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26)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译者的话:前因后果慢慢展开,还有一个惊喜~


第十五章 来日方长(上)[1]

 

Shaw从床上起身来到床边。“Thornhill,”她在看到窗外的景观后喊出来。她几乎能俯视延伸到港口的整个都城。“我回到Thornhill了。”

“Shaw爵士?”一个声音从她身后打开的门那传来。

Shaw转过身看到Thornhill的内务大臣。“叫我Shaw就好。”

女子点点头,“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我的名字是Carter。”

“内务大臣,”Shaw打断了她,“我知道你是谁。”

她踱进屋里,带上了身后沉重的木门。“你让我们非常担心。”Shaw闻言挑了挑眉。这女人甚至不认识她,她所说的“我们”都有谁?Morgan勋爵?Shaw不觉得自己让对方印象如此深刻。“你在任务中已经伤痕累累,结果Laskey那个白痴和他的手下还在Reese爵士赶到之前伤了你的头部…”

很好,至少Shaw知道她要去找谁算账了。“多谢那个白痴了,我不得不对他的好几个手下痛下狠手。”

勋爵相当不淑女地用鼻子哧了一声。“你已经足够仁慈了。”

“是啊,我之前几天过得可不怎么样。”她转身背对窗户,走向Carter勋爵。如果她能让这女人多说几句,她也许就能找到Root被关在哪了。“所以我在哪?我得说这是我享用过的最棒的监狱了。”

“监狱?”

“你知道那是通常你派一队兵士逮捕了人之后关押他们的地方吧。”

“那是个误会。”

“我确信那个叫Laskey的家伙和他的人会同意你的说法的。”

Carter勋爵抬起手,“不,我是说我们派人去不是为了逮捕你。”

Shaw皱起了眉头。她承受的那一顿暴揍看起来很像是为了要逮捕她。“那为什么攻击我?”

“如我所说,Laskey是跟着先头部队去的。他们本来只应该负责侦察城堡里的情况然后原地待命。但这孩子太渴望认可了。他在Reese爵士到达之前就向你逼近,在看到你的盔甲和旅伴之后就误以为你是威胁了。”

这个故事倒是说得过去,Shaw确实是个危险的女人。“他倒也没错太远。”

Carter勋爵微微一笑,“我想也是。”

“所以我可以说我没有被捕了?”

“恰恰相反。”她拍了拍Shaw的肩膀,“你真的干掉了那家伙。你会成为一个传奇的,Shaw爵士。”

“这个爵士的封号又是怎么回事?”

Carter勋爵耸了耸肩。“我想你得开始习惯这事。”她推开门招手示意Shaw跟上她。“我们现在时间紧迫,还有很多事要做。首先我要带你下去沐浴。等到你打扮妥当,我们会简短探视一下你的朋友…”

Shaw跟着她走进一条宽敞的石廊。“Root?”

“呃,不是,”Carter勋爵皱眉道,“另一个。”

“什么另一个?”这几天她都只有那一个朋友,如果Root还活着的话。就Shaw的经验来说,大多数国家通常都会砍了刺杀国王的杀手的头。如果Root死了,她绝对会扯下Laskey的命根子再逼他吃下去。

“Cole,我想那是他的名字。”

Shaw停下脚步。“Cole还活着?”

“一个叫Leon的渔夫把他从河里救出来带到了我们这儿。”Carter又往前走了几步才意识到她并没有跟上来。她站在那等着Shaw跟上。“就是因为他,Reese爵士才知道要着重搜寻你的踪迹。一旦我们知道你的旅伴是…”

“我不敢相信这小混蛋还活着。”Shaw的低吼打断了她的话。

Carter勋爵疑惑地歪着头,“我以为他是你的朋友。”

“他是的,这小杂种。”

“好吧,”Carter勋爵摇了摇头。这女人真是有些古怪。“你可以去吼你的朋友,然后我会送你去吃晚饭。国王应该会和你一起讨论你的奖赏。”

 

Shaw说服Carter先带她去见Cole。她站在他房间的门口好一会,只是盯着他看。老实说,他看起来并不太好,遍体鳞伤,但最重要的是他还活着。她摇摇头。这幸运的狗崽子。“你甚至不能正确地去死,白痴。”

Cole猛地抬起头来。他笑得那样开心,感觉整个头都要裂成两半了。“你活着。”

Shaw离开门框来到他身畔。“我想那是我要说的话。”

他打量着她的脸,显然是在评估守卫造成的伤害。她确信自己的淤青叠加在Decima的人之前留下的痕迹之上应该相当壮观,哦对了,还有那混蛋恶龙的血造成的灼伤。Shaw在脑中提醒自己见到Laskey之后要双倍地踹他屁股。“你看起来糟透了,Shaw。”

“这也是我要说的。”她嘟囔着坐在了床脚。他的头上裹着大片的绷带;左腿缠着绷带上着夹板,搁在一堆枕头上。“腿怎么了?”

