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hampion of Thornhill (2)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译者的话:感觉上一节的评论成了留守村民召集帖lol 谢谢大家的支持。



在Shaw第二天有机会拿起长枪之前,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已经呼之欲出了。她在Cole和Silva给她穿上重甲的时候咕哝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能穿我自己的装备。”

“因为有人想要用长矛刺穿你的身体。”Cole摇摇头,“皮革挡不住的。”他们还算走运,店里有很多杂七杂八的盔甲配件,让他们能临时给Shaw凑出一套装备。

“谁能穿着这玩意打仗?太重了。”她抱怨,试着调整肩头沉重的金属的位置,让自己舒服一些。

“不是每个人都是小只又暴脾气的人?”

“如果你再说我小只,我会让你看到什么是怒火中烧,菜鸟。”Shaw对着Silva吼道。

“Shaw,Silva使锤子的水平几乎跟你一样好,”Cole责备她。“不要伤害帮我们打下手的。”

“这个打下手的人会把锤子塞进你的…”

“我收回,Cole。”Shaw打断她,“我喜欢她。”

“我想说…谢谢?”Silva微微一笑。她把最后一根系带拉紧,固定好Shaw的胸甲。“一切就绪。”

Shaw扭了扭脖子,“我想接下来要上马试试了。”

 

爬到Razgovor的背上又是另一场战斗。他们不得不给她找来一组垫脚的小梯子。Shaw几乎要用扫帚敲他们的脑袋了。她没那么矮,她只是不习惯穿着这么繁复的盔甲而已。

她也瞥到Martine Rousseau在其中一个帐篷后面藏着。那女人脸上好笑的表情让Shaw想干掉她。但她听到像是父亲的声音在脑中告诉她去赛场上战胜这个女人。所以她咽下怒火勉强爬上了马背。

他们沿着场地小跑了几圈,让马和骑士在新添加的重量下重新找到平衡。随后Cole递给她长枪。他们又小跑了几步,Shaw只是拿住长枪,尝试感受正确的平衡点。最后,Shaw引着Razgovor来到场地一端,她挺了挺胸。Cole把Reese之前训练用的假人支在跑马道中间。在他一声口哨后,Shaw拍马向前冲去。

Shaw让Razgovor加速飞奔,在靠近假人时举起了长枪。她稳住身体瞄准好,准备接受刺中的撞击,结果却在这第一次练习里完完全全失了准头。她自嘲地笑了笑,拍马掉头。再次尝试,她又没能命中目标,其实是连续三次。第四次她还是错过了假人,但勉强把长枪刺进了分隔跑道的围栏里。

“这看起来不会太顺利了啊。”Cole呻吟着转身看向Silva。

她咽了下口水。“我觉得我还是赌Decima那婊//子明天会赢吧。”Cole哀叹一声,开始拿脑袋一下下撞着围栏的柱子。

 

“能有多难?”稍晚Root在Shaw帮她穿开幕仪式要穿的裙子时调笑她。

“好吧,我也许有一点低估了这事,”Shaw微愠,“这就是为什么需要练习。”

“你今天有击中过假人么?”

“两次。”

“试了多少次?”Root逗她。她当然知道试了多少次。不必说,Shaw对于马上长枪的初次尝试并不优秀。

Shaw无视了她,只是抱怨着自己现在的衣着。“我看起来像个白痴。”头发放下来披在肩头,她被打扮得光鲜得像Harold最爱的酒杯,一身Thornhill特有的绿色和金色。“真的有必要这样吗?”

“你得惊艳登场啊,亲爱的。”Root反诘道,最后整了整Shaw的腰带。“要是我们灰头土脸衣衫不整的,可没法给人留下好印象。”

首先,Root才是她衣衫不整的原因,倒不是说Shaw对此有什么怨言。但是,“灰头土脸是因为我在为这傻透了的比武大赛练习。我本来要去洗澡的,”她一手捋了把头发,抱怨道:“主要是这些。”她拎了拎身上的短袍,“这什么做的?丝绸?你知道有这钱我能吃多少顿牛排么?”

“我最爱你愤愤不平贵族们过于奢侈的各种倾向了。”Root笑着说,“当然,除了在宴会厅里的时候。”

“每个人都得吃东西,Root。”宴会上的食物应有尽有,无限量供应。那可没什么错。Shaw猜想他们可以把剩余的食物送给穷人什么的。倒不是说有她的宴会会有很多剩余的饭菜。也许他们能勉强凑足喂饱一两个小只的孤儿的量?

