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birthday cake: tumblr mini fics (上)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

作者:brightly_brightly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T

电梯:(上) (中) (下)

译者的话:好久不见,最近沉迷女(猫)色荒淫无度(对猫过敏)加上工作忙消失了一阵。但越忙往往越想不干正事...所以翻了这个orz

大家应该都对brightly_brightly不陌生了。这是她在Tubmlr上根据一系列字母点梗给出的肖根微型小故事。故事之间和与她其他文都没有直接联系。时间应该都是打败小撒后,这里无人伤亡。我觉得挺可爱的,也有隐隐的色/气,虽然分级是T。这个我翻的比较随意,有错误或理解不清的地方欢迎指出。


A. Fire/flames

 

就在Root和Shaw猛冲到掩护后时,楼里一半的木箱子忽然爆炸并被吞没于火海中。

“见鬼!他们在这设了陷阱。”Shaw吼道。

“在我提到我们应该更多尝试温度play的时候,这可不是我脑海中的场景。”

“现在真不是有这种姬智评论的时候,Root。”

她们向车子跑去,证据已经到手,所以也无所谓了。

“我觉得我好像被烧伤了。我们回家后你得给我舔伤口了。”

“我想说闭嘴,但是——”

“从来没用。”

Root系好安全带后她们一脚油门加速离开了,只留下库房在背后熊熊燃烧。

“如果你能在回地铁站这一路都不调戏我,那我就舔你的伤口…或者其他任何你想我舔的地方。”

Root坏笑着靠进自己的座位里,“成交。”



B. Sharing a drink
, X.A flash of anger (combined requests)

 

SameenShaw知道自己是个幸运的女人。各种层面上来说。

其中一点就是她的床伴/同事/室友/人生伴侣的耐力。Root可以至少连续进行三十分钟奥林匹克自由式口//交不需要休息。Shaw,现在被蒙着眼睛拷在床头,觉得Root今天的表现至少可以给9.3分。

Root正在用她的手指和唇舌把Shaw一路引向巅峰,却在最后一刻收手,让她缓下来,然后再给她更多。结果就是:Shaw觉得她大概已经要绝望地口吐白沫了。她的心跳和呼吸都十分紊乱。而当Root终于终于终于保持动作不变,手上压力和其他一切都恰到好处时,Shaw觉得自己仿佛跌跌撞撞摔下尼亚加拉瀑布,一头栽进了水底:她喊出了声,努力挣扎着喘着气,紧紧握住床头的横栏,仿佛那就是她的救生衣。

当Root把眼罩从她眼上取下,即使屋里光线幽暗,她仍能看到一张带着洋洋自得笑意的潮红的脸庞。

“亲亲。”Shaw要求道,她想尽快品尝那笑脸。

Root顺从地给了她一个悠长的吻,同时打开了手铐。就在Shaw揉着手腕缓解麻木感时,Root从她腿上方跨过去,拿起了Shaw的那杯葡萄酒,自顾自喝了一半下去。

Shaw意识到她的小偷小摸时已经太晚了。有那么一瞬的怒意掠过她,因为Root清楚她痛恨分享饮品。她火大地吐了口气。这没什么,她告诉自己,只是一杯酒而已,Root并没有不尊重她的界线。

但她还是给了Root的屁股一巴掌。以儆效尤。

Root叫了出来,“这是干嘛?!”

“你刚刚把你嘴里的病菌全弄到我的杯子上了。”她嘟哝。

Root笑个不停,眼角都湿了。

“亲爱的,”她喘着气,“过去那半个小时我的嘴就没离开过你下面,那些绝对都是你自己的病菌。”

Shaw耸耸肩伸手到Root那边的床头柜偷来了Root的酒杯。看她喜不喜欢这样。

“是啊,我的病菌,被你拿走了,就像我的酒一样。”Shaw并没有真的生气,那怒火只是一闪而过。她现在只是想吐槽而已。

吐槽有时感觉很不错,即使是在颠覆一切的高//潮之后。

Root把自己的酒杯从Shaw手里拿出来,放在了它的伴侣旁边。她伸头贴近Shaw的脸边,直到鼻子轻轻蹭着Shaw耳朵边上。她的唇是那么那么近。

“如果那些病菌对你来说这么重要,我想我最好还是把它们还给你,嗯?”

Shaw点头。“那才对。”

Root的唇贴上Shaw的脸颊,给了她一个温热的吻,随后挪了挪让她们更好地吻在一起。她尝起来像酒,像盐,像其他许多精致姣好的事物。

“下次你再从我这偷什么东西,我就要把你拷在椅子上,然后对你进行残忍而严酷的报复。”

“说到做到哦。”



C. A moment’s respite

 

“嘘,嘘,嘘,这就对了宝贝,好样的。”Root轻声哄道,小心地把球状口塞从Shaw嘴里滑出,“你先休息一下,我这就去给你拿点佳得乐。”

“啊——,”Shaw呻//吟着活动着下巴,“这个‘休息一下’是不是意味我可以把振动//棒也拿出来一会?”

Root的笑声从厨房里传来,“当然不是!”



