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atalyst's Tale (27)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译者的话:我知道大家都急着看Root出来,但是也要appreciate作者对其他人物的刻画和对情节的完满性的重视嘛(虽然我当年也被她吊胃口急死了)。这毕竟是个相对完整的AU设定,并且应该会有续篇,所以必要的铺垫不可少。Patience, kids ;)


第十五章 来日方长(下)


洗好澡后,Shaw换上给她的衣服,黑色的皮裤和到大腿的束腰短袍,这袍子的布料是她见过的最柔软的。她散开头发好让它们快点干,如果国王对此有意见,那他就自己忍着吧。等Carter勋爵半小时后如约回到这里时,她递给Shaw一双及膝的黑色皮靴。和其他衣物一样,这靴子的大小也非常合适。Shaw皱了皱眉,这可有点过于诡异了。难道她昏过去的时候有人给她量了身?

不过这一切确实太不真实了。上一分钟她还被卫队逮捕,下一分钟她就被称为爵士,还被带去使用国王的私人浴室。Carter对于Laskey明显的误会并不完全说得通。她的盔甲确实看起来很像她之前暗骑的装备,但是如果Cole让他们去找她,那他们应该知道她不是坏人。而且人们也不应该知道Root长什么样,那为什么要攻击她?这一切都不太对劲。

Carter勋爵带着她一层层向上,走过一条条长廊。期间只要路过佣人,他们都会向Carter勋爵问好,低头致意。见鬼的是他们也这么对Shaw。

“这又是干嘛?”

“这里的墙都有眼睛和耳朵。所有的人都知道你从Samaritan手里救下了他们的小命。你赢得了他们的感激和尊重。”

“你们那混账中尉决定用我的脸当沙袋的时候要有这想法就好了。”

“Laskey会得到相应的惩罚的。”Carter保证道。

“是啊,我很欣赏Morgan勋爵派他去铲屎。”

Carter勋爵停在一组双开门前。她推开其中一扇,示意Shaw上前。“相信我,Zoe的那套猪圈什么的计划是他最不需要担心的。他从现在起都得睁着眼睛睡觉了。”

“我大概会揍他一顿,但是我不打算在他睡觉的时候攻击他,如果这是你担心的。”

Carter哼了一声,“看来你真的不知道。”

“什么?”

她摇摇头。“我可不想破坏任何惊喜。”她冲着门口点点头,“我就送你到这里了,Shaw。国王Harold很快就来。我很期待在晚餐上听你的屠龙经历。”

“谢谢,大概?”Shaw咕哝着进到房里。是这里的人都是疯子还是只有她疯了?Carter勋爵笑着在她身后合上了门,现在只有她孤身一人了。

 

这个房间富丽堂皇。砖墙是绿色和金色的,十二根圆柱支撑着六个宽阔的拱顶。每个拱顶之间都有几排高大的红木书架,被各种巨著塞得满满当当,看起来几乎要被压垮了。她刚刚进来的门位于房间南端的两个拱顶之间。在她左边的房间窄边,巨大的壁炉里火烧得正旺,旁边有两把绿色天鹅绒的高背椅。在她的右边有个圆桌,更远的北墙那有一张巨大的书桌,墙上则是Thornhill山谷的瓷砖拼画。

Shaw敏锐地观察着房里的每个细节,希望能发掘出任何能昭示Root被关在哪或者国王打算怎么处理她俩的线索。这里看起来是国王Harold的私人书房。她居然被一个人留在这,也是相当奇怪。

她缓步走向圆桌,桌面上是各种书籍和卷轴。墙面上凹陷的地方有一块告示板,上面挂在朝圣者之路的地图。几面彩色的小旗标记着不同的地点。Shaw认出了Donnelly的尸体被发现的地方,另一个则标记了她和Cole被盗匪伏击的地方。

“显然,国王一直都了解他的屠龙者们的动向。”他们没能在Simmons差点搞砸一切之前进行干预真是太差劲了。

Shaw继续走向书桌。一本巨大的书躺在桌子的正中间。那书脊看起来莫名的眼熟。但在来得及伸手把书拿来细看之前,她听到厅里传来了脚步声。她很快回身向房间的南端走去,被抓到在那四处窥探大概不会给国王留下太好的第一印象。她停在其中一个书架旁,背对着大门等待着。

 

Shaw听到了开门声,但没有立刻转身。她不会因为一个男人肉乎乎脑袋上的那个王冠而对他卑躬屈膝。快速的指甲轻叩地板的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很快一个沉重的东西撞上了她的腿。她向下看去,正迎上一双熟悉的棕色眼睛。“Hey,伙计。”她跪下来好好揉了揉Bear的头。“你在这做什么呢?”是有士兵在路上找到了他并把他带回来了吗?