她的遐想被贴上自己嘴唇的Root的唇打断。“怎么了?”她在Root退开后问道。

“为了好运。”Root兴高采烈。

Shaw挑起一边的眉毛,“我以为刚刚那,”她指了指自己的腰带,“是为了好运?”

“你想错了,”Root咯咯一笑,“那只是我运气好而已。”

“你真是个傻瓜。”

“一个幸运的傻瓜。”Root点了一下她的鼻尖,然后被Shaw尝试打开她的手的举动逗乐了。她后退一步,上下打量着Shaw。“你看起来帅极了。”

Shaw翻了个白眼,“随你怎么说。”

“记住,”她一边给Shaw围上一条轻质的披风一边说道:“Carter会叫你的名字,然后你就要趾高气昂得像拥有现场所有姑娘的内裤一样穿过会场…”

“真的么?”Shaw哼了一声。

Root耸耸肩,“你看起来棒极了,Sameen。”她舌尖扫过自己的牙齿,“不过你今晚得不到除了我以外其他任何人的。”

“你又没穿内裤。”

“那是谁的错?”Shaw明智地没有回答。如果Root不想她的内裤被撕下来,她就应该更快地脱下它。公主笑得就像她清楚知道Shaw是怎么想的一样。她清了清嗓子,“趾高气扬地穿过全场,站在预定的位置,等着Carter宣布第一轮的分组。然后好戏就要上演了。”

“你俩现在举止得体么?”Zoe在帐篷外低声问道。

“我们何时那样过?”Root回应。

她俩偷笑的时候听到Zoe抱怨道:“问了个蠢问题。”

“我马上就出来,Morgan。”Shaw嘟囔道,有些同情这女人。她检查了一下披风的系扣,转身从桌上拿起自己最爱的那把刀。

“你大概还是不要刺任何人比较好,Sameen。”Root调笑着耳语。

Shaw把刀插进她的左靴,“说的好像你身上没有带刀一样。”她明确知道Root身上现在有五把刀。想到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一点,她舔了舔嘴唇。

“哦没错,”Root颔首,“七把。”

等等,什么?Shaw眯起眼睛上下扫视着另一个女人。她怎么会漏掉两把?Root笑着把Shaw往帐篷门口推了一把,“走了,爱人。”

Shaw皱起眉头,“别。”

“可你目前还不让我叫你妻子。”

“我们才不搞这些可爱的小昵称。太蠢了。”

“都听你的,亲爱的。”

“Hey白痴们,”Zoe火大地低声警告。“快出来,Joss要叫到你了。”

 

Shaw出帐篷之前最后瞪了一眼满脸笑意的Root。她们三个很快来到参赛者入场的地方。

“代表Thornhill,屠龙勇者,Sameen Shaw爵士。”Carter宣布。Zoe挥手示意Shaw上前。

Shaw昂首挺胸穿过场地。人群爆发出疯狂的欢呼声。作为东道主女孩,Shaw显然是最受欢迎的选手之一。她路过其他参赛选手,向她在那一排最后的位置走去。她在认出其中一位对手的时候咽了口口水,走近Tomas的时候她咬了咬牙。她注意到他认出自己时瞪大了眼睛,待会可有够尴尬的。

“Shaw。”Grice在走到她身边自己的位置时冲她点了点头。

“Grice。”Shaw回礼。Grice是个不错的人,剑法很好,话不多。在Samaritan那任务中被烧伤,几乎和她一样想一刀刺死前爵士Simmons。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马上长枪。”

“通常我都不来那一套,”她回道。“但是当Reese摔下来打碎了他的花冠…[1]”

Grice因为她引用了广为传唱的童谣歌词而笑出了声。“国王在比赛只剩两天就要开始的时候找不到其他人了?”

“他一天之内就找到了。”

“好吧,我保证如果我俩是对手,一定不让你摔得太惨。”

 

一共有八个骑士参加马上长枪比武。Shaw和Grice是唯二来自Thornhill的。Rousseau勋爵显然代表Decima。Tomas和另一个比武大赛圈内相当知名的选手不代表任何国家,他们来只是为了奖金。一个姓Nolan的领主代表Hudson。令人啼笑皆非的是Snow爵士,代表的是南部的一个国家[2]。Shaw相当确信那个有小胡子的行走的砖墙是树人。谁知道他们也喜欢马上长枪?

