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The Champion of Thornhill (3)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译者的话:啊上一节大概因为是承接的部分感觉大家热情一般,沮丧脸。这两天病了加上周末有事,所以最后一节大概会稍微晚一两天发了。我棕色的那只沙鼠今天忽然身体发凉不怎么动弹,感觉好像不太妙,唉,私心里偶尔把她当根妹(因为另一只是黑色的而且小只一些),可不要...在这里给她攒攒人品T T


第二天早上,一个尤为雀跃的Root来到了马厩。现在还很早,没有什么马夫和小厮在附近。Sameen正浅笑着在床上打着鼾。她还有一个小任务要完成,然后就可以回去她身边了。但愿在Shaw出发之前她们还有时间再来一轮她们最爱的舞蹈。

一切都和预期一样,直到在她耳里给出了一个严厉的警告。快,有人过来了。

“别担心,刚好搞定。”Root来到隔间的另一端,开始揉着这位住户的鼻子。

“那边的,”Tomas在转角出现,喊道:“我昨晚舞会看到你和Shaw女士在一起。”

“Shaw爵士。”Root基本上是吼出来的。

“什么?”

“她更喜欢被称为爵士。如果你非要加个头衔的话,用这个。虽然她更喜欢大家不要加任何头衔。”通常Root是不会告诉别人这些的,但是她太清楚Harry坚持叫她Samantha所带给她的厌恶感。她不介意Gen那么叫她,鉴于她还没打算让妹妹了解她作为Root的所作所为。再说了,这个孩子实在太可爱了,谁舍得责怪她呢。

“啊,你一定是Shaw爵士的好朋友才知道这点。”

Root点点头,“没错,Shaw和我格外亲密。” 如果你还想保住你身体的各个部分,就永远不会有机会和她那么亲密, 你这个油嘴滑舌的混蛋。

“我想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女士?”

“Ginsberg,Alice Ginsberg勋爵。”她伸出了她的手。

Tomas接过她的手,在手背上一吻。她努力没在他干裂的嘴唇碰到自己肌肤的时候作出苦脸。“真是我莫大的荣幸。”

“确实。”Root低语着抽回了手。她勉强忍着没在借来的裙子上抹手。

“你这么早来马厩有何贵干?”

“哦,我只是为这些骏马着迷。真是些雄壮的动物。要知道我常年住在海边…”

Tomas靠在墙边,这让他和Root的距离仅一拳那么宽。“啊,所以不太适应结实的马背?”

“我更常穿行于波涛之间。”

“它们轻柔的拍打相当美好,那潮湿的气息…”[1]

Root忍着皱眉的冲动,他刚刚真的?“当然,但是人偶尔也会想探索一下未知的领域。”

“随时欢迎你来参观我的骏马。”

“他是个大家伙。”她对他眨了眨眼,“这是为了弥补什么不足么?”

他那个木脑袋完全没意识到这个侮辱。“要想刺出最得力的一枪,我需要足够强大的力量。”

“我听说你尤为擅长长枪。”

“我确实有过那么几次一击制胜,”他得意地笑着,“你对我的技术有兴趣么?”

“完全不。”她轻声道。

他皱起了眉头,“你说什么?”

“这是在干嘛?”忽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Root没出口的解释。

Tomas容光满面的转身笑道:“啊,Morgan勋爵,我正在和Ginsberg勋爵解释有一杆硬挺长枪的重要性。”

“是啊,可不能疲软地四处乱窜。”Root低语。

Zoe看起来像刚刚咬了一口柠檬一样。“我相信这交流古怪地令人着迷,但是Ginsberg勋爵现下有别的任务。”

“太遗憾了。”Tomas叹了口气。

“多谢陪我聊天。”Root客套道。

“乐意为你这样美丽的女士效劳。”Tomas躬身一鞠。转过身背对他的Root翻了个白眼。Zoe竭尽全力才没有在看到她的表情时坏笑出来。Root大步从她身边走过,离开了马厩。Zoe向Tomas点头致意后也跟着离开了。

 

“你这是要搞什么鬼?”她们一走出他的听力范围,Zoe就低声问道。

“为什么我一定要有什么目的?你太多虑了。”Root嘲弄她。差点就被逮了现行。

“你可是地狱里来的恶魔。”

Root不怀好意地一笑,“嗷,Zoe你嘴真甜,但是你知道我的心在别人身上。”

“说到她,你知道Shaw会因为你擅自干涉而杀了你的。”

“你看到Tomas了。”Root翻了个白眼,“他和之前一样毫发无损油嘴滑舌。”

“有些女人会称那为魅力。”

“有些女人太蠢了。“

Zoe摇摇头,“绿色可不配你。”

“话说你这么早来这干什么?”Root转移了话题。她才不是嫉妒,她没什么可嫉妒的,才不会只是因为Tomas英俊迷人还吻了她的Shaw就嫉妒他。

“查看一下Razgovor。”

Root为着Zoe的担忧轻笑。“他很好。Cole在他的隔间里打着鼾呢。没人敢靠近那么可怕的噪音。”

“我真是不懂这个男人是怎么娶到老婆的。”Zoe咯咯笑道。

“Veronica是个耐心甜美的女人。而他有漂亮的眼睛。”

Zoe不屑地嗤了一声。“我不知道你还好这口?”