“这是他的家。”一个和善的声音回答了她的问题。Shaw抬头看到一个戴着眼镜,有着并不服帖的棕发的清瘦男人关上了身后的门。“Bear是在城堡出生的。我的哥哥想培育一群狼作为他的猎犬。但在兴趣转向斗犬之后,他失去了大部分的狼。但是Bear的妈妈活了下来。”

“你哥哥可真不是个好东西。”Shaw抱怨着站起身来。所以这就是国王了,和她想的不太一样。

“我同意你的话。”他一瘸一拐地向她走来。如果她没记错道听途说的野史的话,他应该是在警戒战役的前线受的伤。这个人看起来并不起眼,却有着坚毅的性格。“我想Carter照应好你的基本起居了。”

“Carter非常有礼。”她回道,不想让他觉得她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Shaw觉得如果还有交集的话,她会挺喜欢Carter的。

国王Harold坐在了壁炉旁的一个高背椅上。Bear跑了过去立在他身旁。“我得首先跟你道歉,Shaw爵士。”

又来?“不是爵士,叫我Shaw就好。”

他微微一笑,“哦,我不认为你以后还能简简单单只是Shaw了。不过我们待会才会说到那。”他指了指旁边的另一把椅子。

“我站着就好。”Shaw回绝了他无声的邀请。

“我的手下错误地认为你从我这拿走了什么。”

“是啊,Carter说了有个叫Laskey的毛头小子有点过于热心了。”

他挑起眉毛,“我可不会用‘有点‘来形容你遭到的殴打。我也不赞成为了把你带回来而对你下药的举动。”

Shaw耸耸肩,“我经历过更糟的。”见鬼,那甚至不是这一路上她第一次被下药。

“我想也是。但是你刚刚为这个王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微微低下头,“这对你相当不尊重,而我感到非常抱歉。”

Shaw能看出来他的懊悔是真诚的,而这件事甚至不是他亲手做的。这些皇家的人难道不应该都是混账么?即使在接触了Morgan和Carter之后,她还是没有料到自己会被这样对待。这让她有些警惕。“这就是个误会。但是我也没手下留情。”她转移了话题。

“是的,骑士卫队长Reese对你的能力印象深刻,对于他下属的就不那么满意了。他告诉我你造成的伤害可不小。”

Shaw笑了,“我擅长我的工作。”

“无与伦比,”国王Harold点点头。“是时候好好发挥你的能力了。”

Shaw整个一僵。“帮你杀了一条龙还不够么?”

“我们依然在战争之中。Greer还会再用别的方法为自己博取优势的。”

Shaw抱臂胸前。“很难有比释放一条龙更危险的事了吧。”

“没错,”他承认,“即便那样,Thornhill也需要你这样的人。”

“我还有自己的其他账要清算。”

“啊是的,军团。还有Hersh。他们似乎进入了Thornhill,这也是个麻烦。就这件事,我们或许可以达成一个互利的协议。”

“我会杀了Hersh以及他背后的不管什么人。”就算Cole最后还是活下来了,她也不会改变心意。Hersh越线了,Shaw不会放过他。“然后我要找到Simmons,就算要一路杀进Decima。就这么简单。”

“你了解Samaritan和Old Thornhill之间的传说么?”

“不知道这和我的计划有什么关系,但是是的,一个朋友最近告诉了我。”

“而鉴于你在那个城堡里的经历,我相信你已经意识到那个传说中大部分的内容都是真的。”

Shaw努力抑制住翻白眼的冲动。有那么庞大的一条龙追着你喷火,你很难看不出来那是真的。就算他是国王,她也没什么耐心。“你要表达什么?”

还好,他看起来并没有被她唐突的语气冒犯到。“我的家族一直和一个,你可以叫它守护神,有某种联系。”

“你是说那个传说中把Samaritan困在城堡里的龙?”虽然Shaw觉得大概可以省略掉“传说中”三个字。她亲眼看到了结印,和Root那本书上的描述一模一样。如果它们是真的,Samaritan是真的,那另一只龙肯定也是真的。

他点点头,“是的。通过这个联系,我,和我家族的成员,拥有能预见我们子民的一些特定危险的能力。”

“那为什么先王还把事情搞得一团糟,导致某人派人去刺杀他?他难道不能预见到这一点?”