“有好几处骨折,”他苦笑。“他们说我不需要截肢已经很幸运了。”

“Cole…”她开口,但老实说,她能说什么?感谢似乎根本不够,她也并不真的觉得愧疚,毕竟他的牺牲保证了她和Root能活下来完成任务。

“再来一次我还会那样做的,Shaw。”

她移开视线,“傻瓜。”

他点了点头。“我不敢相信你真的做到了。”

“我当然能成功。”

“是啊是啊,了不起的Sameen Shaw。”她对他皱了皱眉。“对了,我猜只有一个人能用那个名字。”他坏笑。Cole看向门口,意识到Carter在走廊里来回踱步,便压低了声音,“她怎么样了?”

“还不知道。那些士兵决定对我的脸下这重手的时候其他人正在把她抬走。”

“我希望你以牙还牙了。”

“我相当确定有几个士兵现在走路都还会一瘸一拐的。”

“当我告诉骑士卫队长去找你的时候,我以为他们找到你会帮助你。”他抬手指了指她淤青的脸,“而不是这样。”

“你告诉他们Root的事了么?”

Cole双眉紧锁,“当然没有。她在帮我们。我知道守卫一旦知道她的身份肯定会逮捕她。”

Shaw颔首,她也不觉得Cole会说出来,但她得确认。松了口气,她倾身向前耳语道:“我会查出来他们对她都做了什么,然后我会把她从这儿救出去。”

“要怎样做?”

Shaw耸耸肩,“和国王有个会。”

“Shaw,”他扯住她的胳膊。“我不觉得杀了国王Harold能帮得上Root。”

她把胳膊拽出来。“为什么你总想着这些打打杀杀的东西。”

“因为是你。”

她双臂在胸前交叉,“是啊,好吧这次我打算理论。”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端着托盘进到房间里来。她很可爱。高个,深色头发,翘臀。Shaw目光投向Cole,他显然也很欣赏这些优点。看到Shaw在那,她很快屈膝行礼,“Shaw爵士。”

Cole大笑起来,“别叫她爵士,叫Shaw就好。”他笑着看向她,“Veronica,我想你见一下我最好的朋友。”

她对着Shaw微微一笑。“很高兴认识您,我尊贵的女士。”

“呃,我也是。”Shaw有些尴尬地回道。

Veronica把托盘放在Cole床边的矮桌上。“我这就去给你拿一杯淡啤,Cole。”她对着Shaw垂首致敬,“女士。”

Shaw眯着眼看着她离开。在她出门之后,她转回身看到Cole已经塞了半个肉卷在嘴里。“Veronica?”她挑眉问道。

“是啊,奇怪的巧合不是么?”

“嗯。”Shaw回道。很快,Carter勋爵就来接她了。她告诉他们在今晚的庆祝活动之后,他们欢迎Shaw继续留在城堡,直到Cole恢复健康可以搬回他们在铁铺的小屋。Shaw告诉Cole她会在和国王见面结束后回来看他。

“尽量和善些,Shaw。”

“我什么时候和善过?”她戏谑地反诘。

“总不会让情况更糟。”他笑道。

 

Carter看着他俩摇摇头,随后便带着Shaw离开了房间。“他说你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认识了?”

“是啊。”Shaw颔首。

“在那之后,”Carter来回摆了摆手示意,“有过什么情况吗?”

Shaw一口气噎住,“没,他就像我弟弟一样。”为什么大家都觉得她和Cole有一腿?“怎么这么问?”

Carter勋爵嘴角上扬,“我觉得Veronica对他有好感。”

“哦,如果是这事,那应该很顺理成章。我觉得Cole对她也有意。他刚才都在心心眼看她。”倒不是说Cole在美女旁边的时候很少这样,但是Shaw觉得上天欠Cole这个情。

“好极了。”Carter笑道。“Veronica是个甜心。在他恢复的这段时间里,他俩应该有足够的时间了解彼此了。”

这倒是引出了Shaw想要知道的问题,“所以,Cole的腿?”

“我们请了都城最好的医生来照顾他…”她话音渐低。

“但是?”Shaw接话。

“但他伤得很严重,可能永远无法痊愈如初。”

“Simmons怎么样了?”