D. Waking up

 

在充满了搏斗、拯救生命和追逐一个精力充沛的铁人三项运动员将近半迈的一天后,Shaw精疲力竭。她吃了晚饭,在第二顿晚饭之后开了瓶啤酒。但在来得及喝之前,她把就放在咖啡桌上,来到沙发加入了Root。Shaw是打算喝啤酒的,老实说,但是Root在玩鬼玩人(Evil Dead)并且没有使用作弊模式,那背景音乐也相当让人舒缓放松。

Shaw没打算就这么睡着,也没想着在睡梦中挪地儿,但她的头现在舒舒服服地搁在Root的大腿上,Root的胳膊搭在她的肩上,一边还在杀着僵尸还是什么的。

她醒来的时候感到脖子有些僵硬。Root轻抚着她的头发在看电影,并且在啜着她的啤酒

Shaw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

“Hey睡美人,”Root轻拍着她的手并没有停下来。

“那是我的啤酒,是我一天努力工作的奖励。”

Root用拇指抚过Shaw的下唇,“亲爱的,如果你想要奖励,我可以给你比啤酒要让人满意得多的奖励哦。”

Shaw的双臂伸展着越过头顶,搁在Root的腿上,Root抓住她的手腕把它们固定在一起。她满是爱意地盯着Shaw因为睡意皱成一团的脸。

“你甚至可以有两个奖励…”

Shaw咧嘴一笑。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G. A fistfight

 

公平地说,她先开枪击中了他。不过确实应该预料到有防弹衣的。

FBI特工一点也没退缩,直接冲向她抓住她的胳膊。她闪开了。他开始一拳向她抡过来。

第一拳正中她的脸颊,她脑子晕了那么一小会。

“谁会去打一个女生的脸?混账。”

“你刚刚给了我一枪!”他气喘吁吁,又一次冲向她。

Root以脚跟为轴一个转身把电击枪按在他脖子上。有些东西即使防弹衣也护你不得。

“下次,用言辞。”她在他摔倒在地的时候说道。

 


H. Greatest fear (Root)

 

没有几个人可以宣称自己在他们最大的两个恐惧之下能神智近乎无损地幸存下来。Root不是大多数人。Root的神智也基本从来没有完好无损过。也许那正是她能活下来的原因。

头号最大恐惧A:上帝之死。

The Machine在和Samaritan的战斗中崩塌了。两个AI都死了,但是只有一个重生了。

曾经有那么几个月一切都是静默的,这是没有上帝的时代,而Root也是孤身一人。没有Sameen,没有Reese,没有Harold,没有Bear或者Fusco。只有她自己灰暗的思绪、愈发紧缺的绷带供给和一个几乎不会说英语的医生,好在他从不吝啬吗啡的使用。


The Machine在那之后重生了,蓬勃发展成了她之前从未成为过的更伟大的存在,甚至超越了她自己的模拟所能预料到的程度。

但这花了好几个月。而在那漫长的几个月里Root孑然一身。

她尽量不和自己说话,也不和屋里的收音机或者电视说话。她知道那就意味着她真的疯了,不过从何时起她又在意这了?

和一个从来不会回应你,不了解你,或者与你有同样笑点和过去的上帝说话,和一个可能已经死去的上帝说话而只得到一片沉默…Root不知道那些信教的人是怎么做到的。

到最后,她不知道自己流得更多的是血还是泪。


Sameen来了,带她离开那个在DC的医院。

Sameen充满惊奇和爱意地看着她,就像她自己经常看Machine那样。

“她还活着,她偷了你的声音,这正是你所喜欢的那种诡异,但是她活着。”Shaw在她们上车前往——好吧——未来的路上时告诉她。

她活了下来,Root也活了下来,现在Root知道上帝的死也不会让她崩溃。

 

------

 

头号最大恐惧B:失去另一个所爱的人并且得不到答案。

Root了解那个故事的走向如何,了解在只知道那个人离开了却不知道她身处何处、为何离去以及如何离去的情况下,这会在一个人身上留下怎样的空洞。

在Samaritan掳走Sameen之后,The Machine不能也不愿意帮助她。

我会杀了你,Root发现她自己这么想,为了找到她我宁愿杀了你(至于她是指The Machine还是她自己,她也不清楚)。

夜晚寒冷而空虚。白天寒冷而空虚。

Root像换发间的花朵一般切换身份,开着玩笑,射击,吃饭,而在这所有的时间里,Shaw的失踪如影随形。

Root明白,她能从内而外地感受到,如果她不能找到Shaw,或者至少得到一个答案,她会开始做非常具有毁灭性的事。她能感到体内阴郁的海洋开始咆哮,暗黑的浪潮深不可测,荒凉又饥渴。

这结局会很糟的,她告诉The Machine。

The Machine并没有打算称那为虚张声势。

 

后来Sameen回来了。

而Root知道她能在失去她之后苟延残喘,却不能在没有她的世界活下去

 

几个月后,在战事的另一端,Shaw又一次握住她的手说道,“如果没有你,我也会继续走下去,但…我并不真的想那样做。”

 

Root很好奇a)反社会是否会有最大的恐惧以及b)是否失去彼此是她和Shaw共同的最大恐惧。

 

“我需要你协助一项任务,”Root说,“这也许会花掉接下来的三十或四十年,如果我们足够幸运的话…”

Shaw只是点点头发动汽车换上档,“Bear也要一起。”


评论(35)
热度(326)
  1. 弈辛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