔和多了,“傻瓜。”

“你有水么?”

Shaw拎起一个水袋。那些被她吓跑的士兵急着跑回家找妈妈去了,留下了一些他们的装备在门楼里。她对他们的热情好客一点也没客气。“慢点。”她边说边把水袋举到Root嘴边。

“多久?”她喝够了之后问道。

“你昏过去了一天半。”

“Decima?”

“走了,我想我把剩下的人都吓跑了。”她一直没忘关注村里的情况。那里并没有炊烟。城堡里和山脚下都没有人活动的痕迹。看起来他们在确认Samaritan死透了之后就全都逃回了北方。

Shaw转过身去小心翼翼地把一个她放在火堆余烬处保温的陶罐拿了起来,把罐里的东西倒进一个从士兵遗留物资里找到的锡杯里。“给。”她把杯子塞进Root没受伤的那只手里。

值得赞扬的是,Root抓稳了茶杯并且可以自己将它举到唇边。她闻了一下,“茶?”她笑了,“你给我煮了茶?”

“只是柳树皮加上其他一点什么可以让你重新入睡。”Shaw很愉快地发现这里除了武器装备外,还有一些医疗用品。她得以重新妥善接好Root的胳膊,并且上好了夹板,同时处理了她俩身上的其他各种伤口。她默默喝了口水。“快喝。你需要休息。”

“我知道好得多的方法可以让你帮我入睡。”

Shaw翻了个白眼。她清楚知道现在Root不可能进行任何相关活动。“少说两句喝你的茶。”

“不要觉得你可以逃过晚餐哦。”Root调笑道,虽然她还是喝了第一口。

“拜托,如果能吃到那牛排,就算是和Samaritan的尸体共进晚餐我都心甘情愿。”

“知道一个女孩排在哪真不错。”Root的脸皱了皱,喝下了更多那苦涩的饮品。

“喝你的茶,这样你就可以睡觉,而我能有点安静的时间来想怎么把我们从这鬼地方弄出去。”Shaw在过去的两天里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坦白说,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再给我几天我就浴火重生了。”

“你不可能几天之内就恢复到能走那么远的状态,”Shaw叹了口气,“见鬼,甚至我都不一定做得到。”她浑身都酸痛不已。并没有一堵墙砸在她身上,但是从她的身体受到的创伤来看,效果也差不多了。她整个人基本就是一个巨大的淤青。她不得不重新缝合了肩膀上的箭伤;她都不确定自己是打斗期间还是爬墙的什么时候弄裂了原来的缝合。整体而言,她俩现在都是一团糟。

Root放下杯子。Shaw在看到她喝了大半的茶水后赞赏地点点头。“我们能想到办法的。”她的注意力移到了天花板,表情忽然放空。Shaw认得那个表情。看来Root那虚无缥缈的朋友回来了。过了一会,Root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们得处理好Samaritan的遗体。”

“早就想到了,”Shaw回道,“我把能找到的一切易燃品都堆到了尸体旁边。这地方大概还能再扛得住一次火葬。我们可以在离开前把它烧了。”

“现在就动手,”Root命令道,“它的遗体的任何部分可以被用来做一些…事。”

Shaw挑了挑眉,“这听起来既模糊又危险。”

“求你了,Sameen。”

Shaw咕哝着站起来。“好吧,我希望你准备好迎接接下来会有的气味了。”

Root坏笑着举起她的杯子,“也许我会直接睡过最糟糕的时段。”

“当然啦,让我来做脏活累活。太是你的风格了。”Root只是捧着杯子对着她咧嘴一笑。“好吧,”Shaw愤愤道,“烤龙一条马上就好。”

“谢谢,Sameen。”

Shaw在门口转身指着茶杯。“喝完。我希望回来的时候听到的是你打呼噜的声音。”

“我才不打鼾呢。”Root愤而反击。

“你就这么骗自己吧。”Shaw笑出声来,走出房门踏入午后的阳光。

 

几小时后,Shaw回到门楼,脱下她上半身的盔甲。虽然耗时很久,不过现在Samaritan的尸体基本都是灰了。火还在大厅里继续燃烧着,但是那已经基本没什么残留了,Shaw觉得可以回到Root身边,放心地让它们自己烧完。

Root正打鼾熟睡,在火边的毯子下蜷成一团。Shaw伸手抚过她的额头。Root早前稍微有些发烧,不过从掌下凉下来一些的皮肤来看,那茶还是起效了。确定一切正常后,Shaw放下武器和盔甲,重新来到了庭院里。