“Reese爵士在路上和他们正面交锋了。这也是Laskey的小队先被派去找你的部分原因,John知道如果你需要帮助,那么任何延误都可能是致命的。他带着主力部队留在那进行搜捕任务。大多数Simmons的手下都被抓获,但是他自己逃出去了。”Carter复述细节的时候拳头捏得紧紧的。看来Shaw以后着手追杀那个混蛋的时候,Carter会是可以信赖的盟友。“Jonh追踪他到了边境,看起来他在那和大队人马会合了。奇怪的是虽然他们人数占优,但却立刻撤退跑回了Decima。”

那确实挺奇怪的。不过话说回来。“也许他们告诉了他我对Greer的宠物龙都做了什么。”

“有可能,”Carter勋爵点点头。“不管怎样,我们在边境那边的内线一直都会高度警惕注意的。”

“我会杀了他。”

“我可以搭把手。”Shaw回过头来,看到Morgan勋爵大步从走廊另一头向她们走来。“看看你,屠龙勇士。这真是我最好的主意了。”

“Zoe,拜托?”

“闭嘴Joss,我才是那个招募了她的人,我有资格得意。”

“推荐她给你的不是…”

“起因的细节不重要,反正是我做到的。”Morgan勋爵打断她,“你觉得怎么样,Shaw?”

“我想我需要吃点什么。”她耸耸肩。

Carter抢在Morgan勋爵之前,“厨师们为了晚餐烤了一整只野猪,够么?”

“当然,但是那样的话,其他人吃什么?”

“为我作出的正确选择而欢呼。”

“请无视她,”Carter勋爵对Shaw说道:“我想她开始喝的太早了。”她做了一个举瓶喝酒的手势。

“只是为一个混蛋得到了应有的下场感到心满意足而已,”Morgan勋爵调笑着说:“我刚刚给Laskey指派了新职位。”

Carter抿了抿嘴,“守卫的委任是John的职责。”

“可他只会降他的品级,这可不够羞辱他。”她转过身看着Shaw,“那白痴从今以后要清洗都城里的每个马厩、猪圈和夜壶,直到他哭喊着回到妈妈的怀里或者退休不干了。”Morgan勋爵邪恶地笑着,为自己的决定有些过于得意了。

“暂时让那些人都处在我的视线外可能会是比较好的主意。”

“我不认为这会是什么问题,”Carter勋爵补充道,“我相信他们只要一看到你肯定立马往反方向逃。当然啦,这是针对那些还能正常跑步的人来说的。”

Shaw耸了耸肩,“对我下手,双倍奉还。”

“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让你去杀Samaritan。”Morgan勋爵又一次欢呼道。她们三个一起又向下走了一层。

“老实说,你是不是又溜到酒窖里面去了?试了试Harper的魔力植物?”

“难道一个贵妇必须要靠药物才能这么开心么?”

“当然不是,”Carter笑道,“但只是开心无法解释为什么你会像个疯女人一样撒欢乱号。”

“你伤害了我,Joss。”

“我还以为你们这些有头衔的人都是无趣的混蛋呢。”

Carter和Morgan同时转过头来看向她。“我想你很快会发现我们这处事的方法不太一样。”Carter微微一笑。她们走到楼梯底端,Shaw能听到水声。这里的空气感觉要温暖湿润一些。Carter领着她走过一小条回廊,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浴室。

这里的地板是明亮的蓝白色瓷砖。中间是一个微微陷下去的水池,旁边围了几条木头长凳。“这里的水来自山里的温泉,”Carter勋爵指了指放了一些物品的长凳,“肥皂和干净的毛巾。”她用胳膊肘顶了顶Morgan勋爵。

“哦,对了,”Morgan勋爵递给她一些黑色的布衣,“我们被告知你偏爱黑色的衣物。”

“是的,多谢。”Shaw接过那堆衣服。她刚刚都没注意到Morgan一直拿着这些。不管她被下了什么药,显然她的脑子还有些木。又或许她一下被告知了太多事情,一时无法妥善处理。希望好好洗个澡能让她神清气爽一些。

“等你明确了接下来的计划之后,我们会派人去你的铁铺取来你的物件。”Shaw只是点头,沉默地想着什么。Carter指指门,“我半小时后再来。”

“晚餐见,Shaw。”Morgan勋爵补道,“你得告诉我你是怎么干掉那玩意的。”

Shaw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她走向长凳的路上听到了门在背后关上的声音。她脱衣服的时候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肿块和淤青。看起来都不太坏。她肩膀上伤口还是她自己缝合的。老实说,最糟的部分其实是她在水里看到自己倒影的时候。“我猜那混蛋没有打断我的下颚或者颊骨已经算我运气好了。”紫色可不衬她。

 

[1]原文标题Future starts slow,216最后的背景音乐。谢谢 @Ice bear 的提议翻成来日方长,其中污力大家自行体会,咳咳。 

评论(34)
热度(155)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