Carter揭开了盖在写有第一轮对阵木板上的布帘。Shaw看到自己的对手时不禁翻了个白眼:她第一轮的对手当然就是Tomas,当然会这样。“翘首以待,Shaw。”他在队伍的另一头对她笑道。

“比武大赛的第一轮将于明天正午开始,Nolan领主对阵Snow爵士。随后Rousseau勋爵会迎战Langley[3]家族的Grice。接下来会是Shaw爵士和Koroa家族的Tomas的比赛…”Shaw在Carter宣布最后一组的比赛时间时已经神游了。

 

那晚稍迟些时候,Shaw站在庄园里巨大的舞池边慢慢咂着一杯啤酒。这是为了庆祝比武大赛开幕的盛宴加舞会。她已经吃了一整只野鸡和几大块土豆,正闲逛着稍微消化一下,为下一轮做准备。

“Shaw女士,”Tomas突然出现在她身旁,向她躬身致意。

“Tomas。”Shaw点点头。

“在发现初次会面你对我并没有坦诚相待时我可是大吃一惊。”

“是啊,你知道的,国王给了你一个任务,除了你之外还有些白痴也想分一杯羹…”她话音渐低。

他握住她的手。“哦你误会了,”他亲吻了一下她的指节,“我觉得一点点的欺骗让人格外兴奋。”

“可不是,”Shaw在越过他肩头看到一只暴怒的Root冲过人群时咧嘴一笑。“我跟你调情也不完全是为了利用你。”这家伙有极棒的翘臀,谁都会对他有兴趣。此外,她也不想在活动期间让除了Rousseau以外的任何人太难堪。有一个需要复仇的对象就足够了。

Tomas笑道:“你现在想做点什么比调情更进一步的事么?”

好吧,这下他把事情搞尴尬了,“请勿见怪,我也许还需要招待国王的其他客人。得作国家的形象代表什么的。”

“当然,”他再次鞠躬。“期待和你在比赛中的会面,我的女士。”他倾身吻了下她的脸颊。

“好,”Shaw点头后撤。Root会杀了他的,或者她,或者他俩。真是棒极了。她在她的未婚妻走过来时笑了。“Root。”

“他最好管好自己的长枪。”她低吼着拽着Shaw来到一个没什么人的角落,停在几组盔甲后面。

“相当确定这一切的关键就是我躲开他的长枪[4]。”Shaw被Root的妒火逗得笑出了声。

“你他妈的最好做到。”

“Root,拜托。”她抱怨道。她真的,真的不想跟这女人说得那么直白。

“什么?”

Shaw摇摇头。她不能相信Root居然真的逼她说出来。等等,这可是Root,她当然会这样。“我现在只能搞定你一个人。我不打算跳到其他什么人的床上。不是Tomas,也不会是其他任何人,了解?”

Root基本上是把Shaw一头闷进怀里。“哦,Sameen,我也是。”

Shaw皱着眉,“放开我,你这个笨蛋。我们这是在公众场合。”虽说她们很好地藏身在盔甲之后,但是任何人都可能不小心撞上她们。

“不,抱回来嘛,这样那个莽夫就知道你名花有主了。”她一只手向Shaw的臀部滑去。这几乎要成为她的一个癖好了,她总是抓住每一个机会好好地捏它一把。

“我觉得让他看到你这样对我上下其手只会鼓励他。”Shaw相当确定如果Tomas提出要加入她们,Root绝对会当场刺死他。

Root叹了口气松开了手,“你说的也许没错。”

“如果你愿意听我的,就会知道我通常都是对的。”

Root贴上前来轻轻舔咬她的下唇。“别噘嘴,这和你可不搭。”

“当真?”如果Root没有在色眯眯地看她,那就一定在噘嘴。有时她可以噘着嘴色眯眯地看她。Shaw觉得那简直就是某种诡异的黑魔法。

“怎么?”Root耸耸肩。“哦我爱死这首歌了,和我跳支舞。”

“不。”

“求你了?”

“不。”

“我会做你喜欢的那事儿。”

“啥事?”Root又捏了一把Shaw的屁股。“哦那事儿。”Shaw四下瞅了眼。“好,成交,但是只能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跳,就在这儿。”

 

[1] Jack and Jill went upthe hill的歌词,借此拿Reese逗乐

[2] 编剧小乔和John的老相好Mark Snow

[3] CIA总部所在地

[4] 暗指男性的哔——


评论(29)
热度(151)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