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hampion of Thornhill (1)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译者的话:很早之前答应的要翻译这个番外,虽然眼见肖根圈越来越冷清,现在大家还纷纷投入小姨子怀抱,但是自己说过的话哭着跪着也要做到。此系列后面还有另一个番外和一个马上结文的中篇。但是我不会翻译那两篇了,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自己去看~

这里依然是这个作者惯有的耍流氓M,只有嘴炮没有肉。我大概两到三天更新一次(大家越热情我发的动力就越强咯),一周半左右完结(对这是非常长的番外,有原正文的1/6长)。



这是早春里过于温暖的一天。Sameen Shaw爵士,Thornhill的屠龙勇者,正靠在长枪比武场地边的篱笆上,看着她的同僚John Reese爵士为了即将到来的比赛进行训练。“你歪向左边了。”

“因为你可是长枪比武专家。”

“我不常把尖锐的棒子戳进别人身体里,但是我的眼睛可敏锐得很。”她指了指场地另一端的假人。“你的最后三次突刺离你的靶子向左偏得越来越远。”

Reese查看了假人,摇摇头,他的长枪留下的黑色痕迹确实都集中在靶子的左边。“胳膊有点累了。”

“也是,你一大早就在这了。”

“我们良好的表现是很重要的。”五大王国大半都派了代表过来。作为东道主,他们绝不能丢Harold的脸。

Shaw坏笑,“恩,我可把剑都锁起来了。”她代表Thornhill参加比武大会里的近身搏击部分。显然,有三个人已经因为她的名声而提前退出了比赛。

“是啊是啊,”Reese嘟哝着把长枪递给一个侍从,翻身下马。两个马厩小厮立刻上前照料那骏马。

“不要因为我比你吓人而嫉妒我。”Shaw回嘴。

“那真是我现在的感受么?”

Shaw耸耸肩,和他一起走向给他们休息用的帐篷。大赛在Elias领主都城外围的地界上进行。“你知道我对感受那玩意没什么判断力。”

“啊是的你只会生气,饥饿和欲求不满。”

“偶尔也很有趣。”

“并不。”

“Root觉得我很有意思。”

Reese停下了步子。“Root觉得行刑很有意思。”她有一次在死刑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笑出了声。Carter勋爵事后不得不吼了她整整四十分钟,让她在公众场合注意端庄有礼。

Shaw思考了一分钟,“有些时候它们确实挺有趣的?”

他摇摇头继续向帐篷走去。“你们俩是为什么还没结婚来着?”她们都是疯子,这真的是完美的配对。

“因为傻瓜才会结婚,”Shaw低吼,“而且这就是让Root赢了。”

“她总有一天会让你屈服。”

“拜托,我才不会因为酷刑服软。”Shaw不屑地回道。她肯定能扛得过Root。也许…

“Root是酷刑?”

Shaw不怀好意地笑道:“有时是。”

Reese抬起手,“我真的不想知道。”

 

简单地吃了一餐后,Reese回到他的坐骑那,Shaw也回到她之前扶住篱笆的地方。“你就没其他事可做了么?”

Shaw回头看到Carter勋爵正向她走来。“Hey,瘟疫的囚徒终于可以离开床啦。”

“好笑,Shaw,很好笑。”Carter嗔道,来到她身边。她最近一直深陷于极其严重的感冒中。王庭内有什么在传播。首先是Carter的儿子病倒了,等到他快好了的时候Carter也步其后尘。Shaw很高兴看到她终于恢复了些。

“你觉得怎么样?”Shaw问道。

“好些了,”Carter因着Shaw表现出的极为罕见的关心微微一笑。“正好赶上。不然Zoe就得当明天的仪式主持人了。”

“你确定不是她想取代你的位置才下毒害你的么?”

“我们的Morgan勋爵确实喜欢自己的声音,但是不,”Carter大笑,“她可要忙着潜伏在各个帐篷间挖掘日后可以利用的秘密。”

“Zoe有意识到她和Root的爱好一样么?”Root一直都为可以借这次比武大会搜集汇聚于此的贵族们的秘闻而欢欣鼓舞。

“也许,但是如果她之后开始大嘴巴,我一定会提醒她这一点的。”所有人都知道,Zoe一方面为Root的名声给国家带来的好处而感谢她,另一反面又有那么一点害怕这位国王Harold最年长的继承人。不过这其实是很明智的。只要Root想,她就可以无比骇人。

“请务必在我在的时候提醒。”Shaw半开玩笑地说道。场地对面的一抹黄色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一个高个金发女人正站在两个帐篷之间看着Reese。Shaw之前没见过她,鉴于来客众多,这倒没什么不寻常的。但是这女人的表情里有些什么让Shaw凝滞了一下。看起来她好像在期待会发生些什么。

Shaw拍了拍Carter的肩膀,冲着金发女人点点头。“那个疯眼女人是谁?”

