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birthday cake: tumblr mini fics (中)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 见(上) 作者:brightly_brightly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T

电梯:(上) (中) (下)


J. Toast/speech. Someone specified they wanted Fusco, so…

 

Fusco从椅子里站起身来,面对屋里的人们。他清了清嗓子,举起装着苏打水的塑料杯。

“各位,静一静。作为父亲,我得给个致辞。”

“嗷老爸。”Lee说道,只是半真半假地装尴尬。

Fusco笑了。他知道,他现在时刻戴着的伪装成助听器的耳机,会把他的讲话传给那些因为明显原因不能到场的少数几个朋友们。

“今晚我是个自豪的父亲。我的儿子从高中毕业了,即将前往新兵训练营。他将成为一个海军陆战队员。我认识的一些非常优秀的人曾经是海军陆战队的一员。我知道我的儿子已经是个优秀的人,而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杰出的男人。你是我最大的骄傲,孩子。”

Fusco举起他的杯子,“致Lee。”

所有人都欢呼畅饮…包括在藏身处收听的Reese,Root和Shaw。

 

L1. A stolen kiss

 

就Root来看,她绝对没有权利想亲Shaw就可以亲她。Shaw的吻是礼物。它们很特殊。即使是那些强硬、有力、会让她瘀伤的吻。Root细细品味它们,一遍又一遍在脑海里回放。

但是今晚,Shaw带她去喝酒,然后她们暴揍了几个毒贩。Shaw随后把她*砰得*摔在砖墙上来了一场充满肾上腺素的性//爱。最后她们像燃篝火一样点燃了其中一个毒贩的车。

可以算是一个充满魔力的夜晚了。

所以也许是因为龙舌兰shots,又或许是燃烧的车子发出浪漫的爆裂声和噼啪作响的烈焰,但是Root决定,也许,只是也许,她能蒙混过关。

Root飞速地凑过去偷了一个吻,只是浅浅的一个,在Shaw的嘴角处。她立马直起身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呃啊,”Shaw嘟囔着抓住她的衣领,又把她拉下来,“回来。”

这一次,这个吻绝对不是偷来的。

 

L2. A stolen kiss. requested with O. The stars or space.

 

一级宇航员Sameen Shaw是个非常严肃的女人。她是军官,为她的祖国和星球在宇宙空间里服务。她的头发扎成一个利落又不至过于拘谨的马尾辫。她努力工作,勤于锻炼,认真休息。她的床铺周边贴了很多狗的照片。

她的手下都对她又敬又怕。但是她知道他们希望她能不一样些。“如果她偶尔能笑一笑。”他们窃窃私语。“铁娘子。”他们这么叫她。“她为什么就不能和善一点,正常水准的和善就好?”

Shaw不在意她手下的人怎么议论她,只要他们能完成自己的工作。

首席技师Root(就只有Root,她的狗牌甚至没有一个姓氏)算是个名人了。她在不到22岁的时候因为黑进了五角大楼被捕,她基本说的就是计算机的语言。她被训练成可以为政府和军队的任何一个部门工作,但是她选择了NASA,选择了宇宙。“显然会少很多和人类的互动”是她的原话,就好像这是最大的恩赐一样。

所以在Machine一号这艘前往火星的飞船上的人都知道 1)The Machine可以说最“喜欢”Root和 2)Root可以说最喜欢Shaw。不然为什么她每次在Shaw健身的时候都在健身站晃来晃去,或者提出和她分享自己的食物配给,又或者让Machine播Shaw最喜欢的音乐?

宇航员Shaw并非没有察觉。她只是认为Root想用甜言蜜语劝诱她让飞船改道,在那些有做人体/机器混合部件生意的诡怪异教团体的荒僻星球停靠一下。

技师Root完全没有这日程安排(她有路子从那些地方弄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然你觉得她是怎么弄到她的仿生耳朵的?)。不,Root唯一的日程就是保障船员和Machine的安全(并不是依这个顺序)以及和宇航员Shaw来一次反重力的性//爱。

 

这不是她们第一次一起出任务。哦不是。四年前,Shaw还是卫星计划的训练生,Root也在同一个项目里,Root当时威胁她如果不做…什么事就烧熔Shaw的脸。Shaw现在不记得了,她当时注意力完全被分散在了脸被烫的可能性上了。

她们一降落在地球之外的星球上,Shaw就狠狠给了Root一拳。她们都因此被关了48小时的禁闭。

现在Shaw是负责人,所以她时刻盯着Root。但恼人的是,Root真的是最优秀的。而且她一直为了Shaw做很棒的事。比如给她在休息室和健身房额外预约时间,以及放弃自己每周的桑拿时间只是因为她知道Shaw热爱桑拿。

终于,在Root亲手递给她一盒女童子军曲奇,缜密地积攒她那一小点个人影响力时,Shaw忍不了了。(译者表示这种每年特定时间限量出售的曲奇的巧克力味的真的很好吃)

“你现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知道我不会为了你把航线改变哪怕一毫米吧?”

“哦亲爱的,”Root叹口气,给了Shaw一条巧克力口味的,“我绝对不会让你为我作任何改变。”

她在Shaw的脸颊上轻快地啄了一下便走开了,留下Shaw守着一堆曲奇和一脑子的主意。


M. When it rains/snows/storms

 

“不。”Shaw揣在口袋里的手紧紧握拳,走得更快了,尽可能地躲过密布的水洼。

Root步调都没变,举着伞轻松蹭到她身边。Shaw的怒火和这场雨一样越来越强。

“可是你喜欢超级英雄电影。”

“我不喜欢。而且就算我喜欢,我也绝不会——”

“可是Shaw。你那么柔韧。没人比你更适合这项任务。”

Shaw抬眼看向她,摇摇头。

“重演蜘蛛侠雨中倒挂的吻不是任务。”

Root挑了挑眉。

在她们迟到半小时,浑身湿透地来到新的行动中心时,Reese和Finch都明智地没有提出任何问题。


N. The color green

 

“嗯,不,”Root决定,“我不喜欢这种灰色。”

“你也不喜欢黑色或者红色或者蓝色。”

“而且白色也太怎么怎么了。”

Root用力叹了口气,“我真希望我们当时把这些细节留给承包商来处理了。”

“你打算怎么跟她说?‘Hi,我是个富有淫//秽的屋主,我希望你能好好装饰这个量身定做的情趣玩具储物间。’?”