“就算非我所好,也不意味着我不会欣赏其中的美好。”Root回嘴。

“我打算去看看Harper。她昨天晚上在器械帐篷值班。”Zoe抿起了嘴,“尽量别在回去的路上再惹麻烦。”

“谁说我刚刚惹麻烦了?”

“我脑中的每一丝常识。”Zoe嘟囔着转身走开。

 

及至正午,比武场地上方的烈日灼烧着大地。Shaw抹去脖子上滴下的汗。她对于稍后穿上铠甲毫无渴望。她可能会像篝火晚餐一样在这被烤熟。

“紧张?”Zoe在她身旁调戏她,她们正在皇家包厢等着下一场决斗开始。Shaw得在比赛结束后立刻冲去换上装备,但是她想亲眼评估一下Martine的水平。

“不。”Shaw不爽,“热得跟火炉一样。倒不是说这很少有。”

“说真的,你的谦逊总是惊到我。”Zoe起身走到角落那放着冷饮的小桌旁,递给Shaw一杯水。

“如果一切属实,那就不算吹牛,Morgan。”Shaw三下五除二就喝完了一杯水。

Zoe拿回杯子又倒满水。要是他们的冠军骑士在穿上盔甲之前就晕过去可不太好。“你和Root都是在哪找来这些人生智语的?她今早才跟我说了一通”

Shaw皱着眉接过杯子。“在哪?你怎么会早上遇到Root?”Shaw起床的时候她就在她身畔。其实正是Root在她两腿间的活动弄醒了她。

Zoe正准备回话,Carter就走上了台。“女士们先生们,尊贵的各位国王的客人们,请静一静。”人声渐低,她清了清嗓子。“Thornhill的国王陛下Harold和公主殿下Genrika驾到。”Harold和Gen在皇家包厢的前排就坐。

Gen转身冲Shaw疲倦地笑了笑。“你还好么,孩子?”

“我没睡好,”Gen皱眉,“而且这里太热了。”

Zoe来到边上倒了另一杯水,“给,公主,喝点水。”她把杯子递给那女孩,她感激地冲她一笑。Zoe在参赛双方上前候场时坐了下来。

Martine骑着她雪白的骏马立在起点,漆黑的铠甲外披着一条血红的短披风。她全身上下都是代表Decima的红色和黑色,甚至连她骏马的鬃毛都被红色和黑色的丝带编成了发辫。她的装备上并无个人的章纹。

“她是想被全场嘘死。”Zoe评价道。Decima和Thornhill之间,即时平民也对彼此全无好感。观众里已经传来了不满的声音。

与此相反,Grice身披鲜绿披风手持亮银盾牌策马上前时,观众发出一阵欢呼。他向大家挥手致意时看起来就像个真正的冠军。好些女人把鲜花掷在他的马蹄前。

“Grice今晚要交好运咯。”Shaw喝着水说道。

“女人们确实爱他们那些闪亮的骑士。”Zoe表示赞同。

“你闪亮的骑士呢?”Shaw问道,“John今早怎么样了?”

“为你抢走了本属于他的荣耀而气鼓鼓呢。”Zoe大笑,“他还是浑身酸痛,并且为着了Martine的道儿而火冒三丈。”

“你有告诉他我们会为他剁了那婊//子么?”

“我记得Joss说过不许剁了她?”

“打个比方。”

“嗯哼。”Zoe摇摇头,他们看着参赛者在他们的出发处站好。“希望Grice能一击制胜。”

Shaw举起杯子,“同意。”

小号吹响,他们策马奔出。向前猛冲的马匹带起阵阵尘土。人群的欢呼声随着双方愈发逼近彼此而更加喧嚣,又随着长枪击中盾牌的一声巨响而沉寂下来。

Rousseau勋爵举起断裂的长枪[2]宣布着自己的胜利,场下一片嘘声。Grice一动不动地躺在她旁边的地上。她第一局就直接把他击落马下。

树人的代表跑进赛场用他巨大的臂膀抱起Grice。“医生的帐篷?”他问正在尝试安抚Grice坐骑的扈从。那男孩立马向目的地跑去,高大的树人抱着Grice跟了上去。

“那是什么情况?”

Zoe歪着头,“显然除了是长枪比武的爱好者以外,他还是他们村里的医师。”

Shaw哼了一声,“令人尊敬。”

Gen从座位里转过身来看向Shaw,“你觉得Grice会没事吗?”