离门楼不远处有一个相当老旧的饮马槽。Shaw缓步向那边走去,想洗掉一些汗水和刚才的任务留下的污垢。她一回到文明社会,第一件事就是要好好洗个澡。或者是吃牛排。或者是喝一杯。泡在浴缸里吃着牛排喝着酒。她舔了舔嘴唇,也许她会邀请Root一起,如果另一个女人愿意的话 。

是,那个画面相当不错。Shaw会让它成真的。她希望Root不是只会纸上谈兵的那种,因为Shaw已经给她俩想了不少计划了。

她单膝跪在饮马槽边上,伸手捧起冰冷的水来洗脸。她在水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她的样子似乎就能转述整次冒险的所有故事了。她脸颊和脖子上没有被遮住的皮肤上小小的圆形的灼烧痕迹是因为接触到了Samaritan的血;下巴上的淤青来自于地下的搏斗;浅浅的粉红色伤痕是她和Cole在路上被伏击时被箭擦伤导致的。Shaw摇了摇头,即使这样她看起来还是火辣极了。她掬起一捧水,开始细细擦洗脸上的汗水和尘土。

什么东西狠狠地砸在了她的后背上,她的头被按进了水槽里。冰冷的水包裹着她像针扎一样疼。Shaw猛力挣扎,她的手肘击中了什么人的身侧,她头上的压力减轻了很多,足以让她从水里抬起头来。

她扫视四周。忽然整个中庭都是穿着绿金色守卫服的人。为什么国王会把他们派到这来?Morgan勋爵告诉过他们这个工作是只涉及第三方的合同。他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除非…

她蓦地看向自己留下Root的地方。两个人正把她从门楼里用担架抬出来。她看不出来她是否是清醒的。“Root。”Shaw大喊。

她深吸一口气,自己俯身把头埋进水里,随后抬头一口水直直喷到尝试按住她的男人脸上。他的胳膊稍微松懈了一些,Shaw随即一肘击向他的腹部。他一口气松下来,双臂的束缚更松了,她直接挣脱了出来。Shaw旋身先一膝盖顶上他的肚子,再击向他的脸,直接把他敲晕了过去。她立刻从他的腰带上抽出一把匕首,转身重新面对中庭。

Shaw侧步躲开另一个冲向她的人。他被地上的同伴绊倒摔进了水槽,Shaw对他毫不在意。“Root!”那些人把她抬走了。Shaw怒吼起来,又来了三个人挡在她和她的目标之间。但是Shaw目标明确,他们没法阻止她。她躲过了第一个人的挥击,扭转匕首深深划过他的身侧,一脚踹向第二个人的左膝,满意地笑看他踉跄摔到。第三个人则在想要抓住她时被一刀刺中大腿。

在她的身后,两支有三棵树干那么粗的胳膊环住了她的腰,把她直接抱起来往后拖。第一波进攻里的一个白痴醒了过来,一拳打在她毫无防备的脸上;她的头因为那一拳的冲击力被甩向右边。鲜血从嘴巴上新的伤口顺着流下。Shaw向身前踢腿,想让抓住她的人失去平衡,却无功而返。一个人出来抓住了她的腿,同时另一拳击中了她的下颚。

Shaw啐了一口嘴里的血,“你得再加把劲才行。”不幸的是,这伙人的拳脚如雨点般落下,最后她彻底昏了过去。

 

Shaw醒过来的时候惊诧地发现头顶悬挂在一溜绿色的天鹅绒。“华丽的地牢。”她哼了一声。过了一会,她快速检查了一遍身上的伤口:她的头感觉就像有一大群渡鸦想啄穿头骨逃出去一样疼;右侧身体在呼吸的时候会扯着疼,但是她很快将之归为可以忍受的疼痛。她缓缓坐起身来。

她的感官似乎都有些迟钝,似乎并不只是因为头部的伤。难道除了被暴打之外她还被下了药?“哦,我得为这好好教训教训他们!”她无声地赌誓。当然她得首先弄清楚自己身在何处。

Shaw扫视四周。她在一个卧室里。从身下柔软的床铺,拉开的厚重窗帘和透进阳光的镶嵌玻璃来看,这是个奢华的卧室。“这是什么地方?Root在哪?”

 

[1]标题是Welcome to the new age,应该是imagine dragon的raioactive的歌词(这歌不错)。多谢 @Noramyw 给的翻译建议。

[2] 原句是you know how I feel about a nice bit of tail。这里是双关,a nicebit of tail也指好看的臀部。既提到了打飞她的龙尾巴,又顺便调戏了Shaw。

评论(41)
热度(174)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