“那是Decima的Martine Rousseau勋爵。”

“Decima的贵族在边境的这一边做什么?”

“她的地产恰好位于Decima和Thornhill南部交界的地方。”Carter皱眉道,“国王Harold有些疯狂的想法,坚持认为比武大会的精神能让不同的国度培养更牢固的纽带。”

“是啊我确信Reese痛揍她会让国王Greer对我们格外温和友善。”

“国王也是好心。”

“如果他继续善意对待Greer,总有一天他的脑袋会出现在不好的地方。”那人想放一条小山一样大小的龙到这边,他显然不太客气。

“多亏了你,我们现在在谈判中处于优势地位,”Carter笑着说。“国王Harold只是为了两国良善居民的利益而尝试向对方伸出橄榄枝。这矛盾继续下去会伤害太多人。”

“而那是谁的错?”

Carter掐了掐鼻梁,“我知道。你要这样想。看着Reese把这女人打到地上吃土会让人尤为心满意足。”

“除非那是永久性的。”

Carter一掌击在Shaw的肩膀上,“你对一切问题的解决手段都是暴力么?”

“暴力可有意思了。”Shaw耸耸肩。

“你和Root为什么还没结婚来着?”

“为什么每个人都不停这么问我?”

“因为你在毫无缘由地犹疑不前。”

Shaw转过身瞪了她一眼。“不想被逼着和某人结婚难道不是个好理由?”

“拜托,”Carter嗤笑。“你和我都知道,自从你和Root遇见之后可没人逼着你和她呆在一起。你不想结婚没什么,但是别把责任都推到这上面”

Shaw转回去重又靠在篱笆上。“我从来不想要婚姻。”

Carter跟着她靠着篱笆。“成为骑士难道是你想要的?”

“老天啊,当然不。”Shaw哼了一声。

“但看起来挺适合你的。也许婚姻也是一样?”

Shaw眯起了眼睛。“是Root让你这么说的?”

“我看起来像是会接受那疯子的命令的人么?”Carter大笑。“无意冒犯。”

“没事。”Shaw摇摇头。她和Root都不能算是头脑完全正常。这并不总是坏事。

“你们很适合彼此,”Carter温和地补充道。“我知道Root从来没像过去几个月那样快乐过。”

“我不…”Shaw刚开口就被Reese坐骑的嘶鸣声打断了。她俩猛地回身查看它为什么会忽然发狂。它疯狂地蹬踏着地面,扬起阵阵尘土。

“John在哪?”Carter问道。

Shaw扫视那一带。“那儿。”她伸手指着。Reese脸朝下躺在地上,过于靠近受惊的马匹。Shaw撑着篱笆一跃而过。

“这他妈的是发生了什么?”她一边跃过篱笆一边大喊。

“我不…”Carter喘着气跟着她。她指着Reese身边几步之处的地方。“等等,那儿。”

Shaw顺着她的胳膊看过去,那看起来像是随手放在地上的一卷绳索。她在看到绳子开始移动的时候眯起了眼睛。“狗娘养…”她咒骂道,从腰带里抽出一把刀,手腕一抖,那条惊到Reese坐骑的蛇就死在了那里。

Carter打滑急停在Reese身前,激起一阵尘土。Shaw抓住他马匹的缰绳,努力在它伤到其他人之前让它镇定下来。两个马夫跑出来查看外面的喧闹声是怎么回事。

“拿担架来,”Carter对他们喊道,他们转身冲向医疗用的营帐。另一个男孩很快跑来从Shaw手上牵走了现在基本上平静下来的马匹。马一被牵走,她就立刻四下打量。Martine不见了。有意思,那个女士并没有过来帮助一个受伤的人。Shaw咬牙切齿地走到这意外的罪魁祸首旁。

Shaw蹲下身从蛇的身上拔下自己的刀。在靠近看清这红黑色的花纹后,她意识到有什么不对。这条蛇绝对没可能毫无缘由地在这附近出现。她握紧了拳头,有人得为此付出鲜血的代价。

 

“John怎么样?”几小时后,她进到休息用的帐篷问Carter。

“他已经醒了,虽然脑子那下撞得不轻。”

“他的腿?”那看起来可不妙。

“幸运的是,它断的很干净。不幸的是,他没法参加比武大会了。”她走到放满了各种瓶子的小桌旁。

“我知道,”Shaw答道。“国王Harold已经要求我替他上场。”

Carter给自己倒了杯红酒,一饮而尽,随即又满上了一杯。“好吧,至少我可以少担心一件事了。谁会替你参加剑术比赛?”