“可能只是被闷了一口气。”对回答感到满意的Gen重又转回去看向人群。

“我可没想到Rousseau能像那样一下就把他打到地上。”Zoe表示。

“是啊,”Shaw应着。她摸了摸下巴,“她也许不用作弊都能赢。”

“不过我还是会让Cole仔细检查你所有的装备的。”

“他已经让Silva检查了一上午我的装备了。”

“聪明人。”

“没有愚蠢的暗骑,Zoe。至少没有活得那么长的。”Shaw站起身,“我得去做准备了。”

Zoe向她敬了个礼,“祝好运,杀手。我很庆幸上场的不是我。”

Shaw摇摇头,向国王躬身致意,冲Gen挥挥手。那可怜的女孩看起来像是化在自己的座位上了。离开包厢前她点头示意Zoe再给她拿杯水。

 

Cole和Silva在帐篷外迎上她。他们花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给她套好铠甲。Shaw让他们到帐篷外面去,这样她能有一点时间调整呼吸,专注于眼前的任务。仅仅几分钟后,她沉静的冥思就被抱着一捧织物冲进帐篷的Root打断了。

“这是什么?”

“这个,”Root咬着唇,“是你的章纹。”

“我的什么?”

“印有你的章纹的短披风。我已经把盾牌给Cole去装饰了。”

Shaw指着那堆准备用来装饰她铠甲的绿色和金色的布。“我以为要穿Thornhill的例服?”

“就像一个普通步兵一样?”Root咂咂嘴。“哦亲爱的,你生来就与众不同。”Root说着展开了手上的布料。它几乎是纯黑的,当然,这是Shaw标志性的颜色。但是墨蓝色的丝线在胸口处勾勒出一个盾牌,盾牌里上方是交叉的战斧和铁锤,下方是一只咆哮的巨龙。“你觉得怎么样?”

Shaw把Root拉过来深深一吻。“妈妈总说学会缝纫能给我带来很多好处。”Root笑着在和Shaw分开时说道。

“睿智的女人,”Shaw笑着说。Root兴高采烈地把织物从Shaw头上套下去,搭在她的肩膀上。她在用黑皮带把织物固定在Shaw的腰上时偷偷捏了一把Shaw的屁股。

“呃,Shaw。”Cole适时地在帐篷外咳了一下,“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但是那边需要Root过去。”

“发生什么了?”

“看起来Gen也感冒了。她午餐的时候把皇家包厢里弄得一团糟。国王Harold想让Root护送她回庄园休息。”

“但是我想看Sameen把那个白痴Tomas打趴下。”

“Carter勋爵和Morgan勋爵都有要务在身不能离开。Reese爵士不可能一瘸一拐地从城堡赶来接她。鉴于各种情况,Root是他唯一可以托付信赖的人了。”

Root叹了口气,“好吧,告诉国王我一会就去接她。”她转回来面对Shaw。“我走之前还有最后一件事。”Root把手伸进腰带上挂着的小袋里,拉出一片布料。“把你的胳膊给我。”

“为什么?”

“因为我很礼貌地请求了。”

Shaw翻了个白眼,但还是伸出了左臂。Root开心地把布料系在Shaw的手腕上。“在战斗时得戴着你女人的信物,Sameen,这可不是我定的规矩。”

她在意识到那织物是什么的时候眯起了眼睛。“你刚刚是把你那时髦的内裤系在我手腕上了?”

“我得承认我稍微即兴发挥了那么一点,”Root舔了舔嘴唇,“还好我今天穿的是蓝色的,不是么?”

Shaw惊得下巴都掉了,“你现在裙子下什么都没穿。”她伸手摸向Root的裙子。她现在越来越常穿裙子了,这是Shaw想要鼓励的习惯,至少在她在场的时候。

Root一掌拍开她乱摸的手。“这是你赢了之后的内容。”她吻了下Shaw的脸颊。“让他们见识什么是地狱,屠龙勇士。”她随后转身走出了帐篷。

 

Shaw摇头拿起自己的头盔。她大概需要去检查一下自己的马匹。她快步走出帐篷,来到Razgovor所在的小围场。“看着不错嘛,Shaw。”Cole跟上她喊道。

看到Razgovor披上了崭新的蓝黑色刺绣马衣,Shaw满意地笑了。Root总是会照料好所有细节。她拍了拍马脖子,“你准备好了?”骏马打了个响鼻,就好像这问题对他来说是个侮辱似的。

“我觉得那马生来就处变不惊,”Cole笑道,“她的主人怎么样?”