“我相当确定那个承包商也是跟我们一褂的,我不觉得她会太介意。”

Shaw耸耸肩,“我喜欢绿色。那让人放松。也和大多数玩具很搭。”

Root把一把油漆色卡扔在桌上,“那就绿色。现在,你答应了要帮我算嵌灯的位置的”

Shaw翻了个白眼,“这是我干过的最gay的事了。”

“不,亲爱的。我才是你干过的最gay的。”

 

附赠片段:

 

搬到一起住,看起来,还是难免会需要分享一些可怕的惊喜的。

“Root。”

“嗯?”

“为什么药品柜里全是drug(drug虽然有药的意思,但是在美国主要指毒/品类)?”

“那正是它的用处啊,亲爱的,用来装drug(Root故意混淆使用药物的意思)。”

“是啊,像感冒药止痛药那些,而不是致/幻剂和冰/毒和可/卡因LSD这些和这盒不管是什么的粉…”

“天使粉。”(Angel dust,一种迷/幻毒/品)

“天使粉。Ok,ok,Root,你是什么瘾君子么?因为我觉得如果我们将要共用…一个厕所,起居室,按揭贷款,这些玩意儿…我得知情。”

“哦Sameeeeen。它们是我的保险计划。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需要陷害谁持有毒品。”

“那可真是…蠢得机智。”

“嗯,我觉得我大概应该把它锁起来。可不会想我们未来可能有的猫溜进去…”

我们不会养——”(美国这边的lesbian couple stereotype形象就是会养猫)

“ok ok,把烟管上你的指纹擦干净放一边,然后你就可以来训斥我了。”

“啥—”

“听话。我这就进卧室准备好来接受你漫长严苛的舌战。”(原文tongue lashing,是斥责的意思,这里Root的重点显然是字面上的:舌头的鞭打)

“哦我的上帝。”

“没错,大概正是。”

Shaw锁好了药品柜。她的女朋友真是最奇怪的人。

 

P. While driving or in/around a car

 

“哦我的上帝Root哦我的上帝哦我的上帝哦哦哦——”

让Shaw这样失控基本上是Root在车上给她口时最喜欢的一点。

Shaw一手扶住方向盘,另一只手轻拍着Root的头。这个角度让Root的脖子和后背都很辛苦,但她花了四十五分钟的时间说下流话来给Shaw热身可不是为了让这大好机会白白溜走。

Shaw在努力尝试不撞车的时候尤为顺从。她猛地挺腰,呻//吟出声,但是车一直稳稳地没有偏出车道,并且始终保持55迈匀速行驶。

Shaw伸手打开收音机,车里回响着低音节奏。Root随着音乐轻哼着,带来的振动让Shaw几乎呜咽出来,强撑着不去扭动腰身。

Sameen真是太擅长同时进行多线任务了。

Root从Shaw的腿间短暂地抬起头,“绕远的那条路回家。”

  

Q. One missed call

 

瓢泼大雨和枪林弹雨扑面而来。Shaw浑身湿透,但至少她没中枪。

John几小时前就下线了。不知道他是否安全逃出,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安全撤离。

在她身边,Root小心翼翼地布置一条条炸药和引爆装置。Root通常只有在手下是电脑键盘…或者Shaw的时候才会这么一丝不苟。这绝对会是一次美妙的爆破。

Root对她咧嘴一笑竖起拇指:表演开始。

她们一跃而起,尽可能快地远离大楼外沿和那一片枪林弹雨。

Root的手机最不合时宜地震动了起来,正好让她分神到被子弹擦过她的大腿外沿。

她仍在继续移动,但显然被腿上血迹斑斑的伤口拖了后腿。感觉到Root不在她身畔,Shaw利落地转身跑回去帮着扶住Root,在拖拽着她俩前往集装箱后方的路上提供一些掩护。

大楼爆炸了。非常壮观。Root能看出来这爆炸让Shaw有些性//奋。

她们拖住敌人整整十五分钟。在这十五分钟里,Root流血不止,Shaw愈发不耐,她们的子弹也几近用竭。

如果不是主管Fusco带着手下过来包围那二十个黑帮打手,谁胜谁败真的很难说。

Shaw扶着Root来到战术车旁,割开她的牛仔裤(无视Root铺天盖地的下流话),给她的女人被子弹擦伤的地方消了毒,包扎好。她递给Root一条毛巾,用Bear的毯子把她裹好。

“我们走。”她说…Root打颤的牙齿是她唯一的回应。

Shaw在清晨开车带她们离去的时候又火大又寒冷,浑身湿透一团糟。

“哦,”Root在后座上喃喃道,“我漏接了个电话。是Rachel…她留了个语音信息…”

沉默。Shaw不禁担心Root是不是晕过去了。

“你在后面还好么?“

“我们…我们买到那房子了,Shaw。他们接受我们的报价了!”

Shaw笑着从后视镜对上Root的视线。

这一天最后总算不错。即使Root又受伤流血把车后面弄得乱七八糟。


评论(31)
热度(218)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