“那个人必须心甘情愿去倾听和接受神的引导。而我哥哥的死并不像传言所说的那样简单。”Shaw有些晕乎了。Root杀了他,这有什么复杂的?

“此外,这个联系在有些人身上更强一些。”国王继续解释道。“总而言之,他并不是很有天赋。每个人接收信息的方式都不一样。我主要是做有预言性质的梦,或者偶尔会在神灵的引导下写出预见。”

好吧Shaw完全不知道这说明了什么。“而你告诉我这些事因为?”

“因为我在那些梦里看到了你,以及你对我的国家意味着什么。”

“等下,”Shaw举起一只手,“你绕着说这么多就是在让我为你工作?”

他颔首。“是的,我是希望你能考虑和我们有更加长期的合作安排。”

 

好吧,这一天在持续变得更加诡异。“让我们先理清这第一个工作的事宜,再说其他的,如何?”

国王Harold看着她久久不语。“你下国际象棋么,Shaw?”

呃,这又是一个相当随机的话题转换。她摇摇头,“没什么时间玩游戏。”

“啊,可这是相当迷人的一个游戏。这完全是策略。”他从座位上向前倾身。“解读对手的战术和动机;比他们更早地知道他们会在哪里部署战力;彻悟价值、牺牲。人可以从中学到很多。”

“你想表达的是?”

“有些人把这个世界当成一盘棋,把从中学到的知识用得太过。他们把人当棋子一样赋予不同的价值,有些有用有些则没有。我的哥哥就是这样一个人,国王Greer也是。”

“是啊,那家伙根本就是个白痴,以为把Samaritan放出来会给除了Samaritan以外的任何人带来好结果。不管他们对Greer来说有没有价值,所有的人最后都会死。那龙不是他能控制的棋子。”

“正是,”国王Harold赞同,“即便如此,Greer也忘了在适当的条件下,最小的子卒也可以推翻国王。”

“你开始听起来像我的一个朋友了。”

“我想也是。”他笑得好像知道什么她所不知道的事一样。那个表情也让她想到某个人。

她清了清嗓子,那么就干脆提出来吧。“和我一起被抓的女人。”Shaw开口道。

国王重又坐回他的椅子。“啊是的,Root。”

“她还活着么?”

国王Harold脸色一白,仿佛被这个问题吓到了。“她当然活着,我们不是Decima。我们不是野蛮人。”

虽然Shaw脸上的淤青大概不太同意这话,她决定还是不要再提她自己受到的礼遇。毕竟她要提出一个请求。“放她走。”

“你说什么?”

“这是我应得的奖赏,黄金和一个要求。这就是我的要求,放她走。”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可以让Root摆脱所有麻烦的方法。

“从和你的朋友Cole的交谈中,我以为你在任务完成后会用这个要求解除婚约。为什么改了主意?”

Shaw握紧拳头,“Root帮了我。如果不是她,我也救不了你的王国。她不应因此被关在地牢里。”而且要不是她为了救Shaw差点死掉,那些士兵根本没机会抓到她。Shaw欠她的。

国王Harold十指相抵,轻击着自己的脸颊,陷入了思考,“但是她确实属于这里,她骗了你。我的好几个手下因为她而受了伤。她可是作为谋杀犯和神偷而声名远扬的。”

“这我不管。你欠我的,所以放她走。如果她傻到又被抓了,那是她的事。但是这次放她离开。”

“那你就得执行婚约了。”

Shaw狠狠咬牙。她确实意识到了这一点。鉴于多数人在和她说过一次话之后就恨不得逃到山里去,她其实是在赌一个娇生惯养的公主肯定不愿意嫁给她这样的人,从而逼Harold取消婚约。反正只要Root能先脱身。“嗯,这可是个不错的玩笑。我可不被认为是结婚的料。”

“我不确定哦,Sameen。”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她,“我倒觉得这次你是唯一合适的人选呢。”

Shaw猛地转身,“Root?”

“Hey,亲爱的,你想我了么?”

国王Harold站了起来,开怀而笑。“容我正式介绍我的侄女,Samantha公主,Groves女公爵…你的未婚妻。”

评论(79)
热度(229)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