“一样,”Shaw耸耸肩。她把头盔递给Silva,腾出双手来帮自己上马。稳妥地坐好后,她催马向出发点小跑过去,Cole和Silva在身后跟着。

“这到底是春天还是盛夏?”她让Razgovor减速停下时不爽地抱怨道。

Cole从附近的台子上拿来一杯水递给她,“我们一会会尽快把你从这身铠甲里弄出来的。”

“还是会不够快。”Shaw现在已经相当期盼晚餐了。她又喝了几口水,然后把剩下的淋在头上。

“这看起来可不赖。”Cole笑着拿回杯子。

“头盔会遮住的。”Shaw耸耸肩。她听到Carter在观众热烈的欢呼声中宣读了Tomas的名字。虽然不是Thornhill本土的,他依然是大家的最爱之一。

“我早些时候看了Tomas的热身。他用长枪突刺之前会微微缩一下头。如果注意观察,你可能有机会让他的推刺从盾牌上滑过。他还是会得分,但至少不会把你打下马。”

“所以我应该就让他那么得分?”

“你应该尽可能有尊严的从这个鬼比赛里活下来。”

Shaw摇了摇头,“你们没人对我有一点信心。”

“那是因为我们有眼睛。”Silva大笑着把头盔递给Shaw。

“我又不喜欢你了。”

“Tomas是个冠军选手。他赢过好几个大赛了,Shaw。我只是实事求是。”Cole转身去拿她的长枪时说道。

Shaw瞥了眼提到的那个人。Tomas在他金色和红色的战服里看起来帅极了。Shaw相当确信离他最近的包厢里有两个女人昏了过去。当然,那也可能是因为中暑。

Tomas让他的马人立着倒退了几步。Shaw翻了个白眼,“炫耀。”她转去拿长枪的时候忽然听到人群里传来一阵喊叫。

她转过身来,看到Tomas和他的马鞍一起落在了地上,左腿扭成一个奇怪的角度。“搞什么鬼?”几个马夫向落到地上的人跑去。在快速地检查了一遍后,一个马夫向Carter跑去。他们交换了意见后,她点点头让他回去了。

Carter来到台前举手示意大家安静。“Koroa家族的Tomas无法继续比赛。因此,胜利属于Thornhill的Shaw爵士。她将晋级到比赛的下一轮。”

 

Shaw皱起眉头,这事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打赌那问题拼作R-o-o-t。她掉转马头离开场地。她得和Zoe谈谈。

与Zoe的谈话更加确认了她的怀疑。于是她开始了自己的捕猎,并在庄园的图书馆找到了自己的猎物。“Tomas今天从马背上摔下来了。”Shaw直入主题。

“哦不,那可真是太糟了。”Root在书架之间穿梭着回答。

“是啊,这太奇怪了,他马匹的肚带好像忽然就松了。他和马鞍一起整个从马背上滑了下来。”

Root摇摇头,“这些蠢男孩从来不会好好检查自己的设备。”她躲到了另一个书架后面。

Shaw继续向她逼近,“嗯哼。”

“这意味着你自动晋级下一轮比赛了是么?”Root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屋里更深处传来。

“Zoe说今早她在马厩那边遇到你了。”

“多奇怪啊,”Root重新回到Shaw的视野里,“我一整天都在这。当然,除了在你帐篷里的那个小插曲。在那之后,你知道的,我送Gen回了她的房间。或许Zoe太阳晒得太久有点晕吧。”

“你干了什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我总是在做什么坏事儿?你能想象谋划那些有多累么?”

“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很累。”

“Sameen,没必要这样恭维我。我已经答应你赢了比赛后会奖励你。”她靠在图书馆的一张桌子上,“你为什么不过来收下你的奖品呢?”她做了个勾手指让人过来的动作。

“我不会让你借上床逃过这事的。”

“逃过什么?我什么都没做。”

“可不是么。”

“老实说,Tomas死了么?没有,所以即使我真的做了什么,你赢了,他也可以继续活着谄媚别人,一切如常不是很好的结局吗。”

Shaw戳着她的胸口,“你不许对下一场比赛动手脚。”

“严格地说,你不能证明我对这一场动了手脚。”

“Root,我是认真的。”

“好吧,”她哼哼道,“被从你唤作马的暴戾猛兽身上打下去,摔坏你的屁股,看我在不在意。”

Shaw不屑地哼了一声,“相当确信如果我摔坏了屁股你会崩溃的。”

Root伸手摸向刚刚提到的部位,“我唯一的弱点。”

“让我来解决这事,拜托?”

“见鬼,”Root哼道,“你求我。我另一个唯一的弱点。”

“我才没求你。”

Root笑着伸手勾住Shaw的腰带,“哦,你马上就会了。”

 

[1] 这一串针锋相对有很强的性暗示,大家应该能领会吧。

[2] 马上长枪比武里,谁的枪断得更惨烈,谁得分高,因为说明骑士的攻击力度更大。


评论(32)
热度(147)

© chain | Powered by LOFTER