“Wells。”

“所以我们那边也不一定会输?”

“谁说我们会输掉马上长枪了。”Shaw满脸不爽。

“你之前参加过长枪比武么?曾经当过重骑兵?”

“倒没有,但是…”

“相信我,这比看起来要难多了,”Carter又喝了一口。“我自愿参加。”

“但是国王Harold跟你说不行了,你还在从重病里康复的过程中,”Shaw反驳道。Carter点点头。“是啊,他已经跟我解释过了。”

“所以接下来怎么样?”Shaw一边给自己也倒了杯酒,一边问道。“MartineRousseau肯定跟这有关系。我可以拿我的马打赌。”

“很有可能,”Carter点头,“但是我们没有她这次下套的确凿证据。”

“一条蛇正好溜到训练场地的中央?一条蛇,我补充说明一下,无法在这么北部的地方生存的蛇。”

“我知道,但如果我们要追查她,这还不算充足的理由,尤其我们现在和Decima关系微妙。”

“我可以给你更多信息,”Shaw双臂交叉横在胸前,“只要让我和她单独在小黑屋呆五分钟。”

“你最好是在说我。”Root过来加入了她们。

“我们得让Rousseau勋爵认罪。”Shaw解释道。

“也许我也可以加入你。”Root笑着说。

“你们俩不许严刑逼供那女人。”

“真扫兴。”Root噘嘴,Shaw看着她咧嘴一笑。Root从她手里拿过杯子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酒。Shaw瞪了她一眼,起身又倒了一杯。

“我能明确告诉你们这确实是Martine背后捣的鬼。”Root轻点自己的太阳穴,“知道一切。如果不是在警告我的时候我正在庄园的另一端,也许我还能救下可怜的大块头。”

“很遗憾,我不能用你脑子里的声音来正式起诉一个别国的贵族。”

“对我来说足够了,”Shaw走过来站在Root身边。“我们去剁了这个混蛋。”Root为着可能会出现的美味暴力雀跃不已。

“不许乱来。”

“扫兴。”

 

“显然没人看到任何蛛丝马迹。”Zoe走进帐篷怒道。

“小队都到齐了。”Shaw低声嘟哝,Root扭臀撞了她一下。

“不奇怪,Rousseau很聪明,不会被人抓到把柄,”Carter叹了口气。“如果确实是她的话。”

“如果?”Zoe炸了。“如果?你在开玩笑么?”

“哇,淡定,姑娘。”

Zoe闭上眼吐了一大口气,“抱歉。”

“你的男人被陷害了。相信我,我们都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Shaw回道。

Zoe点头表示感激,“我们得好好盯着你的装备,Shaw。确保她不会想再耍什么花招。”

“为什么她会想对Sameen下手?”Root来回看着她们三个。“她也参加剑术比赛?”

“呃…”

Carter抓着Zoe的胳膊肘,“我们去看看John。”

Root转身看向Shaw,“Sameen,Zoe为什么说要注意保护你?”

“我差不多答应了代替John去参加长枪比武。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大不了?”Root炸毛了。“有人刚刚想杀了他!”

“我以为告诉你是Martine了?”

“那不是重点。”

“Root,她不会蠢到再耍同样的花招。”Shaw向后跌进一把椅子,“而且我们这次会格外警惕她的诡计。”

Root开始来回踱步,“为什么就非得是你?”

“什么关于更好地代表国家之类的。Reese显然出局了。Zoe那小火柴棍一样的胳膊根本举不起长枪那么久,Carter还没从感冒中恢复过来,Harold不会让她上的。”

“但是为什么是你?”Root坐在Shaw的大腿上。她又从她手里把杯子抢过来,将酒一饮而尽后把杯子扔了出去。

“我不知道国王在都城还有其他私人护卫队的骑士?”

“我呢?”

Shaw戳了下Root的胸口。“公主。”然后点了点自己的,“骑士。”

“多数人都不知道我是公主。”Root反驳道。她可以的。

“所以由一个疯狂女杀手作为国王的勇士代表看起来好多了?”

Root噘着嘴,“你了解长枪比武么?”

“用一根大棍子打到另一个人,那能有多难?”


评论(107)
热度(235)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